15年 中国在反分裂斗争上再下一城

说起中国所面临的恐怖主义威胁,“东突”组织是大家最耳熟能详的了。

  大家常提起的“东突”,即“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官方简称为“东伊运”。近日,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同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在北京举行了中土外长磋商机制第二次会议。会后,土耳其政府宣布将“东伊运”列入土政府监控的恐怖组织名单里。

  其实早在2002年,“东伊运”就就被联合国正式认定为恐怖主义组织。但时隔15年,土耳其终于将其正式列入恐怖主义组织名单。这其中经历了不少波折。

  “东伊运”

  “东伊运”到底是个什么?它们就是一伙秉持极端主义宗教立场的分裂主义分子,试图通过恐怖手段在新疆建立一个政教合一的“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国”。

  2016年,“东伊运”策划了中国驻吉尔吉斯斯坦大使馆爆炸案;

  2014年,“东伊运”策划了乌鲁木齐市火车南站发生暴力恐怖袭击案件,暴徒在乌鲁木齐市火车南站出站口接人处持刀砍杀群众;

  2008年北京奥运期间,在新疆喀什发生一起对边防警察发起的攻击事件,“东伊运”声称对此负责;

  同时,该组织还声称对2011年在新疆发生的一系列攻击事件、2008年5月在云南、上海和温州的几起公交车爆炸等事件负责。

  “东伊运”不仅自己制造了大量案件,还和其他恐怖组织关系密切。还搞起了“改革开放”。

  他们搞什么改革?除了掀起一定规模的骚乱性恐暴事件之外,学会了搞搞爆炸和自杀袭击这些国际恐怖分子的手法。对谁“开放”?拉登的“基地”组织牛的时候,这群恐怖分子立马跑去拜师认大哥,成为“基地”组织的一份子,到了最后都凑起了一个“东突”营。“基地”组织江河日下的时候, “东伊运”又攀上了ISIS的高枝。ISIS武装组织中有了“东突旅”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

  庇护

  如此有着鲜明恐怖主义色彩的组织,却长期把土耳其当做庇护所。这自然有其历史和现实的原因。

  由于历史上部落和民族的征战等因素,广袤的中亚诸多民族跟土耳其使用同一语系语言,这一因素成为了他们试图再次“振兴”的梦想基础,所谓“泛突厥主义”就是这么起源的。

  现代土耳其之父凯末尔在奥斯曼遭遇一战危难之际带领土耳其的政治精英以民族革命的形式,抛弃了奥斯曼帝国普世主义的外壳,构建了现代的土耳其民族。

  历史联系关联到了当下。近几年的迹象表明,土方私下在纵容“东突”势力,最明显的就是很多“东突”分子通过土耳其这个跳板进入欧洲。与此同时,“东突”势力把土耳其当成一个“庇护所”,约有20个“东突”组织在那里活动。

  在当下的土耳其的社会中,部分激进的“泛突厥主义”者仍然是一股颇有影响的政治势力。土耳其的民族进步党就是这样一个典型,偏偏这个政党还是土耳其执政党正义发展党的政治盟友。

  由此可见,此次会议取得如此成果,中土两国政府应当是下了不少功夫。

  外忧

  这些年来,在国际社会的压力和土耳其国内自身的政治需要双重推动之下,埃尔多安政府对ISIS组织在土耳其境内的活动日渐严厉起来。比如,在2015年底,土耳其警方就曾经拘捕了两名为ISIS组织服务的“东伊运”成员。ISIS对此的反应是毫不犹豫的发动了伊斯坦布尔机场袭击和“圣诞夜”酒吧袭击案等一连串的血案。

  随着土耳其在政变后改善自身处境的需要,在埃尔多安和普京两位政坛老手的柔软身段之下,俄土在叙利亚问题上步调日趋一致,那么ISIS跟土耳其的仇就越发不可解了,自然作为ISIS组织的小跟班,“东伊运”的好日子也就再次到头了。

  当然目前叙利亚战场上,形势也在发生着变化。虽然ISIS组织的黑色潮水逐渐退去,可是在内战中逐渐强大起来的库尔德武装,在美国大笔的援助之下日渐成为未来叙利亚政治版图中无论如何不能忽视的一方。介于叙利亚库尔德武装和土耳其国内的库尔德独立势力千丝万缕的联系,土耳其政府未来面临的挑战显然更大。

  内患

  从土耳其国内的政治形势来看,虽然埃尔多安以略微超过半数的优势正式实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总统制”梦想。但是他面临的压力却仍然不小。

  以前土耳其军方发动政变总是轻而易举,却无法轻易动摇埃尔多安重要原因是,他有着不同于以前的“政绩单”。土耳其最近十来年经济发展较快,群众收入提高明显,土耳其企业通过经济“东向”政策在海湾国家颇有所获,这大量的年轻劳动力就业问题得以解决。因此埃尔多安的威信明显高于土耳其以前的政治人物,以致于大量群众不顾生死走上街头赤手空拳去围殴政变部队。

  可是,目前的土耳其经济着实不容乐观,海湾国家因为种种麻烦,直接连累了土耳其的经济也步履艰难起来。从2014年开始土耳其的经济增长徘徊在3%左右,而通胀率接近10%,失业率也在10%左右并有逐年上升势头。短时间内,群众可以相信这是暂时性困难,可是如果埃尔多安在实现总统制之后仍然拿不出措施来解决这个问题,未来他再次面对挑战的时候,是否还能振臂一呼应者云集呢?

  中国

  还是那句话,天无绝人之路。目前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其实在很大程度上非常适合土耳其的需要。中国可能对外转移的各种产能,对于过去靠着劳务企业在海湾国家拓展市场解决就业的土耳其,显然是颇有吸引力的。“一带一路”对于地处“欧亚十字路口”的土耳其来说,显然也是可能借助基础设施建设大力发展物流业和其他相关产业的好机会。

  对于中国来说,虽然土耳其还不是欧盟国家,但是土耳其在面对欧盟时候仍然享有着种种中国企业所不能比的优惠。如果未来大批中国企业能以此为桥头堡,深化拓展欧盟市场,也确实是有利可图的。

  还有一点,历史上融汇欧亚文明,又囊括诸多希腊罗马甚至古波斯等文化遗迹的土耳其,简直就是一个天然的大号旅游景区。岛叔曾经在2012年去过几次土耳其,当时就曾经感叹这里积淀丰厚的历史文化。只是回国后打算安排夫人前往的时候,土耳其却接二连三的出现了一些安全因素,弄得夫人勃然大怒……

  未来,确保安全因素的情况下,中国把土耳其作为旅游目的地,显然也是一个能大幅度拉动土耳其经济的重要因素。只要看看土耳其的第三产业占据GDP的60%左右比例,就可以明白这一点有多么重要。

  埃尔多安总统在出席“一带一路”首脑峰会期间就明确表示过,土耳其要跟中国从安全到经济方面开展更加深入的战略合作。

  因此,在目前这个阶段,中土两国能够在反恐这个重大议题上取得如此进展对于双方来说是一个互利互惠的好事。政治上的互信,必然可以让双方更好的在安全上进行合作,确保各自的和平与安宁,那么在这个环境下双方开展经济合作必然是顺理成章的事情。而经济的发展带来群众生活的改善,反过来必然促进社会进步和治安巩固。

  所以中土合作不仅仅有政治上的需求作为基础,未来的经济前景也是颇为诱人的。也难怪土外长表示:“中国的安全就是土耳其的安全,土耳其不会允许在土境内发生任何损害中国主权、领土完整和安全的事情”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