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一线城市上班族的午餐习惯有何不同?

对中国上班族来说,午餐一度意味着放松的午休,饭后打个盹更是屡见不鲜。然而,随着工作节奏的加快和智能手机送餐应用(每单送餐费仅为5元左右)的兴起,以前的午餐传统开始承压。

在中国一线城市,外卖小哥戴着头盔、脚踩摩托车,风驰电掣地穿梭于商务区的大街小巷,把牛肉面和香辣鸡肉饭送到饥肠辘辘的上班族手里。

数据分析公司易观(Analysys)称,2016年中国外卖行业的订单量同比增加了一倍,预计今年将增加67%。据艾瑞咨询(iResearch)估计,2016年中国餐饮外卖市场占总餐饮市场的比重为10%,高于2013年的5%。

在北京工作的孙莉莉(Lily Sun,音)是一名公务员,今年43岁,她很怀念以前和同事一起在单位食堂吃饭的日子。现在的她经常形单影只,因为年轻同事们喜欢用手机app叫外卖,app上不仅有打折活动,午餐种类也更多。孙莉莉说,以前同事们都是一起去食堂吃饭,再一起回来,边走边聊,现在一般都是低头在手机上聊天。

记者 Liza Lin

查看大图
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几年前放宽了流动餐车的泊车限制,允许餐车在某些人流密集区域做生意。天气好的时候,距离白宫仅几个街区的法拉格特广场(Farragut Square)四周至少停着15辆流动餐车。 图片来源: JEWEL SAMAD/Getty Images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

游说限令,饮酒习惯上的代沟和工作习惯的改变,导致华盛顿经典“权力午餐”走向没落。

共和党资深顾问、曾在小布什(George W. Bush)手下任美国驻比利时大使的科罗洛戈斯(Tom Korologos)说:“权力午餐已经寿终正寝了。”

经历了阿布拉莫夫(Jack Abramoff)的“说客门”丑闻后,美国国会从2007年开始禁止游说者向国会议员或他们身边的工作人员送礼。游说者招待国会议员的能力受限。科罗洛戈斯说:“在那之后,你连给人买个汉堡都会惹上麻烦。”

骑士桥餐饮集团(Knightsbridge Restaurant Group)的老板巴贾杰(Ashok Bajaj)说,以前人们吃午餐时会喝酒,现在不喝了。该集团在华盛顿特区拥有并经营着一系列高档餐厅。

巴贾杰说:“没人再在中午吃那种悠闲放纵的奢侈大餐了,年轻一代吃午餐都不喝酒的。”

流动餐车的兴起给人们带来了比过去精彩得多的午餐选择。2013年,华盛顿特区放宽了流动餐车的泊车限制,使之可以在某些人流密集的地方做生意。

如今,很多权力午餐的地点由餐馆改成了国会山俱乐部、白宫和财政部里闲人免进的包间。

科罗洛戈斯以前每隔几周,就会去国会山的美式餐厅The Monocle Restaurant为美国已故首席大法官威廉﹒伦奎斯特(William Rehnquist)买午餐,通常是一份芝士堡和一听米勒淡啤(Miller Lite)。从不缅怀昔日午餐的科罗洛戈斯笑着说:“一顿饭吃得时间太长,酒喝得太多,正事倒没办多少。”

记者 Daniel Nasaw

查看大图
戴维﹒奇普菲尔德建筑事务所柏林办事处的高档餐厅。 图片来源:Ute Zscharnt/David Chipperfield Architects

柏林和法兰克福

在德国,学院风食堂才是人们的心头至爱。德国政府近来发布的一份营养报告显示,约20%的上班族选择在公司食堂吃午餐,比例高于去餐馆、面包房或熟食店的就餐者总和。

林林总总的公司内部食堂一般都处于半保密状态,不会刻意对外宣传,公司以外的人也可以去吃。食堂里供应热乎乎的传统饭菜,价格廉宜,通常不超过10欧元(合11美元)。

戴维﹒奇普菲尔德(David Chipperfield)建筑事务所柏林办事处就开了一家无需预约的高档餐厅,每天供应不一样的自制食物,搭配新鲜面包和沙拉。这家设计简约的餐厅位于北欧使馆区(由丹麦、芬兰、冰岛、挪威和瑞典共享,靠近柏林的蒂尔加滕公园),工作日下午1点过后对公众开放。

在法兰克福,德国最大工会组织IG Metall办了一家餐厅,为会员和非会员提供丰富多样的菜式,餐厅里装点着上世纪20年代宣传社会主义的影印海报。三个街区外,法兰克福劳动法院为法院职员和非职员提供豌豆炖菜、香煎白鱼和火腿豌豆。价格也十分适中,一份热腾腾的午餐只需7欧元。

