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普峰会——普京醉翁之意不在酒

习近平2012年上台后,已经和普京会晤二十多次。尽管两人频繁互访,地缘政治景观上貌似发生了很大变化,但中、俄两国之间深层次的经济合作,很大程度上并未实现。







因为习普会并不是经济上平等的会晤。华盛顿政治风险咨询机构“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总裁布雷默(Ian Bremmer)表示,中国一天天变得更强大、更具实力。普京虽然在政治上强势,但俄国却是一个结构性衰退的国家。

莫斯科和北京之间,经济上从2014年开始走近。当时俄国因卷入乌克兰冲突,受到西方经济制裁,限制俄国借贷融资。莫斯科在石油价格狂跌打击下,为了保住经济命脉而被迫转向东方。于是普京在中国找到了支持。

经过多年谈判,莫斯科和北京于2014年签署了总价值估计高达4,000亿美元,为期长达30年的天然气供应合同。这笔交易对中、俄双方都有利。中国对能源饥渴,同时不想过分依赖经纷争不断的南中国海运输进口的中东能源。

但在这宗示范性的交易背后,莫斯科并没有努力讨好北京。“欧洲外交关系理事会”的格列赛尔(Gustav Gressel)指出,有关“俄国转向亚洲”的说法甚嚣尘上,但出自俄国的却不多。至少克里姆林宫并不乐见这种论调。

虽然俄国经济必须多元化喊了多年,但石油和天然气输出仍然占俄国出口总值一半以上,占政府税收的三分之一。来自中国的金钱,也不足以应付西方制裁和油价狂跌的双重打击。从2015年开始,俄国忍受了近两年的经济萧条,现在开始复苏。“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今后三年俄国经济每年可增长约1.5%。相比之下,2010年至2012年间,俄国经济年平均增长率超过3.5%。

近些年来,俄国和中国的贸易逆差仍然巨大,双边关系极不平衡。俄国对华贸易仅次于对欧盟贸易。俄国对华出口占其外贸总出口的比率,从2014年的7.5%,增长到2016年的9.6%。然而,俄国甚至不在中国头十大贸易伙伴之列。中国对俄投资也是同样的状况。经济咨询机构“资本经济”(Capital Economics)首席全球经济学家肯宁汉(Andrew Kenningham)表示,就中国对外投资来说,俄国并不是很有吸引力的地方。那里投资风险大,缺乏透明度,而且几乎没有中国感兴趣的知识产权。

“欧洲外交关系理事会”的格列赛尔(Gustav Gressel)表示,在中国企业眼中,俄国是困难地区。国内不仅高度政治化,而且(即使按中国的标准)也是贪污横行。俄国在工资方面不具竞争力,在和欧洲市场的连接方面,对中国投资者也没有吸引力。

由于没有迹象显示,俄国的基本经济要素能迅速改观,这次习普峰会可能更多的是影响俄国国内政局。格列赛尔指出,对普京来说,习普会所有的一切不过是象征性的姿态,向俄国国内的观众显示,他仍然是世界政治的顶级玩家……,而这些都是2018年俄国大选需要的。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