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的“高尚”堵死了格斗孤儿唯一生路

采访来源:王志安(ID:wangju8848)

本文综合摇滚客(Rockerfm)、新闻哥(newsbro)、网络资料等

什么是“格斗孤儿”?

“格斗孤儿”事件简单回溯:

在成都,有一家名为“恩波格斗”的俱乐部,这里有一批未成年人在学艺。很多都是来自四川大凉山等极贫困地区的留守儿童。

不是父死母丧,就是父亲去世母亲改嫁,还有父母吸毒又离异,最终导致孩子无人看管。

这些孩子们早早辍学回家干起农活,吃不饱饭,后经人介绍来到恩波格斗俱乐部练习格斗。

有时,他们会代表俱乐部参加表演赛,十来岁的孩子在铁笼中肉搏,外面围满了叫好鼓掌的成年看客。

MMA规则下的赤身肉搏显得格外残酷,十字固、裸绞、断头台,这样的招式打在小孩身上拳拳到肉。

故如此画面刺激了不少人敏感的神经。

当这件事爆出来时,争议大到难以想象,无数网民圣母心泛滥,群情激愤,认定孩子们打得太过血腥,肯定是受了黑心商人的逼迫,键盘侠们说:

“俱乐部利用未成年人赚钱!”

“小小年纪不读书以后出社会就是祸害”

“当地政府为什么不管这些孤儿?”

“最终的归宿是保安”

………………

一时间,强烈的质疑和否定涌向了恩波俱乐部和孩子们。

最终,大凉山州政府承受不住汹涌的舆论压力了。

于是,政府出面了。政府顺应“舆情”,承诺会接回这些孩子,会发放救助金(每个月几百块吧),会安排他们入学读书。

对于许多围观党来说,这貌似是个好结果啊。参与了这场“战争”的一些网民,更是要坐在屏幕前迎来高潮了:“看吧,这些孩子还是应该回家去,乖乖的,别打拳了啊。” 圣母心网民顿时觉得自己成了“高尚”的救世主。

然而,这并不是一切的结束,反而是另一个不幸的开始。

因为,许多孩子不愿意回去。

有的大凉山孤儿得知自己要离开这间俱乐部,忍不住泪流满面,声嘶力竭地不愿离开。还有的即使被遣返,还是会趁着监管人不注意,偷偷再跑回来。

他们不愿意走,因为这是他们改变自己命运的唯一途径。

但是,这一次,汹涌的“民意”,却堵死了他们唯一的生路。

四川大凉山,中国最穷的地方之一。

小编没有去过那里,却一次次在媒体笔下、在公益活动的宣传片里,震惊于那里的落后和贫穷。

大凉山什么最多?什么最难攻克?——贫穷、毒品和艾滋。

不过,还是那句话,“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啊。

在事件发酵时,在几乎大部分网友都忙着骂人时,记者王志安深入调查采访了恩波俱乐部,了解了这群“格斗孤儿”背后的故事。

格斗少年小伍:妈妈去世前留下话,别学我吸毒

在采访中,小伍吞吞吐吐的说起自己的故事。

他少年辍学,母亲因吸毒死亡,家里交不起学费,于是奶奶把他送来练武。

他始终记得母亲临终时讲的话,“别像妈妈一样吸毒”。

转眼在恩波俱乐部练了3年,他因为训练认真被选为少年队队长。

恩波认他做干儿子,常会带着他和师兄弟们一起去电影院看电影,去饭店吃饭。

小伍说:自己现在最大的梦想就是打进UFC,拿金腰带为国争光。

在说这番话时,他的眼光坚定,神情毅然,完全摆脱了同龄人的幼稚。

团队里还有一个叫阿杰的孩子,父亲早世,母亲扔下他远走改嫁。临走时,姐姐求母亲带上哺乳期的妹妹,母亲却头也不回地出了门。

在家乡凉山时,阿杰平素只能吃洋芋充饥,长期的营养不良让他骨瘦如材,被同学视为异类。

第一次被送来武馆,阿杰被惊掉了下巴,这里有三菜一汤,两荤一素,有水果蔬菜,还有那么多和他一样的孩子。

从来的第一刻起,阿杰就把这里当成了家。

记者问他:“要是有人把你强送回家怎么办?”