Zeke Turner发自柏林、Monica Houston-Waesch发自法兰克福

查看大图
谷歌员工在该公司的加州山景城总部享用户外午餐。 图片来源:Brooks Kraft/Getty Images

旧金山

旧金山的午餐市场并没有因为科技公司队伍的壮大而受益多少。原因嘛,当时是有免费的午餐喽。谷歌(Google)为员工提供午餐的做法已经成为硅谷大科技公司的标配福利了。爱彼迎(Airbnb Inc.)、Pinterest Inc.和Stripe Inc.等刚落户旧金山的“新同学”也遵循了包办午餐的传统,从而抹杀了员工外出觅食的必要性。

2012年夏天Twitter Inc.进驻旧金山中市场街区(Mid-Market)时,当地居民以为这里会迎来一场经济复苏。虽然新餐馆不断涌现,但午餐时间人头攒动的热闹场面始终没有出现。究其原因,Twitter内部餐厅琳琅满目的免费餐点“功不可没”。打车软件优步(Uber Technologies Inc.)几年后落户同一社区,与Twitter一街之隔,可惜它也提供免费午餐。

餐饮集团Mercer Restaurant Group管理的法式高档餐厅Bon March口 Brasserie的选址设在与Twitter同一栋楼里,开业后仅一年左右便关门大吉。集团老板赛默哈克(Matt Semmelhack)说,对午餐时间客流量的判断失误,是餐厅门可罗雀的原因之一。他说:“若公司出钱,你会对坐在工位上吃可口午餐或在公司里边吃边打桌上足球说不吗?”

记者 Yoree Koh

查看大图
今年3月,英国三明治连锁餐厅Pret A Manger在伦敦的一家分店里的午餐时分。这家连锁餐厅去年总销售额同比增长15%。 图片来源:Luke MacGregor/Bloomberg

伦敦

曾经根深蒂固的花很长时间吃一顿“液体午餐”的传统在伦敦慢慢销声匿迹了。

米其林星级餐厅Club Gascon的经理拉布尔(Thomas Rabuel)说,酒类消费“大大减少”,特别是莱斯银行(Lloyds Banking Group PLC)等大公司今年早些时候推出工作日禁酒令后。Club Gascon为此特别增加了茶水供应,三道茶加饭菜,一共15英镑(约合19美元),若将茶换成三杯葡萄酒,价格是22.5英镑。

与美国人一样,越来越多的伦敦上班族也开始选择更营养健康的午餐,他们要么订外卖, 要么去店里买了拿走。递送服务公司Deliveroo称,过去一年伦敦上班族的午餐订单增加了163%,其中意大利餐、日本料理和泰国菜最受欢迎。

午餐时段光顾Club Gascon的食客变少了。拉布尔说:“除公司高管这种有钱有闲的人外,更多人还是选择去Pret A Manger和外卖馆子解决午饭。”

Pret A Manger是伦敦三明治连锁餐厅,去年在英国新开了31家分店,总销售额增长了15%,当然这与英国强劲的销售业绩不无关系。

记者 Saabira Chaudhuri

查看大图
今年1月,加州西好莱坞高档餐厅Fig & Olive的午餐时分。 图片来源:WireImage for The Recording Acad

洛杉矶

在这个娱乐之都,午餐聚会依然大行其道。

中午时分,洛杉矶的高档餐厅通常座无虚席,位于比弗利山的Spago和Grill on the Alley即是如此。电影制片厂的内部餐厅也是一样,执行总监无需走出片场,就能享受一顿全方位服务的丰盛大餐。对于不爱早起、又喜欢吃慵懒早餐或简单午餐的人来说,洛杉矶是天堂,演员、编剧和娱乐业的其他自由职业者在这里如鱼得水。

一些长久以来颇受社区居民欢迎的餐馆近来纷纷关门歇业,如洛杉矶中城的面包店Doughboys和亚特华德村(Atwater Village)的地中海餐馆Canel口。天价租金和其他相关成本是逼得这些餐馆走投无路的主要“杀手”。

记者 Ethan Smith

查看大图
去年8月的巴黎餐厅Caf口 de Flore。具有巴黎特色的传统咖啡馆迎来了与之抢夺午餐生意的新挑战者──美食广场和流动餐车。 图片来源:Raquel Maria Carbonell Pagola/Getty Images

巴黎

越来越多的食客从街角的餐厅门前匆匆而过,纵然那里的服务生穿着扣领衬衫,打着领带,纵然所有的菜单上都赫然写着“香煎鸭胸”。在玛德莲广场(Place de la Madeleine)四周,上班族从写字楼里鱼贯而出,奔向一个不起眼的建筑,穿过灯光昏暗的走廊,进入一个毫无法式风情的美食广场。

