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的第三次浪潮:失败

很多人评论昆明女孩在马里兰大学的演讲时,忽略了一个潜在的价值观冲突,那就是中国国民中相当一部分青年知识分子对民主的逆反心理。

    这点中国的精英层并没有意识到,反而是西方精英知识分子开始洞察,他们写了大量的分析文章,哀叹世界民主的第三次浪潮,是民主的逆退。
    之所以出现这种状况,包括全球威权主义和民粹主义卷土重来,原因是非常复杂的。
    首当其冲的原因是欧美强行推广民主,在亚非拉国家的失败比比皆是,这些国家用民不聊生来描述,似乎过分,但贫富差距巨大,国内经济混乱,贪腐丛生,基础建设糟糕,是共识。
    在中国经济崛起之前,对照前社会主义阵营的经济失败,这种民主推广的失败并不明显,当中国三十年经济崛起后,就非常彰显差异了。
    西方经济学界试图避免美国当年崛起、日本韩国台湾地区中国大陆等地崛起的威权因素,实际上学术界不难轻易的对比,发现美国早年间崛起的精英主义和官商勾结,与日本、韩国、台湾地区的精英主义,新加坡和中国大陆的集权和精英主义,推动的经济发展,与同一时期,亚非拉推行民主的经济发展和民生对比,实在是过于强烈的对照了。
   在中国经济崛起后,上层宣传部门终于意识到了这样的区别,他们开始在国内实行了这样的舆论推广,形成了一定的效果。
   另一方面,民主的退潮,却是西方左翼知识分子自己作死造成的。西方左翼精英对恐怖主义的双重标准,包括对美国本土、欧洲和俄罗斯、中国面临极端宗教恐怖主义的态度,激怒了受害国家的知识分子,使得原本倾向于西方价值观的民意逆转。同时,西方崛起的环保NGO组织不仅仅在第三世界国家臭名昭著,甚至在欧美本土引发了撕裂。这些意识形态走向极端,以维护环境的名义来干涉民生和经济发展,实际上走到了人类生存的反面。
   但这在干预第三世界仍旧是有效的。
   矛盾之处在于平衡,实际上中国仍需要环保主义,来抑制利益集团对污染空气土地水源的损害。但利益集团也敏锐的洞察了环保恐怖主义和西方价值观的伪善之处,利用来反对对国内环保的治理,对抗中央政府的环保努力。这才是乱成一锅粥。
   昆明留学生在马里兰大学的演讲正好体现了中国和欧美矛盾的纠结点。这个女孩可以归类于盲目导向西方价值观,缺乏客观洞察力,忽略了西方价值观目前的矛盾之处。同时,中国集中在疑虑西方价值观,和对国内环保诉求的矛盾之处。
   所以,你们可以看到完全相反的,对女孩言论背书的,属于仍旧盲从西方价值观;对女孩攻击的,已经沦陷在完全怀疑西方价值观,属于对民主的逆反心理;以及的确厌恶国内空气污染,但对女孩装逼行为非常不慢的另一部分心态。
    这就是我们面临的世界心理。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