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年产危废1亿吨:有效处理15%,99%处理企业为民企

近期,一系列有关固废、危废的禁令先后出炉。7月18日,国办印发《禁止洋垃圾入境推进固体废物进口管理制度改革实施方案》,要求全面禁止洋垃圾入境,完善进口固体废物管理制度,加强固体废物回收利用管理,大力发展循环经济;7月28日,环保部印发的《固定污染源排污许可分类管理名录(2017年版)》正式实施;8月2日,环保部、发改委、工信部、公安部、商务部、工商总局等六部委决定在全国范围内开展电子废物、废轮胎、废塑料、废旧衣服、废家电拆解等再生利用行业清理整顿。

业内人士表示,2013年新环保法出台后,危废行业走向风口浪尖。伴随“十三五”规划的逐步实施和土十条等法规政策的出台,危废产业发展持续升温。在危废禁令频出的政策环境下,未来将会有越来越多的增量危废进入市场。到2020年,我国危废市场有望形成2000亿元以上的规模。

2016年5月26日,天津渤海湾,探访法国威立雅环境集团危险废物处理基地。视觉中国(14.450, 0.13, 0.91%) 资料

每年产生近1亿吨危废

“我国生态文明建设的短板是环境保护,危险废物是短板中的短板。目前我国每年约产生4000多万吨的工业危险废物,部分危险废物利用不畅、处置无序,严重影响环境质量的改善,环境风险长期存在。”环保部固体废物与化学品管理技术中心综合业务部、土壤环境管理技术部副主任陈瑛在“2017固废热点系列论坛议程——首届危废论坛”上表示。

据了解,危险废弃物主要来自于工业垃圾中的工业危废、城市垃圾中的医疗危废,以及生活垃圾中的其他危废。危险废物既有液态也有固态,其主要来源于工业,又同时具备政府管控的市政特许经营属性。危废行业的多元化,使其不隶属于某一特定行业领域,是一个跨行业、跨领域、跨地域,与其他行业相互交叉、相互渗透的综合性新兴行业。

危废行业市场前景广阔。《2016年全国大、中城市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年报》显示,大量危废并没有进入正规处理处置市场。“十三五”期间,随着危险废物范围扩大,市场规模提升,监管力度加强,将会有越来越多的增量危废进入市场,也将促使我国危废处理行业迈向有序、高速发展。根据E20环境研究院预测,到2020年,我国危废市场有望形成2000亿元以上的规模。

“纵观世界各国危废处理行业的发展史,环保法规越健全、环保标准与环境执法越严格的国家,危废处理行业就越发达。中国在危废领域的立法不超过10年,最近5年开始趋紧,近几年的两高司法解释及新环保法的颁布,成为行业加速发展的重要催化剂。”E20环境平台国际发展部负责人、高级行业分析师潘功指出,根据亿元GDP产废量及危废占固废比例测算,我国危废实际产量可高达8000万吨到1亿吨。随着我国经济进一步发展,危险废物鉴别的进一步系统化,这个数字还将进一步提高。

有效危废处理能力仅达15%

与行业市场规模不相匹配的是,我国危废处理能力缺口巨大。

据潘功介绍,从处理量来看,截至2015年,全国各省(区、市)持危废经营许可证的单位设计处理能力为5263万吨,许可证数量超过2000份,但实际经营规模仅为1536万吨。如果按1亿吨的危废实际总产量计算,目前我国有效危废处理能力仅达15%左右。数据还显示,申报危废中,超过60%的危废没有得到妥善处置。

从全国危废处理能力缺口的分布来看,我国危废处理市场主要集中在东部沿海地区,由于这一区域经济发达,危废产生量较大,因此集中了我国大部分的具有危废处理潜质的企业,但即使是这一地区,供需也未达平衡。江苏省尚有50万吨危险废物堆积,浙江省危险废物处置能力缺口超过50万吨。西北地区由于经济交通欠发达,青海、贵州等省份目前还没有集中填埋设施,处理能力严重不足。而全国处理能力缺口较小、供需基本平衡的区域是京津冀地区。总体而言,目前,虽然经营单位数量增加,但我国危废行业结构性不足的问题仍很突出。

另有数据显示,我国目前99%的危废处理企业为民营企业,全国2000多家危废处理企业平均处理规模仅为2万吨。大部分为年处理能力1万吨以下的小企业。我国目前危废处置行业前10名仅占市场份额的6.8%,行业呈现散、小、弱的特点。

东江环保(15.450, 0.18, 1.18%)董事长刘韧也指出,危废行业整体处理能力与排放量错配明显,全国布局仍待优化,目前全国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数量集中于长三角和珠三角区域,而山东、内蒙古、河南、湖南等重要的危废排放地区处理能力不足。危废行业面临的挑战还有新建项目审批复杂、落地周期长,不能满足危废快速增长的需求。

“此外,行业竞争加剧,近年来,危废这块‘香饽饽’引来跨界者、资本方的争先布局,跑马圈地迅速,人才抢夺激烈,甚至引发了无序竞争、恶性竞争,导致整个行业出现规模效应低、技术水平参差不齐、利润率下滑和实际处理能力不足等一系列问题。”刘韧说。

陈瑛补充指出,我国危险废物管理存在几大问题。一是危险废物非法转移处置问题突出。我国仍有大量危险废物游离于监管之外,去向不明。40%的涉嫌环境污染犯罪案件涉及危险废物,其中非法转移、处置危险废物案件约占20%。二是全过程制度设计存在缺陷。危险废物的贮存、收集环节“盲点”和“堵点”缺陷较多,制约行业的健康发展。三是危险废物监管力量薄弱。监管人员严重缺乏,区特别是县一级缺乏专门的危险废物管理人员;现有监管队伍的业务水平、工作方式不能满足实际需求,导致大量中小型企业处于监管视线之外。

政策制度层面需进一步优化

在嘉兴泽明环境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王亚超看来,危废行业的发展未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加强资源化技术研发、新技术快速应用,危废市场产能建设加速。第二个阶段,监管制度逐步完善,运营管理水平逐步提高,大量资本涌入,项目整合加剧。第三个阶段,危废处置技术完善,运营管理水平普遍较高,危废市场逐渐饱和,项目整体利润趋于微利状态。

“以预防污染取代末端治理是国际普遍认同的环境保护政策,危废减量化是必然趋势。而众多跨界资本强势进入,大型企业进行跨地域收购,中小企业生存空间将受到挤压。在激烈的行业竞争下,利润率将呈下降趋势。为此需要合理规划,警惕出现产能过剩,同时加快行业整合平稳过渡。这样才能有效缩短阵痛期。”潘功表示。

陈瑛则认为,要更多地从政策制度上进行系统优化。首先在认识上明确管理边界。我国部分危险废物的归类不是很清晰,还存在灰色地带。另外,废物的减量化和资源化方面很多有自己的市场规律,只要环境风险可控,就可以更多地发挥市场的资源配置作用。二是在策略上突出管理重点。按照环境风险实施分级管理,利用信息化手段,对危险废物收集、转移、运输、处置等环节实行精细化管理,提升监管工作效率。三是在政策上鼓励循环利用,主要采取正向激励和反向约束手段相结合。

刘韧建议,以市场需求为导向,构建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产业关系,通过项目建设、技术研发、股权投资等合作方式,在专业技术、管理模式、资本、市场等方面形成优势互补,提升行业的公平性、有效性、协同性,有效解决行业集中度低、资源互补度低、处理处置规模小、技术水平参差不齐等问题,为企业创造更加广阔的生存和发展空间,最大限度地实现危废的减量化、无害化和资源化。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