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每个人都好是种病?

Eli D’Angelo初见任何人都会心生欢喜。他和陌生人聊天,一开始先赞美对方,接着热切发问,打听人家的生活、身体状况、亲戚关系还有家里的宠物,然后慢慢过渡到邀请对方来家里过夜。聊完了,两人还会拥抱一下,Eli会告诉新朋友“我爱你。”

美国有3万名这样的遗传病患者,18岁的Eli就是其中之一,在人际交往中,他们友善起来不由自主,信任别人不加甄别,他们的爱也毫无条件。这种病叫威廉氏综合症(Williams syndrome),人们通常觉得它与自闭症截然相反,也称之为“鸡尾酒会综合症”,因为患者在社交中毫无畏惧,很喜欢交朋友。

如我这般的内向性格者可能会很羡慕这种恬然自得的社交状态──起初听到这居然不是天赋而是疾病时,我简直惊呆了。不过,这种疾病确实伴随着许多其他的恼人症状,包括智力障碍和一系列严重疾病,比如胃肠道毛病、致命先天性心脏缺陷等等。(威廉氏综合症没有标准治疗方法;只能根据个人的病情对症治疗。)

然而,失去人类与生俱来的怀疑与戒心,其风险并不亚于上述病症对身体的危害。威廉氏综合症患者的善意特别容易被人利用甚至滥用。此外,他们常常很孤独:他们永不饱足的社交欲最终会让他人避而远之。

威廉氏综合症固有的这种合群与坦率的独特组合折射出西方文化中的一个悖论:人人都说外向好,然而一旦有极端外向的人张开双臂,向我们飞奔而来,我们反倒躲开了。原来,热情开朗并不足以吸引人;只有加上人情练达,收放自如才会受人欢迎。而威廉氏综合症患者永远不懂得适可而止。

2009年,萨克生物研究学院(Salk Institute for Biological Studies)的一组研究人员分离出了一个基因,他们相信,这就是控制威廉氏人格的关键因素。这个通用转录因子被简单命名为IIi (GTF2I),它有助于调节催产素,一种对亲子联结和浪漫邂逅等社交活动有影响的激素。

大脑通常会有节制、有策略地释放催产素。少了GTF2I的管控,催产素就在威廉氏综合症患者的大脑里泛滥成灾了。研究人员发现,威廉氏综合症患者的基准催产素是普通人的三倍。

他们对全人类无条件地爱──不分党派、宗教与国界──也有其好处。2010年,科研人员进行了一项开创性研究,发现威廉氏综合症患者没有任何种族偏见现象,证明了他们是第一批完全没有偏见的人群;而其他研究者发现,过了3岁以后,几乎所有人都会产生对本民族的绝对偏好。研究人员总结说,威廉氏综合症患者不像我们大多数人一样有社交恐惧,所以也不会想着去区分对方是否与自己同“族类”。

我参加过一次威廉氏综合症大会,在会上,发展心理学家Karen Levine向一些刚被确诊的患儿家长做演讲。出于幽默,她开玩笑说,很多人也得了另外一种罕见疾病,名为TROUS:“其余人综合症”(The Rest of Us syndrome)。从威廉氏综合症患者的角度来看,其余人这个病的症状有情感极度疏远、对陌生人近乎病态的怀疑,以及不会拥抱。

虽然我已经接受了威廉氏综合症属于失调类疾病的事实,但我依然很高兴Levine博士能与我最初的想法不谋而合,如果威廉氏综合症患者是多数派,而我们其他人才是基因变异的少数派,世界大概会变得温柔可爱一点。

“这些人很少说‘我爱你’,”Levine博士以威廉氏综合症患者的口吻描述“其余人综合症患者”时说,“他们可能一天才说几次。”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