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我是中国人”到“台独分子”,蔡英文经历了啥?

蔡英文上任以来,台湾各地吹“去中国化”歪风。台湾作家王丰近日在社交媒体上指出,事实上,蔡英文小时候曾迷恋各种中国事物。之所以转变为“台独”,她在美国康乃尔大学修硕士学位那段时期,则是最大的转折点。







据消息,台湾作家王丰在社交媒体上指出,从蔡英文的自述和著作中看出,她的意识型态发展大致有三个蜕变阶段。

第一部曲,儿少及青年时期的蔡英文,适值蒋介石治台晚期,以及蒋经国时代初期,因此她的生活中饱含着“中国元素”。

蔡英文曾自述:“小学毕业之前我就看完了《儒林外史》。我几乎什么书都看,对文学、历史特别有兴趣。因此知道很多历史故事,每次爸爸看不懂电视中的古装剧或京剧里剧中人的关系时,就会问我,我再‘说书’给他听。这让我很有成就感,也更喜欢阅读历史故事”。蔡英文的爸爸蔡洁生比李登辉大几岁,也是接受的日本教育。







第二部曲,认同“台独”。

蔡英文曾自述她到美国康乃尔大学修硕士学位时的一段经历,“初到康乃尔时,发生了一件看似轻描淡写的小事……..记得开学后不久,有一次上‘国际公法’的课程时,我被老师点名站起来:‘你来自那里?’‘我来自台湾。’教授有点惊讶,因为康乃尔法学院已经有10年没收台湾学生了”。

“‘那你们将来要跟中国大陆怎么办?’这位老师是非常有名的国际公法学者,自然对两岸情势的问题很有兴趣。向来对随堂抽问有问必答的我,刹那间脑袋里竟然一片空白。从小被灌输了一脑袋‘我是中国人’‘我们要反攻大陆,解救水深火热的大陆同胞’的想法,‘统一’好像是一个不用思考就可以抛出的答案”。

“但真的是如此吗?我发现自己从来没有认真想过:台湾要走到那里去?……..老师看出了我的犹豫。……..他的话像一阵强风,点醒了我要去思考一个从来没有认真思考过的问题,在以后的岁月中,我开始研读台湾史的着作,也应用我所学到的法律、政治、经济等社会科学和逻辑,来建构自己心中的答案……建立了自己的认同”。

第三部曲,“两国论”。

今天是李登辉、蔡英文等人炮制“两国论”18周年,去年5月20日,蔡英文就职典礼当天,王丰说看到紧跟着蔡英文走进蔡办的秘书长林碧照,让他联想起1999年7月9号,李登辉透过德媒,向全世界宣布的“两国论”。

林碧照就是当年受李登辉指派,以副秘书长身分,和时任“国安会谘询委员”蔡英文、张荣丰等人,一起研议炮制“两国论”的灵魂人物。

从蔡英文的幕僚班子分析,她的思维主弦律换汤不换药,依旧是以李登辉时代的“两国论”作基调。虽然林碧照做了5个月就辞职了,但这并不意味这个基调画下休止符。毕竟这个“乐团”的指挥依旧是蔡英文,“两国论”依旧是蔡英文思维架构的核心。

王丰指出,几乎很多“台独”分子的思维建构,都历经了“中国元素”、“拆毁中国元素”,再建立以台湾为核心的认同过程,蔡英文也不例外。

从蔡英文1978年到康乃尔修硕士算起,她的所谓“台湾主体性”意识型态建构过程,直到今天,已经长达40年之久。要一个笃信“台独”意识形态长达40年的人,放弃她的核心思维,根本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

王丰直指,蔡英文不可能向“九二共识、一中原则”靠拢的根本原因,也是出于她内心世界这个牢不可破的所谓“信仰”,即使这个“信仰”在我们看来如此不值,如此荒诞。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