胶囊旅馆经营者想要建更小赚更多

BD酒店联合创始人Richard Born这两天可忙了。他和Ira Drukier联手创建的精品酒店以高档奢侈闻名,旗下包含美世酒店(The Mercer Hotel),爱丽舍酒店(Hotel Elysee),简(The Jane)和格林威治酒店(Greenwich Hotel)。但眼下公司将全部精力集中在它的第一个品牌服务上:胶囊旅馆(Pod Hotels)。

“这是我们第一次走回头路,” Born说:“2007年开放第一个胶囊的时候,我就意识到总有一天公司会再回到这个服务上。”

胶囊酒店因其小巧玲珑而得名,其在纽约51号街分店的最小房间仅有72平方英尺(约7平米),在东39街店的最小房间也只有90平方英尺(约8平米)。

“房间虽小,但不廉价。” Born解释道:“我们采用的都是高端材料,设计也有意识地突出重点。我们牺牲的是空间,不是质量。现在市场中有一些顾客追求高质量和优设计,不喜欢过度奢华。”

现在胶囊酒店有三家分店——两家在纽约,一家刚刚在华盛顿开张。不久还会有两家店在纽约落地:一家在布鲁克林的威廉斯堡区,另一家在时代广场。公司还决定在2019年春季到来之前开放洛杉矶城区分店。

胶囊酒店不是唯一一家跟随“小而美”潮流的酒店。纽约的Yotel就是它的竞争对手,以未来风设计和170平方英尺(约16平米)的小房间为主要特色。Arlo酒店也效仿这一风格,推出面积不超过165平方英尺(约15平米)的房间。6月初,精品酒店大亨Ian Schrager开张了他的新旗舰酒店Public New York,其客房面积在205平方英尺(约19平米)到220平方英尺(约20平米)之间。

小型酒店为什么会越来越多?

Born说胶囊酒店的成功让他下决心继续发展。“现在有三分之二的美国旅馆都是三星级标准,人们难道不厌烦吗?他们想不想尝试一些小而美的酒店?肯定有。而我们在同价竞争者中占优势。” 纽约胶囊酒店一晚的价格从100美元到250美元不等。Born还说,纽约两家胶囊酒店每晚的入住率高达94%。

Bjorn Hanson是纽约大学普莱斯顿·罗伯特·蒂斯奇酒店与旅游中心的一名临床教授,他说小型酒店“因为一些原因颇具价值”。教授提到,40年前传统客房的平均面积达到375平方英尺(合34平米),到了今天已经缩小至325平方英尺(约30平米)。而小型酒店的客房只有180平方英尺(约17平米),酒店经营者可以利用传统客房的面积多建3家小型客房,同时不需要把价格压低三分之二。这些小客房只比传统客房便宜15%-25%。“将投资成本和薄利多销考虑在内,小型酒店是蛮赚钱的。” Hanson说。

现在更多的旅客喜欢在大堂呆着,不管年龄多大。酒店大堂不再只是入住退房的办公场所,它们成为了“娱乐、交际、送礼物、看电视、举办当地艺术展览和试吃会”的多功能场所,Hanson说。

“和40年前相比,旅客们窝在房间里的时间变少了,” Hanson说:“客房主要是洗澡睡觉的地方,因此一些小型酒店索性连桌子都省了,人们只需要坐在床上拿笔记本电脑就可以工作了。房间用途的改变决定它们的面积可以变小。”

波士顿大学酒店管理学院酒店营销助理教授Makarand Mody说,小型酒店为不喜欢在房间呆的旅客带来了福音。

“小型酒店主要面向户外型游客,Skift的多篇文章都指出,追求新体验的游客正变得越来越多,一个小房间和一张舒适的床作为归处就已经足够了。小型酒店为他们提供了有趣的公共活动区,包括颇具创意的餐厅和社交场所。在提高酒店利用效率的同时缩小房间面积,似乎并不矛盾。” Mody说。

Hanson也说:“小型酒店成为潮流为设计师们带来了挑战和机遇。小而美的房间带着微妙的趣味,而旅客们很可能就想要这种体验。传统的30平米酒店和中规中矩的大堂也没什么不好,但对那些体验者来说,建筑师和设计师在小空间内下的功夫往往更加吸引他们。”

因此,Hanson认为Schrager的Public New York酒店会成功。“Schrager从旅客的角度思考,重新定义了酒店体验。他总会问自己‘顾客走进这个酒店大堂会作何反应?感觉如何?’ 他第一个创造出真正意义上的社交大堂。”

Schrager说过:“奢侈的定义已经改变了。” 奢侈不再仅仅代表昂贵的礼品和服务。Hanson说:“一些人在寻找奢侈的元素,一定水平的服务,精致的装修与设计,但与传统的奢侈酒店不同,他们需要更接地气的奢侈,更私人订制的奢侈。人们明白私人订制的价值所在,因此肯定愿意为Schrager的酒店多花些钱。”

Mody也认为Schrager重视客房外酒店体验的举措会带来更多“提升利润的机会”。“Public New York专门开设了Public Arts展区。多功能的公共空间甚至能举办表演,开夜店、酒吧,或者承办节日活动。

“既然游客寻找的是体验,那么酒店就可以将自己转变成体验提供者。” Mody说。

什么促进了胶囊酒店的发展?

小型酒店的另一个优点是环保,能源的消耗少,从而节省成本。Born正在使用积木建筑法新建他的两家胶囊酒店分店。布鲁克林威廉姆斯堡的分店(Pod BK)高4层,有250个房间,刚开始修建一个月。该店计划在9月开张。

时代广场店(Pod Timesquare)则有670个房间,其中包括45个“胶囊间(Pod Pads)”。这些小房间被Born称为“充上电就能玩耍”的地方,且它们“便宜、方便”。

胶囊酒店不适合长居。Born说:“纽约寸土寸金,住的地方小点其实没什么。”

两家新店都有40%的房间配置双层床,而最初的两家胶囊酒店只有20%的房间是双层床房。

Hanson认为这种设置很有经济意义,房型越多样就越有利。因为“顾客能从中选择最符合自己需求的房间”。

舒适游和商务游不再占据旅游业的大半壁江山——它们与现在的酒店创新“无关”。Hanson说:“传统需求的改变很大,每个客人的每次旅行都是独特的,精准服务不仅有利于顾客,更能帮助酒店行业减少成本。”

纽约的酒店市场似乎已经饱和,同时也是Airbnb的全球第二大市场。这就让重金投资纽约的举动显得不大明智。但Born说他试图将目光放长远:“在过去的25年间,纽约旅游业以每年45%的速度增长,只有2009年是例外,全世界的人都想来纽约。”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