他说:“就是把我带走,我回去后找我爸爸要钱,买一张车票,再跑回来!”

他们喜欢这里,因为他们看到了自己未来的希望,这就是“格斗孤儿”们最真实的生活。

这群孩子真的是黑心商人的摇钱树吗?

风口浪尖上的恩波出来回应,他们原来就是和阿坝州政府合办的散打队,对外招收青少年运动员。

正因为如此,近几年凉山当地的基层官员(副乡长)就希望恩波能给村里的苦孩子提供帮助,后来俱乐部的学员越来越多,名气也越来越大。

这些孩子会打一些表演赛,并非实战,完全是在可控范围内,没有危险。打这样的比赛不挣钱,俱乐部靠着其他其他收入,维持着正常运转。

恩波说:“这里又没有压迫、没有剥削、没有掠夺,更没有绑架。”

“孩子们是失学以后到我这里来的,本人、监护人、包括乡村的民政干部自愿送到我这里来的。孩子们我养得好好的,格斗也好,还上文化课。我觉得我没有错!”

关于黑心商人圈钱的传说,不过是子虚乌有。

而“孩子遭利用后就会被一脚踢开”的传闻呢?

也许苏木达尔基是一个最有说服力的选手,他就是从这家俱乐部走出来的“格斗孤儿”,并且拿过金腰带。

苏木达尔基坦言:“如果没有这一段经历,自己还不知道在哪个山地放羊放牛呢,不可能成为一名运动员,更不可能获得荣誉,过上体面的生活。”

多年的训练生涯,让他学会运动员的意志品质,也让他知道,要想在不公平的社会取得更加公平的待遇,只能靠自己去拼。

这对他,对他们来说,都是一笔不可多得的礼物。

然而这群孩子曾经设想过的美好愿景,可能会随着网友们声浪滔天的征讨戛然而止。

这两天有新闻爆料:18个孩子,已经被反遣了5人,剩下的都在惴惴不安中张惶,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将去向何方。

小编看了记者王志安的采访后,印象特别深刻的是,在接受采访时,恩波这个练了一辈子武的男人落下了眼泪。

这么多年来,他一心都扑在了这群孩子身上,前几天孩子少了,生意淡了,他亲身跑到救灾的第一线,他从来都闲不下来。

据说,那个当初建议把孩子们送到俱乐部的副乡长,如今也遭到处理,恩波和他,都败给了凶猛的舆论,也败给了屏幕前成千上万无脑且好事的键盘侠。

这群孩子回到山里,又会过上吃洋芋,干农活的日子。辍学多年,他们跟不上学校的课程,多年的训练生涯,会让他们被村里同学看成异类。

朋友们,帮助孩子,难道不是要尊重孩子们的意愿吗?

救济孩子,难道不是要为他们将来的生活着想吗?

是,训练格斗很辛苦,努力生活很艰难。

但是,这是在家乡陷入命运闭环的孩子们,唯一能够改变命运的机会啊,失去了就再也回不来了。

事件中,键盘侠的批判、有些网民“所谓的道理”,在这些孩子紧咬的嘴唇、强忍的眼泪面前,显得那么虚伪。

所有帮助孩子的救济措施,都应该以孩子们的利益为核心,需要评估究竟什么措施才真正对他们有利。

任何改变,都应该是促进和改善,而不是促退和回归。这才是所有关爱儿童,救助儿童的金标准。

可惜,这些,键盘侠们貌似不知道,大凉山那些“顺应舆情”的官老爷们,貌似也不知道。

这些,只有孩子们自己心里最清楚……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