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委内瑞拉守着石油穷成这样 中国还继续力挺?

2013年查韦斯满怀荣誉病故后,马杜罗接任委内瑞拉总统的宝座。并在继任不久之后,就体验到了风云变幻的可怕,自2014年年中油价暴跌以后,全世界的产油国日子都不好过了。

油价暴跌以来正好三年时间,委内瑞拉因为其特殊的情况,无疑是其中情况最糟糕的国家,这个国家的新闻,几乎全被物价飞涨、商品短缺、抗议游行、乃至阴谋破坏的消息所充斥。

但对我们中国人首先应当知道的是,马杜罗总统一直在模范、守诚信地按时向包括中国在内的债主们归还贷款。目前委内瑞拉只欠中国不足200亿美元,大多数债务都已经还了。

委内瑞拉多年来累计从中国借取了约650亿美元贷款,目前已还款约450亿美元,尚余本金及利息200亿美元左右。

其中2016年委内瑞拉共向外国还债付息约170亿美元、其中向中国还债约110亿美元。

在委内瑞拉石油出口收入跳崖式萎缩到不足240亿美元的这几年,每年按约还债的支出比例,实际上也就从15%急剧上升到了75%左右,只剩几十亿美元而非查韦斯时代的几百亿美元用来进口食品和消费品,委内瑞拉的经济困难也就可以理解了。

我们更应该为马杜罗总统仍能按时给中国还款点个赞。

先天不足的委内瑞拉

一般议者往往只看到委内瑞拉是世界上石油储量最丰富的国家,此外还有一系列丰富的资源,所以理应是轻而易举就能成为富裕国家的。但实际上当然不是这样的:

委内瑞拉的石油资源中品质比较优质的那部分,比例很小,早在1970年代中期就已经开采殆尽。

借助1970年代石油危机、油价暴涨的东风,委内瑞拉好不容易凑出一点钱来,开发了本国石油储量中品质比较低劣、开采成本较高的一部分。但进入80年代油价下跌,委内瑞拉立即陷入了长达20年的经济困境。但即便是这一部分油田,也在本世纪初逐步枯竭。

委内瑞拉名义上坐拥超过3000亿桶石油储量,但却都是全世界范围最差劲的高硫高粘度重质石油。分类属于稠油、超稠油,开采成本高、冶炼成本更高。

即便中国对石油资源如此渴望,也对委内瑞拉的稠油、超稠油感到异常的囧。

石油中轻质油是最稀缺的资源,少数高品质轻质油,甚至稍加分离就作为汽柴油使用,而无需经过石油裂解等复杂冶炼炼油过程。目前全世界大多数主流石油消费是以中质油为标准(石油期货价格多数也以中质油为基准),通过一定的石油裂解等炼油过程,生产从汽柴油到各种化工原料。产生出来的下脚料渣油,通常调和成重油,品质最差,一般只作为大型货轮和发电用的燃料。

委内瑞拉的石油,不仅是黏度高的稠油,而且本身品质之差,和常规中质油炼油之后的下脚料渣油接近。

即便在石油供不应求,油价飞涨的时代,买不到优质的常规石油,只能捏着鼻子买委内瑞拉稠油,委内瑞拉稠油的价格也要比主流中质油的售价低8-10美元。也即主流中质油售价110美元左右,而委内瑞拉稠油相应售价100美元左右。

而在当今石油供过于求、油价低迷的时代,大多数炼油厂当然乐意更多的购买供应充足的优质的常规石油,而不太愿意购买委内瑞拉稠油,这使得委内瑞拉稠油的价格还要比主流中质油的售价低15-20美元。也即主流中质油售价45美元左右,而委内瑞拉稠油相应只能售价25-30美元左右。

