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的婚事

豆豆读书的时候,没有正式谈过女朋友,朋友圈里有几个早恋的,他一直给人家当电灯泡,见证了人家恋爱时的快乐,也成为人家失恋时倾诉的垃圾桶。他自己说:我没谈过恋爱,但是有很丰富的恋爱经验。他得出结论:过早谈恋爱,既浪费感情,也浪费时间。

四年前,豆豆毕业离家,我陪他横跨美国一路西行,开了几千里路,也说了几箩筐话,当然提到了恋爱这个话题。我向儿子建议,学业已完成,工作也找好了,应该考虑找个女朋友了。

豆豆一边开车,一边没心没肺地调侃:你想要我找个什么样的?胖的瘦的?穷的富的?黑的白的?聪明的笨的?

我很认真地回答他:我不在乎你找什么样的女朋友,但我在乎你有了女朋友以后的状态。

啊?什么意思?儿子显然没懂。

我给他解释:你现在有不错的工作,打算在事业上干出点名堂来,自己生活也会安排得很好,买菜做饭各种家务都会做,一个人生活不会太差。如果你的生活里加了一个人,我希望你的事业生活变得更好。

豆豆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似乎同意我的话。

两个多月后,豆豆电话告诉我,周末他要和新交的女朋友去外地玩。

啊,你有女朋友啦?这是我的第一反应。

豆豆有些不好意思:刚认识不久,慢慢相处,互相了解呢。

我有些迫不及待地问:她是个什么样的人?你们怎么认识的?

豆豆简单地告诉我,她大学毕业刚在这里找了工作,我们都新搬到这个城市,在网上找朋友,就碰上了。俩人同行同专业,很有共同语言。

嗯,找个有共同语言的女朋友,不错。

我和豆豆曾约定,第一个圣诞和新年回家过。感恩节第二天打电话商量订票事宜,豆豆说,我女朋友想和我一起回家,行吗?

我一楞:刚确定男女朋友关系一个月,这么快就要见家长了?

豆豆说:我已经见过她的爸爸妈妈,感恩节在她姑姥姥家吃火鸡,她全家几十口人都见了。

我的天,这可没想到。只能说他俩都是认真的。

一个月后,我见到了海子,一个非常朴实安静的女孩子。交谈中得知,海子的妈妈是文科生出身,出过两本书,爸爸是软件工程师,海子从小跟着妈妈读书写字,跟着爸爸编程上网。高中10年级读完,她为了更好地规划自己的学业,选择到社区大学一边完成高中课程,一边选修大学的写作和计算机课程,两年后决定大学读计算机,把写作当作业余爱好。现在她在一间大型软件公司工作,上班的地方离豆豆公司很近。

豆豆告诉我,刚认识时,发现俩人用的电脑和手机一摸一样,熟悉后到对方住处又发现,所有家俱也一摸一样。常听的音乐,喜欢的饭馆也一样。看来这俩人是同类,这倒是很难得。

豆豆到家时我就对他说,不要和女朋友躲起来,我希望能多看到他们。豆豆带着海子安顿好行李,便把各自的电脑安置在客厅的咖啡桌上,那几天他俩坐在地上一边打游戏,一边说说笑笑。我抱着电脑坐在他俩对面的沙发上,感觉这和豆豆小时候请了小朋友到家里玩没什么两样。

和海子相处几天印象不错,一个典型的工科女孩,简单质朴低调。

半年后,豆豆打电话来说,他和海子想搬到一起住,征求我的意见。他说俩人虽然工作地点离得很近,但工作忙,常常加班,所以平时见面机会并不多,只能等到周末,他们希望能有更多的时间在一起。我觉得这是好事,俩人生长背景完全不同,要想今后走到一起,最好要确信能适应对方的生活习惯,容忍对方的小怪癖,住在一起比周末吃吃饭看看电影的了解要深入得多。

他俩搬到一起后,有模有样地过起了小日子,还领养了一只猫做儿子,生活内容从以前的下饭馆听音乐会又增加了新内容,周末买菜做饭,生病时互相照料。这时豆豆换了工作,新的工作需要他经常出差,美国各地,欧洲澳洲满世界跑。让我意想不到的是海子每次都全程陪同,作为软件工程师,她可以远程工作,只要能上网就能上班。每次出远门,海子会及时报平安,让我知道他们的去向,少了许多不必要的牵挂。每次豆豆回来和我们相聚,海子自然也一起来,我们不再带着面具客客气气,每次相处时间虽然很短,但我们已经把海子当作自己家人。

去年夏天,豆豆打电话来,说海子向他求婚,他已经说了Yes,但还是想征求我们的意见。我为他们高兴,尤其知道自己儿子是个不在乎形式的人,连自己的大学毕业典礼都懒得参加,订婚结婚的仪式不会在他考虑范围之内,我很高兴海子能主动求婚。我问豆豆订婚要什么仪式,豆豆说,订婚要做的已经做好了,我们在网上找了一个订婚的清单,把上面所列每一项都讨论了一遍,很枯燥但很有必要,我们打算一年后结婚,不办婚礼,做个最简单的仪式就好。我们两人都会一直工作,不会为了家庭放弃事业,这几年先不要孩子,过几年会考虑。豆豆大致给我讲了一下那个清单的内容,好像以后的生活我想到的没想到的他俩都规划好了。听到最后,我开心地说,这是大好事,我要向亲朋好友报告一下。豆豆忙说,先等一下,我们还要征求海子家人的意见,每次我征求你们的意见,同时也会问她家人。等问完她家人,我们会做一张订婚照,你可以用来向大家报告。

订婚照第二天就到了,甜蜜而又有创意。

 

Wedding1.jpg

转眼又是一年过去,豆豆海子结婚了。自从四年前把豆豆送到那里安顿下来后,这是我们第一次去那个城市,也是第一次和海子的家人见面。他俩的小家简单而温馨,各种生活用品尤其厨房用品备置得很全,摆得得满满当当,所以他们谢绝所有结婚礼物,原因很简单:没地方放!订婚后他们又添了一个猫女儿,家里摆着猫儿用的自动喂食机,自动喂水机,还有自清洁厕所。

他们没有婚礼,只在市政厅举行结婚仪式,一位法官带着他们说了I Do,双方家长做证婚人,简单而正式。有人告诉我们,这位法官平时是审理刑事案件的,主持豆豆结婚仪式是他这天最后的工作。一整天面对罪犯,估计影响情绪,而下班前主持一对新人的婚礼是最好的调节剂,让他回家时有个好心情。果然那法官对我们非常耐心,全程笑眯眯的,和蔼可亲,全然没有法官的威严。我知道,他俩从相识就得到了双方父母的认可,这次海子的爸爸更是向我强调,他从一开始就知道,豆豆是海子应该嫁的人。

周末的晚上,几十位亲朋好友聚在儿子所住公寓的顶楼参加结婚Party,海子的姑姥姥带着一大家人也来了。老太太拄着拐杖来到我身边,很亲切地拉着我的手和我说话,当我得知她两个星期前刚刚做了心脏手术,忙找地方让她坐下来。我知道,豆豆这四年每年感恩节都是在她家过的,她一家人从海子一开始谈恋爱就把豆豆当自己人了。豆豆和海子的好朋友们也来了,年轻人在一起说说笑笑,不大的Clubhouse 很是热闹。

祝福豆豆海子幸福美满,我也升级做婆婆了。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