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中等收入人口约为总人口的35%

北京师范大学“收入分配研究院”日前发布的“中国中等收入者问题研究”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大陆中等收入的人口约为总人口的将近35%,到2020年可达45%,要在2020年达到一半人口为中等收入者并不容易。中国大陆收入状况仍是低收入者偏大的金字塔型结构,还没有形成中等收入人口多的橄榄型结构。

据中国大陆的财新网5月26日的报道,北京师范大学“收入分配研究院”发表的《我国中等收入者问题研究》报告表示,中国大陆当前不但中等收入者人数严重偏低,而且他们在收入分配中所处的位置也不稳定。低收入者进入中等收入等级的难度较大,底层收入群体出现一定程度的固化现象。

研究报告使用1988至2013年的“中国家庭收入调查数据”,以及2010年和2014年的“中国家庭追踪调查数据研究”所提供的信息。

学界对中等收入者的界定标准大致分为两类:第一类是绝对标准,即设定一个固定的收入上下限,按此标准,随着人们生活水平和收入的提高,一个国家或者社会的中等收入者所占比重也会逐步提高。第二类是相对标准,从收入分配结构变化的角度划分中等收入者。根据此标准,一个国家或者社会中等收入者比重的大小,取决于收入分配结构的变化,不是普遍收入水平的提高。

北京师范大学“收入分配研究院”的报告认基于2013年的CHIP 数据把中国每天每户人均收入在76.65元到45.26元人民币之间者视作中等收入者,贫困与低收入的分界线是每人每天2美元。

报告反映中国大陆居民收入的分布呈现“倒金字塔型”,相对发达国家,中国大陆居民收入的平均值和中位数偏离较大,虽然中等收入者所占比重在逐步提高,但仍然较低。中国中等收入者从2002年占总人口的4.8%,2007年上升到14.33%,2013年上升到24.03%。据估算,2016年,中等收入比重约为34.79%,到2020年将达到45.01%。

但是,要在2020年达到一半人口为中等收入者并不容易。中国大陆当前中等收入者比重明显偏小,与不少发达国家50%以上的比例相比,还有很大差距。

美国退休教授冉伯恭就中国政府计划在2020年实现“小康水平“解释说,

“中国政府计划在2020年实现‘小康水平’,是一个统计数据的概念。就是将中国沿海地区高收入和亿万富翁的收入加在一起,再除以人口总数,得到一个平均小康水平的收入数字。”

北京师范大学的报告说,国际经验显示,一个国家或地区的中等收入者比重在40%以上时,经济、社会和政治状况就会相对平稳。从这个角度看,中国目前还没有形成中等收入者占多数的橄榄型社会,仍是低收入群体偏大的社会分配结构。

在中国大陆,从地区分布看,约三分之二的中等收入者在东部地区,其余40%的中等收入者大致平均分布在中西部地区。中国贫困人口的分布则正好相反,西部地区居多,占44.5%;其次是中部,占34.6%;东部最少, 占20.9%。总体而言,中等收入者共产党员所占比重为19.5%,而贫困人口和低收入者中,党员的比例仅为4.2%、6.7%。

报告还表明,在中国大陆2010年至2014年,中等收入者的比重有所提高,农村地区从21.46%上升到27.06%,比城镇地区增长得快。这是由于近年来一系列惠农政策,使长期处于低收入状况的农村居民转移性收入增加,导致其整体收入水平提高。不过中国农村的中等收入者收入水平较低,大多分布在中等收入者划分标准的下限。

在美国的冉伯恭认为:

“中国政府应该考虑改革税收制度,使之有利于低收入老百姓。把那些亿万富翁的钱分配给贫穷人。”

据北京师范大学“收入分配研究院”的报道介绍,这个报告选取了2010年和2014年中国家庭追踪调查数据中的47804个个体,样本覆盖中国大陆的25个省份的人口,不包括香港、澳门、台湾、新疆、青海、内蒙古、宁夏和海南。

分析发现,2010-2014年间,中国大陆低收入群体中近八成的个体在4年的周期内维持其收入等级,流向更高收入组的几率仅略高于20%。中等收入群体中有39.3%的个体收入水平向下偏移,仅有1.1%的中等收入群体进入了高收入阶层。

在美国马里兰州亚太法学中心的孙远钊表示,中国应该松绑规定和改革税制:

“中国政府下阶段提高民众生活水平的努力,应该注重在放松控制和改革税务等方面。现在的税务太高。”

北京师范大学“收入分配研究院”的研究报告说,总的来说,中国大陆居民在各收入等级之间的流动,呈现“向下迁移的概率偏高、向上迁移的概率过低”状况,中等收入者的流动性较强;低收入者进入中等收入等级的难度较大;底层收入群体出现一定程度的固化。

一般来讲,收入分配差距越大,中等收入者比重就越小。中等收入群体的收入水平和比重的增加,有利于缩小中国收入分配差距,形成更为合理的收入分配格局。

报告课题组建议,中国应该在未来调整居民收入分配结构,在减少中等收入者向更低收入等级下降的同时,要促进低收入者向更高收入等级转移,实现由不稳定的“上字型”社会向两头小、中间大的“橄榄型”社会转变。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