要注意的是,委内瑞拉稠油即便价格已经如此惨了,还有着无法直接装运出口的问题。委内瑞拉稠油需要先通过常减压蒸馏或延迟焦化的办法,将一部分最劣的沥青质分离走;然后进口轻质油,例如石脑油或者至少是轻柴油,将稠油进一步适当稀释后,变成一种人造的合成原油,才能装船运输出口,否则黏度过大的委内瑞拉稠油很容易将油泵油管黏住堵塞管道,或者黏在油舱油桶里。

真可谓惨上加惨。

这里解释一下(可以不看),延迟焦化是指先在反应炉中加热反应缩合,但先延迟不使其立即焦化,然后转移到焦化塔中结焦,从而可以脱除原油中过多的碳杂质以及一部分硫杂质,分离出来的是高硫石油焦。常减压蒸馏是先加热加压,然后再以常压减压,以此将一部分沥青质分离出来,分离出来的部分通常可加工为铺公路路面用的重交沥青。

可是我们已经提过,委内瑞拉的稠油,既然黏度大、难开采,开采成本当然也就高得多。

以最典型的海湾石油富国为例,沙特的早期石油开采成本仅1-3美元一桶,这些早期油井枯竭后,目前在开采的油田,平均成本在7-10美元左右。

而委内瑞拉的稠油,即便经过中国的大力帮助,也仅仅只能把成本从30-35美元压低到20-25美元。

以2016年平均情况来说,委内瑞拉稠油每桶平均成本约23美元,而平均售价约24美元(不含进口稀释油折入)。每桶油仅有1美元利润,比2013年的73美元利润,下降98.7%。

而沙特阿拉伯阿美石油公司,平均成本约9美元,而平均售价约46美元,每桶油平均仍可获得37美元的利润,而沙特石油产量是委内瑞拉的五倍。即便如此,沙特也面临了不小的经济压力,不得不先后进行了发行外债、阿美石油公司IPO上市售股等办法维持。

先天不足的委内瑞拉,就只能默默忍受石油出口利润缩水近乎99%的巨大困境了。

理论上来说,委内瑞拉还拥有世界级的金矿、钻石矿、铁矿和铝土矿,但是要知道,过去差不多一百年时间委内瑞拉也多次努力过,但是只能用乏善可陈来形容,产量低得可怜,全部加起来不过一年数亿美元产出。

已故的查韦斯总统,早在十年前,借中国大笔债务,请来中国全盘操作,金矿、钻石矿由中国兖矿集团和国机集团协助、铁矿和铝土矿由中国武钢集团、中铁建集团和中国交建集团协助,进行开发扩产。这不可不谓阵容强大。然而多年过去,连中国这些王牌企业都成果不大。目前这些非石油矿产品的年产出也就刚刚增加到每年10亿美元,增幅还算大,总额只能聊以自慰,勉强可以摊平相关贷款投入。

委内瑞拉,明明是先天不足,却被误以为是守着金山。这真是冤啊。

贫民窟、人力资本与社会公共短缺

委内瑞拉的二百年历史里,先后更换了27部宪法、发生了超过一百次军事政变、即便好不容易摆脱了南美传统的考迪罗式独裁的影响,却依然陷入“天堂太远、美国太近”的困扰。

1970年代借助石油危机和美国暂时衰退的机遇,委内瑞拉领导人实施了一系列国有化政策,以收回被美国资本控制的经济命脉,也多少实施了一些社会建设举措。然而石油利润的涌入,迅速产生了“荷兰病”,石油工业挤压和打击了其他产业。特别是未能促动种植园大地产制而自耕农农业的凋敝,导致农村人口逃亡进入城市,形成全国70%以上人口处在城市贫民窟中的这一巨大雷区。如包括一般城市贫民,则总计有90%城市化贫民。

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委内瑞拉名义上成为了南美最富裕国家,理论上来说还是当时全球最富裕的20个国家之一,折合人均GDP近4700美元,相当于美国的近4成。

