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债务是经济衰退的罪魁祸首

书名:《房债》

全书主要分为三个部分。

第一章,债务与毁灭。作者首先描述了房地产泡沫之后,所有的房产所有者都遭受了明显的损失。这样的损失在高债务水平家庭与低债务水平家庭之间出现分化,这样的分化造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第二章,作者回到了房地产泡沫破灭之前,信贷的扩张以及灾难的传输渠道,作者探讨了债务与泡沫之间“鸡生蛋蛋生鸡”的关系。到底什么是泡沫?泡沫的科学和哲学,是债务助推了泡沫还是泡沫催生了债务?为什么债务可以推升泡沫?为什么贷款导致了泡沫?

最后一章,作者用了四节在讲一个问题——如何阻止下一次衰退的到来,以及对房地产泡沫的风险政府该如何干预?

这一章对中国的现在具有非常重要的借鉴意义。

讲读精华

这是一本令人振聋发聩的著作。

作者的关键结论是:2007年之后,我们实际经历了两次同等严重的危机,一次是金融危机,一次是家庭债务危机。家庭债务是经济衰退的罪魁祸首。造成家庭债务危机的原因是负债依赖型的金融体系对债权人(银行)的过度保护,将资产价格下跌的风险全部暴露给债务人,这违背了风险共担的市场原则。

现实中,高杠杆低净值的债务人恰恰是边际消费倾向最高的,所以房价冲击造成了消费的衰退,消费衰退造成了价格下跌和大量失业,这就是费雪描述的债务-通缩的循环。无一幸免的灾难造成了严重的衰退。

在家庭资产负债表衰退的过程中,无论利率多低都不愿意借贷,而是如何减少自己的负债。所以央行降低名义利率的常规货币政策和扩张资产负债表的非常规货币政策都起不到作用。大衰退过程中用了大量纳税人的钱来拯救银行的政策并没有作用,相反加重了贫富差距分配,贫穷的债务人得不到救助,富有的债权人得到保护。

作者提出要从债务人与债权人的合同机制上解决问题,把住房抵押贷款的债权类合约变成股权类合约。当房价下跌时,债权人对债务人提供向下保护,减计债务人的负债;当房价上涨时,债务人要把资本利得部分分给债权人作为补偿。这种合同机制从道理上看是可以解决问题的,但政治上可能会受到既得利益者(金融体系)的阻扰。

选择这本书的原因是对当下中国有重要借鉴意义。

第一,中国的房价经历了2014年-2016年的快速上升后,居民房贷收入比和杠杆率大幅上升,类似于美国2001-2004年居民主动加杠杆的过程。从家庭部门的债务来看,2016年的中国类似2004年的美国:货币政策开始发生转向,资产价格迎来拐点,家庭部门的债务和杠杆仍将上升,随着2016年下半年中国收紧了货币政策和出台房地产限购政策,中国家庭部门也将经历从主动加杠杆转向被动加杠杆。高杠杆高债务低净值家庭的消费可能在未来几年逐渐收缩,经济可能存在结构性衰退的潜在压力。

第二,中国正在经历的金融去杠杆,揭开交易结构的盖子之后,与庞氏债务关联的底层资产逐渐暴露,这些不良资产究竟如何处置,应该由纳税人买单保护银行和金融体系,还是由债务人与债权人风险共担,哪种政策所带来的损失最小,作者在书中给出了答案。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