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逼出10万给弟弟买婚房,现实版“樊胜美”非孤例

电视剧《欢乐颂2》引发的女性话题不断,这两日又一现实中的新闻与电视剧联系上了——“湖北一女子被父母阻止结婚,逼她先出10万给弟弟买婚房”,很多人立马联想到了《欢乐颂》中在重男轻女家庭长大的樊胜美。尽管广大网友一致鄙视了新闻中“建议出钱缓和家庭矛盾”的情感专家,但这一新闻所反映的“女性地位依旧低落”现象,却不是那么好解决。

女权主义已经如此“嚣张”,女性数量也这么稀缺,女性的地位难道还依旧低下吗?

对于“女子被逼出10万给弟弟买婚房”这则新闻,尽管不少网友纠结于,近20年前该女子父母每月给她300元生活费算不算亏待,但绝大多数网友都还是认定,这个女子32岁了父母对其婚事不管不问,张口却让她给弟弟打10万元供其结婚,还“一分不能少”、“姐姐的责任”,这种态度是典型的重男轻女,对女儿极其不公,认为女子绝不要妥协给钱。

应该说,至少从表面上看,这种同情该女子,以及同情电视剧中樊胜美遭遇的舆论,不管是在女权主义盛行、城市中产阶级较为集中的社交媒体上,还是在相对更大众化的门户网站跟帖上,都是占据绝对上风的。那种要求女子“感恩”、“尽孝”,以及新闻中的情感专家“答应爸妈出这个钱,借此机会缓和家庭矛盾,说不定等唐露(当事女子)结婚,爸妈和弟弟一样会出钱帮助她。”这样的言论,被网友们骂得很惨。

现实版“樊胜美”,与剧中的樊胜美一样都引发了同情

这样的舆论状况,能否说明当今中国社会,绝大部分人都已经比较开明,女性地位受到尊重呢?的确,从舆论角度进行观察,在女性地位这个问题上,何种观点才是“政治正确”,已经不用令人担心,那种认为“女性就是该从属于男性”的想法,已经没有多少人敢公然叫嚣,属于露头就会被拍砖的。那些宣扬“女德”观念的人,虽然也有市场,但通常走的都是小道,不会明目张胆出现在舆论场。现在让一些男性感到厌烦的,反而是一些女权主义者“过度嚣张”,一些玩笑性质的段子都被揪出来“上纲上线”——当然,这么说能否成立是见仁见智。但总的说来,至少在舆论上,在很多男性网友看来,社会对女性的尊重已经足够。

舆论状况也有着现实背景。众所周知,中国是个男多女少的国度,虽然也有些所谓的“大龄剩女”,但在很多人看来是过度挑剔的结果,而相比之下,“三千万光棍”却是实打实的问题,男性为了在婚恋市场上出人头地,获得丈母娘的认可,需要极力地打拼,要有高收入,要能够买房子,方能够获得女性的垂青。在很多人看来,女性由于这种相对稀缺,地位是大大提高了。而且有道是女孩子需要“富养”,现在很多女孩就是像捧星星捧月亮般长大的。

所以,虽然这则新闻中的女孩引人同情,但总体上,很多人认为这不足以反映中国女性地位依旧低下,或者认为这只是一种农村地区的局部现象,随着时代前进,不需要过于忧虑。

“稀缺”不足以让女性地位上升,看待问题不能流于表面

前几天的话题《中国男女平等排名持续下降,别再为女德招魂了》里面介绍了《全球性别差距报告》,提到在2016年的报告中,中国排名是第99位,而印度由于经济参与度和教育方面的改善,上升21位,一举超越中国排在第87位。而更令人忧心的是,在2011年的报告中,中国还排在第61位,此后排名就不断下降,2012年和2013年都是69位,2014年降到第87位,而2015年则是第91位。

这个状况出乎很多人意料,明明舆论越来越尊重女性,女性在数量上也十分稀缺,而中国也是在官方意识形态上“妇女能顶半边天”,女性有独立姓名权,女性从事劳动也不会被认为有何不妥。怎么就在“性别差距”这个问题上越来越后退,在全球排名中下游了呢?是不是这个报告对中国人有偏见?