但这只是贫富悬殊+石油繁荣的假象,对处在城市贫民窟中的全国70%以上人口,世界最富裕国家这个头衔就是莫大的讽刺。

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的贫民窟@视觉中国

在整个80年代,石油危机造成的石油价格异常升高被终结,石油畸形繁荣终止,带来的结果当然不可能是整体经济结构的恢复,而是惨烈的经济崩溃,至80年代末,委内瑞拉的总GDP和人均GDP,相比80年代初都下跌了超过一半!连名义上的富裕国家这个头衔也丢了。

在80年代大多数富裕国家的GDP都飞速增长,是一种高通胀高增长。而包括委内瑞拉在内的多数拉美国家都陷入了灾难时代,是超高通胀、极低增长甚至负增长。不仅委内瑞拉,其他拉美国家也纷纷出现过三位数乃至四位数的通货膨胀率!

但当别的拉美国家终于经济稳定下来的90年代。委内瑞拉继续陷入每年通胀30%甚至60%的地狱之中挣扎。终于,通货膨胀率突破100%,把查韦斯送上了总统宝座。

但查韦斯接手的是个什么样的烂摊子啊,三分之一成年人是文盲和半文盲,还有三分之一小学或中学辍学,这三分之二的近2000万人口集中在城市周围的巨大贫民窟之中,只有几百个医生,缺医少药是持续多年的严峻现实。

而同时石油产业为核心的少数工商业从业人员,却有着向美国看齐的高薪。实际上他们要么逃奔美国,要么造反,必然是不愿意接受社会主义的再分配平均。苦逼在于,委内瑞拉这样的石油资源虽然丰富,但是开采困难、技术要求高的情况,偏偏不得不需要大量的高技术从业人员,而不是随随便便能找到足够多的人去替代的。这部分不到10%的人口,就构成了无时不刻的反对查韦斯社会主义的群众基础。

委内瑞拉在90年代的灾难时代,就连国内农业产量也大幅下降,包括出口导向的热带经济作物在内,相比80年代末普遍减少了40%-50%。贫民窟中的这70%委内瑞拉人口,仅仅只有年均130公斤的粮食消费量(即便把富人都平均进去也只有人均170公斤)。

全世界只有印度不算“人”的“口”们的消费水平可与之相提并论,连非洲都比他们高。幸好他们都是热带地区。在不那么温暖的地区,不要说130公斤,就是170公斤,那也是北朝鲜90年代发生大饥荒时的消费量水平。

委内瑞拉无论走什么主义的道路,都连基本人才都匮乏,后来查韦斯不得不想出诸如石油换医生这样的办法,从古巴借来大批技术人员,才得以维持一个正常合理的社会公共服务。

委内瑞拉70%的人口,蹲在贫民窟中整整一代人时间之后,作为赤贫的文盲,他们既不可能从事现代工商业,甚至也缺乏去种地的必要知识。这是二战前后第二波社会主义实践中所没有的困难,包括中国在内的第二波社会主义实践,进行土地改革,消灭了地主所有制,佃农变成自耕农去种地,这一点也不困难。要那些从小没见过地里粮食长什么样的、贫民窟长大的青年人下乡种地,你得先让他们脱离五谷不分的困境。而他们多数又是文盲、半文盲,发书本给他们毫无用处,还是得先扫盲。

常有左翼“斗”士责怪查韦斯有十年时间和油价高涨期的天时相助,竟然不能建设工业体系实现生活消费品自给。可问题是,文盲怎么建设?

即便以中国之一穷二白,至少自洋务运动以来多多少少百年积累还是给中国留下了几百万产业工人,并且是一穷二白但还比较有技术的产业工人,他们乐于支持社会主义,为社会主义工业化而荣辱与共。

而查韦斯接手的难道不是一个烂泥潭吗?他们就是想搞工业化,南美中下层那实际烂得一塌糊涂的基础教育就是迈不过的门槛。东亚地区经济相继起飞,和各个经济体的教育尤其是一定质量的基础教育完成质变,是具有高度相关性的。

查韦斯总统先后发起了一系列教育领域的行动:

