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过去 北京仍害怕留美学生?

美国《华盛顿邮报》发表前北京分社社长潘文(John Pomfret)的文章说,1944年,中国政府在国内压制持异议的自由派人士,为确保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思想纯净, 当局下令对准备赴美留学的学生,首先审查政治可靠性,并授权在美国的中国官员监察留学生,向国内报告他们的思想状况。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1944年春,美国记者听到风声,立即严词抨击。《纽约时报》社论指上述举措是明显的“极权主义”。国民政府发言人为计划辩解说,当局并没有教训自己的人民,而只不过是在教他们餐桌礼仪。他这番话把事情弄得更糟,美国媒体根本不买账。

然而在73年之后,情况似乎没有多大变化。在美中国留学生最近涉及的一件事表明,美国观念仍然是中国当局焦虑的源头。二次大战后,中国早已改换了政府,但中国留学生在美国的言论自由,却继续受到国内的警告。

上星期日,主修心理学和戏剧双学位,副修德文的中国女留学生杨舒平,在马里兰大学毕业典礼上讲话。她公开称赞美国空气清新,赞扬美国的自由。笔者在美国碰到过许多中国留学生私下讲过同样的话。他们说,美国或许不像中国那样令人振奋,但却有自由作为补充。杨舒平只不过公开说出来了。

她对听众说,“我在机场外呼吸的那一刻感到自由”;“我已经懂得,自由表达的权利在美国是神圣的”;“我可以挑战老师的教诲,我甚至可以在网上评价教授”。她思想的转折点,是在校园里看到有关1992年洛杉矶暴动的戏剧表演。她回忆道,演员们公开谈论种族主义、性别歧视、政治问题。她说,“我震惊了。我从来没有想过,这类话题能够公开讨论”。

杨舒平的言论,在中国甚至美国引发了一场风暴。五千多万人在网上浏览了她的演讲。中国当局支持的“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指责她不爱国。更值得注意的是,中共喉舌《人民日报》说她的讲话“偏颇”,并引述一个观察家的话说,“这不是言论自由,而是造谣,拍马屁”。

目前有关中国崛起不可抗拒,美国衰落不会停顿的谈论甚嚣尘上。中国政府却对美国意识形态在中国人民中的传播,恐惧到了偏执的程度。近几年来,中国大力打压美国意识形态。对中东“颜色革命”的恐惧,促使中国政府在大学校园压制“西方思想”,从大学教科书中清除“西方思想”。任何对中共的批评,如同任何鼓吹宪政民主或司法独立的言论,都被戴上“历史虚无主义”帽子并予以禁止。那些接受外国资助的组织,尤其是非政府组织,面临越来越严格的审查。

笔者感兴趣的是,这次事件会在历史上引起多大的共鸣。早在1872年,中国就向西方派遣了第一个外交使团,把小留学生送到美国康涅狄格州哈特福德学习军事科学,预期他们学成后回国服务,帮助祖国对抗欧洲和日本帝国主义的蹂躏。但问题是,这些小留学生很快美国化。他们脱掉儒家的长衫,穿上西装领带,为了方便打棒球而剪掉辫子。

有的孩子甚至皈依了基督教。清政府的官员指控这些小留学生成了“洋鬼子”,并结束了派遣留学生的工作。1881年,《纽约时报》对中国停止派遣留学生表示惋惜,并预言说,“中国不想借助我们的学识,学习我们的科学,也不输入我们的工业制度,以免一并输入政治叛逆的病毒”。一个多世纪后,中国仍然企图证明能够做到这一点。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