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缘何在香港意外受宠?

要知道,香港实施港元盯住美元的联系汇率制,美元兑港元走势原本应相当稳定,但事实上该汇率却在持续升值。

2017年迄今为止,美元兑港元累计升值0.5%,近期更是达到略高于7.79港元的峰值水平。

除非考虑到美元的整体疲态,否则上述涨幅可能看起来并不引人注目。今年截至5月24日,ICE美元指数已累计下跌4.9%,为2008年以来同期最糟糕表现。ICE美元指数衡量的是美元兑包括欧元和日圆在内的其他六种货币走势。

鉴于港元实际上与美元挂钩,而且30多年来美元一直处于7.75-7.85港元的区间内,美元兑港元汇率的上述涨势就更显得突出。通常情况下,该汇率的波动幅度非常有限;上一次美元兑港元的年度波幅超过0.1%是在2012年。

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了上述反常现象呢?

主要原因就是短期银行间拆借利率之差不断扩大。近来,1个月期美元伦敦银行同业拆息(London interbank offered rate, 简称Libor)从2016年底的0.77%升至1.02%。而相应的香港银行同业拆息(Hibor)从去年12月30日的0.75%降至0.35%。大和资本市场(Daiwa Capital Markets)亚洲(除日本外)首席经济学家赖志文(Kevin Lai)表示,4月底Libor与Hibor之差扩大至2008年底以来的最高水平。

这种利差水平并不常见。香港金融管理局(Hong Kong Monetary Authority, 简称:香港金管局)通常会跟随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简称:美联储)的步伐调整其基准利率;在美联储上一次上调联邦基金利率目标之后的第二天、即3月16日,香港金管局宣布将基准利率上调至1.25%。

不过,银行间拆借利率不一定会跟随基准利率的步伐。香港的分析人士和经济学家表示,Hibor降至如此低位的原因是香港流动性充裕。去年特朗普(Donald Trump)意外当选美国总统引发了围绕年底香港可能面临资本外流压力的担忧,但目前这种担忧已经减退。当时许多市场都遭受资本外流担忧的困扰。

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经济学家Tianjie He表示,Hibor跌至低位的一个关键原因是香港本地按揭贷款市场竞争激烈。事实证明,香港银行业不愿将更高的利率转嫁给借款方,进而压低了银行间拆款利率。

根据香港金管局的数据,3月份住宅按揭贷款规模同比激增140%,至370亿港元(约合47.5亿美元);这类贷款的定价几乎全都参考Hibor。此外,根据中原地产(Centaline Property Agency)每周发布的指数,今年香港住宅价格已多次刷新历史高位。

香港金管局上周五称,按揭贷款市场竞争激烈,增加楼市过热的风险。该局同时公布了有关按揭贷款的新一轮银行业监管规则。

近年来,香港房地产市场的部分需求来自于中国内地,因人民币贬值促使内地居民寻找稳定的保值产品,特别是与美元有关的产品。

在一些人看来,香港与中国内地的紧密联系意味着长期维持盯住美元的汇率机制可能很困难。考虑到中国内地买家在香港楼市及零售行业的影响力,以及香港银行业对内地相关贷款的敞口,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往往会波及香港经济。

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Moody’s Investors Service Inc.)周三下调香港主权信用评级时,强调了香港和中国内地经济及金融系统间存在的密切且广泛的联系。穆迪下调香港评级是源于早前下调了中国主权信用评级。

牛津经济研究院的Tianjie He表示,鉴于香港楼市火热,Hibor短期内可能会保持在低位。但她补充说,随着美联储继续收紧货币政策,低水平的Hibor长期内可能无法维持。如果Hibor确实开始上升,应会提振港元,从而抑制美元兑港元的升幅。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