“鲁宾逊计划”(Misión Robinson)向超过150万委内瑞拉的成年人文盲提供,提供免费阅读、书写、和算数课程的扫盲工程。

“苏克雷计划”(Misión0 Sucre)给300万名半文盲(没有完成基本教育)委内瑞拉成年人和经过”鲁宾逊计划”脱盲的150万人提供免费相当于初等教育和中等教育的学校。

“里巴斯计划”(Misión Ribas),给500万名委内瑞拉的中学辍学生,以及经过”鲁宾逊计划”、”苏克雷计划”脱盲的总计上千万人,提供免费的预科及大学教育。

这在当时就产生了意想不到的结果,查韦斯总统新建一系列玻利瓦尔大学来实现这些教育目标,立刻导致受到冲击的委内瑞拉私立大学们的全力反对和猛烈攻击。

同样糟糕的例子还有:查韦斯总统花了极大的代价(据估计至少消耗400亿美元的成本),请古巴协助为委内瑞拉重新建立起医院体系并培养了8万多名外科医生(总计划是10万名),然而目前已有三分之一跑路到别国去了,三分之一投入反对社会主义的势力,剩下三分之一中的大多人,也很难让他们安于工作,为社会主义事业献身。

透过2001的《土地法》、2003年扫盲计划、最终是2007年的”返回农村计划”,查韦斯的粮食主权计划逐步消灭种植园大地产制、重建自耕农和开发可耕地,虽然进展缓慢,只回收了大约25%的大地产并进行分配,另外开发利用了大约20%被抛荒的可耕地,使得全国在耕种的土地增加了近50%。

从1999年到2009年委内瑞拉农业产量翻了一倍,首次超过1988年的历史最高水平。至2013年查韦斯总统去世时,委内瑞拉农业产量中,粮食总产量从213万吨增加到370万吨,农产品总产量从450万吨增加到950万吨。

问题在于,粮食产量的增长跟不上脱贫人口的粮食消费需求增长。过去委内瑞拉70%的人口处于赤贫之中,人均粮食消费量长期维持在年130公斤的生存下限水平,只是挣扎在不饿死的边缘罢了。在查韦斯社会主义的济贫扶持下,贫困率大幅下降,这当然意味着大家不可能只吃那么少的粮食了。

是的,查韦斯是在搞左翼资本主义大锅饭,给全国大多数人口提供了基本的住房、水电燃、基本的医疗教育和粮食供给。但这也仅仅是使委内瑞拉的多数人的人均粮食消费量从130公斤提高到210公斤的水平而已。再重复一遍,幸好这是热带国家,人均210公斤的粮食这是什么概念呢,放中国这样的温带国家,那就是1948年和1961年闹饥荒的水平,这就是人均210公斤的粮食消费水平。

不把细节抠明白了,就不能解释清楚为什么查韦斯必须把巨额的石油收入拿来济贫,拿来发放福利。委内瑞拉70%的人民在1998年那是挣扎在饿死的边缘,实在是没有别的活路了,所以才选上了查韦斯,所以坚定的支持查韦斯重组政体、重建国家。查韦斯必须把巨额的石油收入拿来济贫,其实也只是把老百姓的福利水平从饿死的边缘提升到勉强吃个半饱,还不够吃个全饱。

只要知道了细节,那么我们才能理解,一群贫民窟的文盲、半文盲,刚刚能吃个半饱,一没有工业经验、二没有农业经验,当然不可能建设一套体系,解决社会消费品的充分自给问题。甚至遵守纪律的基本概念也相当匮乏。对资本主义来说连被剥削的价值都没有,根本不能算人。也只有社会主义会把他们当人,也必须把他们当做人去拯救、去救济。

21世纪初的委内瑞拉看起来可谓占尽天时地利人和,其实都是空的。

论天时,中国和东亚的工业发展拉高了资源价格,尤其是石油价格,让所有资源产出国大发其财,但也仅仅持续了十年。然后如上文所述,委内瑞拉稠油一度跌到了平均每桶只能挣区区一美元的地步,而同时又叠加了还债高峰期。这无论如何也称不上天时。

