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指数暴跌 民粹缠绕的终极储备货币

北京时间7月18日,受到特朗普政府推出的医改修正案可能再度生变影响,美元指数出现跳水走势。据报道,近期又有两位共和党参议员表态将对特朗普提出的医改修改法案投下反对票。对此,市场担忧美国政治的不稳定性再次上升。

除了美国国内政治风险可能再次上升外,方才公布的美国新一季经济数据疲软也给美元走势带来冲击。据了解,上周五刚出炉的6月份美国通胀和零售销售数据表现低于预期。这也降低了市场对于美联储(Fed)可能在年底前再次加息的预期。







美元兑各主要货币出现贬值(图源:AFP)

政治因素恐长期困扰美元

目前看来,美国政府的运作失调再次给美国带来巨大冲击,美元指数一举跌破95大关,也来到了10个月新低水平。随后市场上出现调节力度,截至北京时间上午10时,美元指数已再次拉回到94.75,但仍旧维持相对疲弱态势。

值得留意的是,此次美元暴跌凸显出美元的全球最终储备货币政策正因国内政治秩序动荡而出现松动。自二战结束以来,作为全球唯二超强,美元靠着布雷顿森林体系(Bretton Woods System)建立起全球最终储备货币地位。

所谓全球最终储备货币意味着美元成为全球“央行的央行”。

然而,这种超然的地位不仅建立在美国完善的国力基础上,更是依靠着美国高效运行的政治体制。

靠着高度稳定的国内政治运作,美元成为全球公认的“避险资产”。然而,在进入千禧年之后,随着美国政治精英一系列的决策失误,后冷战时期曾经在全球体系中独树一帜的美元霸权正出现快速崩解迹象。

在特朗普上任后,随着美国民粹主义(Populism)全面崛起,美国国内政治运行能见度降低。自二战以来,美元的最终储备货币基础正出现剧烈动摇。

美国基本面尚难支撑强势美元

就在美元指数因特朗普版医改修正案而重挫之际,人民币却呈现出另一番风景。7月17日,在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中,2017年第二季,中国经济增长率来到6.9%的波段新高,距离7%仅一步之遥。

除了增长高于预期,中国经济结构持续转型也为经济增长注入新的动能。

从各项数据来看,房地产开发投资总额已呈现触顶下滑的迹象。相较于5月份公布的数据为8.8%,6月份该数据下跌来到8.5%。从数值来看,中国的房地产开发投资指数虽然仍维持在波段高位,但拐点已然浮现。

与此同时,包括工业增加值与制造业PMI指数纷纷呈现正向走势。这意味着中国政府所推动的供给侧改革已初步奏效,中国经济正出现显著的“脱虚入实”现象。

自2016年以来,受到中国实体经济不振,资产市场价格虚高影响,人民币兑美元汇价出现大幅下跌。截至2016年底,包括高盛(Goldman Sachs)、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等国际知名金融机构都预期人民币对美元将出现暴跌走势。甚至有分析预期,在2017年,人民币对美元将跌至7.8大关。人民币对港币重回1比1时代。

不过,目前看来,在美国国内经济持续低迷而中国经济L型走势拐点业已浮现之际,人民币对美元贬值压力已初步获得释放。在人民币走势保持高度稳定之际,市场更应将焦点集中在美国的国内政治危机上,这或许才是下一个可能影响全球金融市场走势的“灰犀牛”。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