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学院:商业机构还是学术殿堂?

2017年4月底,一部以哈佛商学院为研究对象的著作在美国出版,因为该书严厉批评哈佛大学商学院而引起了美国主流媒体与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那么,这部著作为什么要向闻名遐迩的哈佛商学院开炮?社会关注的焦点在哪里?哈佛商学院对此又做出了何种回应?

这部名为《金护照——哈佛商学院,资本主义的局限,与MBA精英的道德缺失》的著作由美国著名新闻记者麦克唐纳所著。该书提出,哈佛商学院(简称HBS)在教学中,未能向毕业生灌输真正要改变现实的正确价值观,已经失去了其作为美国顶尖商学院往日的辉煌,甚至成为了有害行径的滋生地。在HBS,充斥着利益冲突,其校友推动了资本主义的掠夺形式,正是这种资本主义的肆虐,造成了世界经济的动荡与经济危机。他针对的主要是HBS的MBA专业的教授与毕业生。

哈佛大学在公众的心目与想象中,无疑占据着极其重要的地位,但在麦克唐纳看来,HBS对现代社会的影响已经与哈佛的名声相去甚远。哈佛学位意味着令人肃然起敬,但一个HBS的学位,则如1978年《纽约时报》的评论所说,是“通向上流社会生活的金护照”。对于拥有哈佛MBA学位的人来说,获取这个学位几乎意味着一脚踏进了西方资本主义最具影响力的领地——在大公司中拥有了一间自己的办公室。

麦克唐纳是美国著名的财经新闻记者和著名作家,其早年评价麦肯锡咨询公司与摩根大通公司的相关著述已被视为该领域的权威著作。在花费了两年多的时间后,他的这部长达672页的《金护照》要揭开哈佛商学院神秘面纱背后的权力、野心和影响力。

百年老店哈佛商学院

哈佛商学院成立于1908年,是美国第一所研究生层次的职业商学院,在美国商界一直扮演着重要角色。特别是在20世纪初期,对于大型企业的形成产生过重要影响,二战中帮助创建了工业基地,从而使盟国赢得了战争。近年来,其MBA毕业生更是遍布美国各大管理咨询机构与华尔街金融公司。即便是在高科技人才云集的硅谷,都不难见到哈佛商学院MBA毕业生的影子。

要进HBS很难。在过去的2016年,HBS从一万名申请者中录取了12%的人。被录取者中,98%的人都选择入读HBS,这个入学比例非常高。虽然从排名上看,HBS甚至不如斯坦福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或者耶鲁大学的商学院,但申请者最终还都愿意选择HBS。到目前为止,HBS的毕业生大约有7.6万名,其中33%居住在美国之外,由此可见其在全球的影响力。

进入哈佛商学院的MBA不易,但它给予其毕业生的回报则是丰厚的。该院以教授商业个案研究而闻名,而这些个案均出自现实的商业运作,有着极强的现实意义。因为有了哈佛的名望,再加上商学院MBA这一金字招牌,毕业生获得高薪工作自然是在情理之中。因此,HBS似乎成为了人们心目中的一棵摇钱树、一架高速运转的赚钱机器。只要能够进入MBA,就意味着无与伦比的赚钱机会。

近年来,哈佛商学院更是发展迅猛,对当今社会以及人们的生活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商学院,应该是商业机构还是学术殿堂

那么,这位作家何以将矛头对准了哈佛商学院呢?在麦克唐纳看来,大多数人对HBS的影响力略知一二,但极少有人了解HBS近一个世纪以来所发挥的巨大作用,以及所产生的严重后果。他深入探讨了HBS的影响力以及如何发挥这种影响力,在其大获成功的背后是如何背离了创始人的创办目标的。当初HBS的使命是要培养众多以构建社会的方式解决时下商业问题的人才,但现在,人们看到的这些毕业生则是在追逐金钱,贪得无厌,甚至为此不择手段。

麦克唐纳据此提出了两个问题,哈佛商学院是否有违建院的使命?哈佛商学院是否与西方资本主义道德沦丧存在着某种关系?换句话说,哈佛商学院是否应该对西方资本主义因见利忘义而产生的道德败坏承担责任?在此基础上,他强调,哈佛商学院应该思考,自己究竟是一个商业机构,还是学术的殿堂?