论地利,前面已经说过了委内瑞拉看起来世界第一但其实鸡肋的石油储量和中国国字号们上阵都难以大量开采的金矿铁矿。更有着热带地区土地开放容易水土流失、需要极其昂贵的漫长建设水利建设的困难。更不用说“距离美国太近”的困境了。

论人和,委内瑞拉人期待转变,查韦斯的左翼底层立场得到了压倒性的支持。但是一群贫民窟的文盲、半文盲,挣扎在饿死的边缘,一没有工业经验、二没有农业经验,除了能摇旗呐喊和随风倒,提供不了什么人和。

中国革命接管城市的经验,是建立在中国革命一开始就有从城市工业无产阶级中吸收的人力资源储备,和长期锻炼的组织基础之上的。但更重要的是中国有几百万贫穷的工业无产阶级。

而委内瑞拉是割裂的,他有基于石油出口的富有的工业金领劳动者阶级,以及围绕石油工业的各种工商业,全都是收入程度直逼美国。就是没有贫穷的工业无产阶级来作为委内瑞拉的社会主义基础。

因为中国很成功,所以认为:十年的石油繁荣,理应当成为一个国家奔向工业化成功的充分条件,这本身就是一种傲慢。

打个比方:你有一群老母鸡,你有一大堆受精蛋,那么你孵出一大群小鸡,只需要三个星期。

可你只有几个蛋,没有母鸡孵,千辛万苦把鸡孵化出来,再把鸡养大,然后让他们交配下蛋,最后孵出一大群小鸡,最快也需要大半年时间。三周时间怎么够孵出一大群小鸡。

讲诚信的马杜罗还可以撑下去

应当注意的是,为了帮助滞销的委内瑞拉稠油找到出路,中国和委内瑞拉共同筹划在中国建设一座可以大量处理委内瑞拉稠油的炼油厂,这个设想从2009年以来已经反复磋商论证了8年。经过多年反复,恰恰在近日中国下定决心推动项目落地了。

中国在上个月(2017年6月)决定在广东揭阳南海工业区,建设一座可以确保大量的处理进口的委内瑞拉稠油的全新炼油厂。这座炼油厂使用相当昂贵的、世界最先进的、中国刚刚完成突破掌握的悬浮床加氢裂化技术,从车间环评申报中看,除了延迟焦化和常减压预处理环节,及常规的催化裂化环节,足足拥有三个加氢裂化加工环节,而通常来自中东的优质原油一般只需一个加氢裂化加工环节,预计建成投产后,每年可处理2000万吨委内瑞拉稠油。最终一部分汽油、柴油等精炼产品还将返销会委内瑞拉国内。这座昂贵的炼油厂预计在2020年年底完工并投入使用。

这是一个中国不会抛弃委内瑞拉的强烈的信号,有了中国的进一步支持。融通到美元还难吗?中国手里有的是美元外汇,但这也是全国人民的血汗钱积累出来的,所以只能借给按时还债的模范债务人,绝不能打水漂了。而马杜罗总统证明了自己的信誉,能把那么多前期查韦斯的借贷都连本带利还上了,中国当然也会慷慨解囊继续借给他新的贷款。

委内瑞拉在那么困难的条件下,已经坚持了3年,勒紧裤腰带按期还债,至今还能喘气,这不是社会主义尝试的大成功是什么呢?

实际上,既然讲诚信的马杜罗撑过了2016年,油价最低、还债最多的艰难时刻,中国已经确认了马杜罗的信誉,进一步给予支持。今后几年还债支出压力已经大为降低,而进口消费品的资金将大为充裕。经济状况的好转是可以预期的。当然,仅仅是好转,而不太可能变回福利蛋糕满天飞的太平盛世。不过只要经济有所好转,马杜罗在2019年仍有连任的希望,委内瑞拉的查韦斯社会主义大旗,还远远称不上倒下。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