广场里的四家中餐馆和一个炸鱼薯条店是吸引“八方来客”的磁石,客人们是在附近高端商务区上班的公司白领。这里虽然没有法式餐厅那么高大上,但胜在碗里的牛肉面堆得冒尖,价格也公道,一碗10欧元。

这家美食广场是过去10年巴黎午餐选择多元化的一个缩影。亚洲小馆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巴黎的各个角落,与披萨店和FoodCheri等展开竞争。FoodCheri是法国刚成立不久的一家外卖递送公司,去年融资600万欧元。

此外,巴黎街头也有流动餐车,它们是对耗时耗力、佐餐酒都要精心搭配的法式大餐的终极挑战。

记者 Matthew Dalton

查看大图
午餐时分,芝加哥汤普森中心美食广场里的Scott Diners。 图片来源:Scott Olson/Getty Images

芝加哥

因为流动餐车仅能泊在市中心的几个街区,所以芝加哥中央商务区的上班族都涌向了另一个地方:美食城。

有几家大公司将搬到市中心,随之而来的是数千名公司职员。

六个美食城已装修完毕,随时准备开门迎客。大厅里设有独立摊位,从墨西哥卷饼到咖啡,应有尽有,可提供外卖。很多摊位由其他社区的人气餐馆经营。由于摊位和摊位挨得很近,美食城里熙熙攘攘,犹如街头闹市一般。在天气变化多端(常很恶劣)的芝加哥,这种室内小吃集市还是有一定优势的。

有15个摊位的复兴美食城(Revival Food Hall)的运营合伙人之一芬克尔曼(Bruce Finkelman)说:“我们就像是寒冷天气中的蚂蚁,在美食城和办公室之间两点一线地穿梭。”

复兴美食城去年3月开业,地点在由伯纳姆(Daniel Burnham)设计的前商业国民银行(Commercial National Bank)大楼内。纽约的熨斗大厦(Flatiron Building)亦出自伯纳姆之手。

今年晚些时候,芝加哥将再添一座美食城──威尔斯街市场(Wells St. Market),地址在中央商务区另一端。

记者 Patrick McGroarty

查看大图
纽约2015年街头美食大赛,人们在众多摊点前驻足品尝。 图片来源:Andy Katz/Getty Images

纽约

关于权力午餐,人们已经说得够多了。在纽约,人们玩的是“权力外卖”。

在纽约客眼中,午餐以前几乎是有机会讨客户和有门路者欢心的代名词,经常还要喝上一杯(或两三杯)马提尼。不过世易时移,如今连公司高管都开始去外面买午餐,然后带回办公室吃。

汉堡连锁店Shake Shack Inc.、墨西哥风味餐厅Chipotle Mexican Grill Inc.和其他休闲快餐店是纽约外卖餐饮界的中流砥柱,它们一直坚持让快餐走高档路线。曼哈顿熨斗区(Flatiron District)和麦迪逊广场公园以北的NoMad街区等时尚社区正在用新推出的众多餐柜摊点吸引食客前来享用午餐。

订餐软件的流行让午餐变得更宜外卖,价格上有时也更优惠。MealPal是纽约的一款订餐软件,会员可通过该软件预订午餐,然后在全城的很多地方自取。该公司成立刚一年时间,现已进入美国多家城市,提供多种包月午饭套餐(30天内订20份午餐),最低仅售5.99美元(含税费)。

流动餐车仍是人气之选。在曼哈顿中城,餐车沿着熙熙攘攘的街道一字排开,从中东炸丸子到韩国料理,无所不有。纽约甚至每年举行街头美食大赛(Vendy Awards),评选出最棒的街边小吃。

记者Charles Passy

查看大图
多伦多约克维尔社区美食杂货店Pusateri’s Fine Foods的份装沙拉。 图片来源:Roberto Machado Noa/Getty Images

多伦多

对那些午餐时间愿意外出觅食的人来说,考虑到多伦多的天气,没有比地下城PATH更好的去处了。这个步行商业街长约30公里,几乎覆盖了整个市中心,里面餐馆林立,从快餐到沙拉铺到寿司店,让人眼花缭乱。

中午时分,人们纷纷涌入这个有如迷宫的地下城,随便买点东西吃,然后再回去上班。一位矿业公司高管说:“这里就像是给上班族开的食堂。”

而那些屁股离不开椅子的人们,可以通过手机app叫外卖。

另外,购买送货上门的半成品食材也越来越受欢迎。加拿大半成品净菜配送公司Chef’s Plate联合创始人谢伊(Jamie Shea)说:“消费者觉得这不仅更有益健康,也省了不少钱。”2014年以来,该公司在加拿大全国的累计配送量达到几十万份。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