2016年全球性别差距报告关于中国的评分

我们不妨更细致地考察一下。这份报告的计算依据,有四个方面,其中有一方面“健康与生存”,中国被排到了世界垫底,这是咋回事呢?中国男女性之间的健康与生存状况差别不可能是全世界最恶劣的吧。仔细一看就明白了,原来是中国在男女出生性别比这个问题上得分很低,是世界上这一现象最严重的。这个状况大家很熟悉,而且人们知道与计划生育政策有关,不过这反映的是生育偏好问题,怎么会与性别差距有关呢?而且正如前面提到的,男多女少,使得女性在婚恋市场上变得稀缺,女性地位不是应该提高了吗?

事实上,这种想法是过于想当然了。所谓女性数量稀缺使得女性地位提高,是有前提的,在女性并不拥有自主权利时,她们的稀缺性并不能造成女性地位的提升。其实,就算在婚恋市场上,女性的稀缺也并没有使得她们在自主权方面有多大提高,反而有可能下降了——在有很多竞争者的情况下,家庭会倾向选择条件较好的对象,而非女孩子自己心仪的对象,男女比例越失调,女性就越显得物化。另一方面,经济学家魏尚进的研究指出,男性通过激烈的竞争赢得女性配偶,虽然付出了较大的代价,比如房子、聘礼等,但也赢来了新家庭中的地位以及经济方面的话语权,女孩出嫁后地位是会降低的。

对于性别失衡与男女地位之间的关系,美国耶鲁大学的学者Nancy Qian有过相当经典的研究。她曾比较过中国改革开放后种植茶树和果树的地区——种植茶树的地方,由于女性在采茶方面有比较优势,因此女性地位比较高;而在种植果树的地方,由于果树比较高大,因此男性具有优势。结果她发现,种植茶树多的地方女性收入会上升、受教育程度会提高,而男性的数量要相对较低;种植果树的地方则要反过来。这个研究表明,男女性别失衡,可能会拉大男女之间的收入差距和受教育程度。要知道,中国维持男多女少局面已经很多年,而根据最近的人口普查,男女出生性别比也未见太多改善,因此这个问题将持续形成挑战。

耶鲁大学学者Nancy QIan一项有“妇女采茶”有关的经典研究揭示了中国男女失衡与女性地位之间的关系

这个结论也可以从《全球性别差距报告》中的另一个数据得到验证,根据该报告,2006年中国女性的人均收入为男性的66%,而2016年这个数字却下降到62%,这可不是一个好现象。

中国女性地位有待进一步提高

过于沉浸在舆论场中女性地位提升的假象,会忽略很多实际方面的问题。

就以现代中国人曾长期自豪的“妇女能顶半边天”现象来说,如今的状况已经没有那么乐观。人口普查数据显示,2010年,中国城市劳动年龄女性就业率下降到了60.8%的新低,而再往前推20年,这一数字为77.4%。而且,2010年城市女性的就业比例,比城市劳动年龄男性就业率低20.3个百分点——自上世纪90年代大批女性下岗之后,这一现象就一直没有好转,期间还出现了“女性回归家庭”的运动,人们呼吁在失业率攀升之时,女性辞职,为男性让出道路。而到今天,“男主外,女主内”的说法依然很有市场,比社交媒体用户想象中有市场得多。

此外,更明显的,中国女性在职场中,不论是在体制内还是体制外,越到高层比例越低,并且显著低于发达国家,这也是有目共睹的。从这点看中国的状况更接近东亚的日本、韩国,都是女性地位不高的社会。

舆论同情樊胜美和现实版“樊胜美”,其实恰恰说明中国女性地位不高的问题依然还存在。不仅“女德”这种有意识地贬低女性的观念还在沉渣泛起,社会上还有一大堆无意识的贬低女性、歧视女性、物化女性的观念和行为,如认为“缠绕式求爱”没有什么不妥等等。提高中国女性地位,任重而道远。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