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非法越界 印度这一举动更令中国警惕

印军非法越界一事发生迄今已经30余天。尽管中国一再呼吁印方立即无条件将越界边防部队撤回到边界线印方一侧,但截至发稿,印方对此置若罔闻。

不过,印度的野心不只在北方。莫迪(Narendra Modi)上台以后,印度“东进”战略升级,甚至配合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多次插手南海事务。今年5月,还和新加坡在南海举行为期七天的“SIMBEX”联合军演,一些印度媒体将此轮军演描述为印度对抗中国的动作。

7月8日印度媒体报道称,印度将邀请东盟10国领导人,出席明年1月在印度举行的共和国日庆典活动。6月25-26日莫迪还赴美国见了特朗普(Trump),双方发表《联合声明》。尤其是与特朗普总统重新确认了美印战略伙伴关系,“印美紧密的伙伴关系是这一地区(印太地区)和平与稳定的核心”,媒体称,印度在亚太地区的角色得到了美国的加持。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印度总理莫迪访华(图源:VCG)

20世纪90年代初,印度提出“东看”政策,决定一改自己的外交重心,开始重返东南亚。到2003年时,时任印度外长亚斯旺特·辛哈(YashwantSinha)称印度的“东看”政策要进入到第二阶段。第一阶段以东盟为中心,主要集中于贸易和投资往来。

第二阶段的主要特征是“东看”的范围扩大了,以东盟为中心,从澳大利亚延伸到了东亚。在此阶段,要从贸易问题转向更广泛的经济和安全问题,包括协力保护海上通道、协调反恐活动等等。换言之,印度扩大了自己的“东看”视野,也扩大了自己在东亚的存在。

2014年5月莫迪上台后,部分是为了响应美国的召唤(毕竟“东进”政策的首倡者是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要将印度与这一地区的关系提升到更高高度。2014年11月13日总理莫迪参加第9次东亚峰会致辞时,正式提出要将印度的“东看”政策转变为“东进”政策。

迄今为止,对于什么是印度“东进”政策,仍旧众说纷纭。不过,确定的是东盟10国是“东进”政策的核心,而这一政策的核心内容也是要服务于印度的国内议程,特别着重于印度与东盟国家在基础设施、制造业、贸易、就业技能、城市改造、智慧城市、印度制造及其他倡议上的合作。

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林民旺撰文指出,印度与东盟的经贸仍然存在巨大的提升空间。2015年印度与东盟的商品贸易达到587亿美元,却只占东盟贸易总量的2.6%。

印度对东盟的直接投资在2015年增加了98%,却只达到12亿美元。东盟是印度的第四大贸易伙伴,其贸易额占印度对外贸易总量的10.2%,印度则是东盟的第七大贸易伙伴。

另外一个问题则是,印度似乎总是“说得多,做得少”,擅长制定计划却缺乏执行力,这是印度周边政策的固有毛病。就在印-缅-泰公路还未完成时,印度政府就在研究,要将这一高速公路延伸至柬埔寨、老挝和越南,要搞东西经济走廊(East-West Economic Corridor,EWEC)。

加上之前印度和日本在2017年5月提出的“亚非发展走廊”,2016年莫迪访问伊朗时要建伊朗-印度-阿富汗走廊,这些倡议的规模之宏大,实在是超出了印度的经济实力。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