麦克唐纳指出了HBS所存在的众多问题。比如,未能妥善解决利益冲突的问题。商学院的教授可以从自己所讲授的个案研究的相关公司中获得报酬。近五年来,MBA每门课程的平均学费上涨了30%。HBS未能注重教学质量与其观点的客观性,而是一心只想从捐赠者和各大商业与金融公司那里获得利益。

麦克唐纳提出,HBS应该让他们所培养的商业人士更多地承担社会责任。但在他看来,HBS所作所为令人失望,甚至非常失败,即便在人们的印象中,它所取得的成功也是带有“危险性”的。在书中,他讨论了几十年来,哈佛在经济泡沫、上世纪80年代的金融丑闻、21世纪以来的经济危机,甚至对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等都负有责任。

麦克唐纳特别批评了HBS的著名教授延森,认为他自上世纪80年代进入HBS以来,所倡导的管理的代理理论最终产生了严重的后果和恶果。该理论认为,管理者的唯一职责就是使股东的利益最大化,枉顾其对个体与社会所承担的责任。这一理论后来席卷全美,深刻影响了美国乃至世界的管理理念和管理方法。其结果之一,就是各大公司的CEO们心安理得地领取高额的薪水,与员工的收入有天壤之别。据统计,1992年,《财富》500强的CEO们的年均收入为270万美元,到2000年,这一平均年薪已经达到了1400万美元。而其所产生的恶果,则是人们都一心追逐利益,只关注股市价格、追求短期效益,甚至见利忘义,最终导致了安然公司与世界通讯公司等丑闻的发生。

麦克唐纳的期望是,帮助更多的人去发现人生的目的而不是追逐利润方面,HBS应该也能够发挥更大的作用。用他的话说就是,HBS应该培养更多积极去解决问题的人,而减少制造问题的人。

商学院,路在何方

《金护照》一出版,就引发了人们的热议,各大主流媒体都发表了相关评论文章,赞赏者有之,质疑者有之,批评者也不乏其人。《出版家周刊》发表的评论文章,盛赞该书细致入微地回顾了HBS的历史,有力探索了它是如何成为人们迈向金钱、权力与影响力的一张门票的。但也有人认为,该书的指责过于严厉,也有牵强附会之处。也有人举了反例来为HBS辩解,华尔街少有的几个最终因为欺诈行为而受到制裁的人物之一——高盛副总裁托尔雷就不是HBS的毕业生,而是法国著名的双学院和斯坦福大学的毕业生。

面对麦克唐纳的批评,延森未做回应。HBS的现任院长诺利亚则称该书所言有失公允,也夸大其词。他说,我们始终不忘提醒我们的学生和毕业生,作为商界领袖,他们与社会有着深层次的重要关系,建设一个健康的社会是其责任之所在。重视这样的教育,哈佛商学院不仅现在如此,而且自其创办以来就一直致力于这样的使命。除此之外,他还认为,在其他很多方面,《金护照》一书也都有失公允。诺利亚指出,该书严重忽视了HBS多年来为社会所作出的重大贡献。他引用的2016年的调查数据显示,HBS的毕业生创办了43500家企业、1000多万个工作岗位,为国家创造税收收益2.4万亿美元。他还说,HBS有众多富有责任感的毕业生,都在为社会和世界做贡献。将社会和世界中的问题归咎于HBS,显然是夸大其词。

麦克唐纳说,自己并非反对商学院——他自己就是宾夕法尼亚大学著名的沃顿商学院的毕业生,也并非反对财富。他只是强调,即便是以追逐利益为业的人们,也不应该忘记为社会所承担的那份责任,特别是像HBS这样顶尖的商学院,更应该先行一步、以身作则。

无论人们是否同意麦克唐纳所说,他所提出的问题,其实是每一个商学院都应该面对的。

实际上,麦克唐纳提出了高等教育中的一个重大问题,即便以培养专业人才为使命和目标的职业或者专业学院,也应该思考究竟要培养什么人、这些人的社会责任何在等问题。即便是以培养创造财富和商业管理人士为主的商学院,也应强调他们在未来社会中所承担的社会责任。这样一种理念,对中国的职业与专业教育,同样具有启示意义。(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