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侄争霸:四川二刘之战

刘湘刘文辉叔侄之战,是四川军阀四百多次战争中规模最大、时间最长的一次混战,也是川内的最后一次大战。战争自1932年10月起,到1933年9月止,前后近一年,战地绵亘川西、川北、川南数十县,动用兵力30余万人,四川大小军阀几乎全部卷入。这次战争死伤兵员、百姓数以万计,损失财产无数,给四川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灾难。二刘之战的结束,标志着四川军阀混战的终结。本文摘自2000年第1期《炎黄春秋》,作者贾国雄,原题为《叔侄争霸:四川二刘之战》。
刘湘(1890—1938)(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军阀统治是近代中国的一大特点,号称“天府之国”的四川更是军阀混战的温床。在辛亥革命后的20多年的时间里,四川军阀之间发生了大大小小数百次战争,而二刘之战则是四川军阀混战的高潮。所谓二刘之战是四川军阀刘湘与刘文辉之间发生的一场战争。刘湘与刘文辉都是四川大邑县人,二人是堂叔侄关系,刘文辉是刘湘的幺叔,但刘湘却要比刘文辉年长六岁。刘湘毕业于四川陆军速成学堂,在川系军阀中属于“速成系”。刘文辉毕业于保定军校,在川系军阀中属“保定系”。刘文辉投身戎武之时,刘湘早已是少将旅长,刘文辉虽不在刘湘系统中任职,但他的发展壮大是与刘湘的提携扶持分不开的。刘文辉对刘湘也有过不少的帮助,如军事上的支持、经济上的援助、政治上的掩护等。在较长的时间内,刘湘与刘文辉在四川的军阀混战中,一直互相依赖,时人称之为“川军二刘”。
刘文辉(1895—1976)(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到了30年代初,经过长期的混战,四川的一些老牌实力派,如熊克武、刘存厚、杨森等人,或失败下野,或被严重削弱,都丧失了争夺四川霸权的实力,二刘则成了最强大的两支势力。刘文辉后来居上,身兼四川省政府主席、川康边防总指挥、二十四军军长等职,其防区包括川康一带八十一县,几乎占四川总面积的一半,地盘大而且富,兵力达12万人,在四川各派中首屈一指。刘湘此时任四川善后督办、二十一军军长,其防区包括川东南和鄂西一带共计四十六个县,特别是控制着四川水陆交通的枢纽、进出口要津重庆,位置极为重要,兵力约11万人。地盘上虽稍次于刘文辉,但兵力上与之旗鼓相当。

当二刘成为四川压倒群雄的两大势力之时,二人之间的矛盾也逐渐产生了。刘湘早有一统四川的野心,他经常公开声言:“我统一四川后,将如何如何”。他的神仙军师刘从云也经常在刘湘的耳边说:“一林不藏二虎,一川不容二流(刘)。”这更助长了刘湘要做“四川王”的野心。刘文辉亦是野心勃勃,他常向别人问计:“你看四川要如何统一?”俨然以统一四川为己任。同时,刘文辉还支持滇军胡若愚打回云南,支持王家烈独占贵州。这表明刘文辉之志不仅在独霸四川,还力图控制西南。

叔侄二人都想称霸四川,必然以对方为敌。二刘为削弱和搞跨对方的明争暗斗在所难免。1931年,刘文辉以200万元巨款,从外国购买了一批军火由上海运往成都,途经万县港时,被刘湘部师长王陵基扣留,刘文辉亲往重庆与刘湘交涉而毫无结果。刘文辉也还以颜色,暗中以巨款收买刘湘所部师长范绍增和旅长蓝文彬,并命令驻江津所部切断重庆粮道。刘文辉之兄刘文彩还收买刺客,企图暗杀刘湘。这些冲突表明,二人的矛盾已经到了不可调和的程度。

二刘各拥军十余万,兵力不相上下。川内其他军阀如邓锡侯、田颂尧、杨森、李家钰、罗泽洲、刘存厚等人,各有兵力或四、五万,或一、二万,单独皆无力与二刘中的任何一方抗衡,但他们合起来近十五万人,无疑就成了二刘均势天平上起作用的砝码。在以前的战争中,连战皆败的杨、李、罗等部,防地尽失,兵力大损,此时寄于刘湘篱下,自己无力再战,却极想挑起二刘之战,以便依靠刘湘从刘文辉手中夺回防地。刘存厚偏处川东北一隅,防区紧挨刘湘地盘,自然看刘湘脸色行事。而最能举足轻重的是邓、田两部。邓锡侯外号“水晶猴子”,以老谋深算著称,时拥兵四万多人,驻在成都。田颂尧外号“冬瓜”,拥兵5万多人,司令部设在三台。邓、田与刘文辉同属于“保定系”,在1925年之后,三人同驻成都,对外高唱“保定系团结”以自重。后来,随着刘文辉实力的增长,逐渐超过了邓、田。刘为进一步扩大自身力量,对自己的盟友大挖墙脚,并试图兼并邓、田两部。1930年夏,刘文辉收编了田的教导师之一部;1931年春,刘又诱田部副旅长寇澄清率部附己。刘文辉还用金钱大力收买邓部的师旅长。这使得邓、田深感自身岌岌可危而对刘文辉痛恨不己,二人遂相依为命以图自保,并欲联合刘湘。1931年,田颂尧派出代表赴渝面见刘湘,表示愿意与之联合对付刘文辉,刘湘当然求之不得。双方几经信使往来,终于结成了反刘文辉联盟。

刘湘在准备对刘文辉的进攻时,也从蒋介石那里得到了支持。在国民党新军阀的几次混战中,刘湘始终站在蒋的一边,并曾出兵相助。而刘文辉则不然,他数次与反蒋派结盟反蒋。蒋介石对二刘的爱憎也可想而知。1932年夏,刘湘把解决刘文辉的计划转交蒋介石,正在江西剿共的蒋亲笔复函,对刘湘备加慰勉,批准他便宜行事。

刘湘内有同盟,外有靠山,终于下定进攻刘文辉的决心。1932年10月1日,刘湘指使驻武胜的罗泽洲首先发难,向驻南充的刘文辉部打响了第一枪,从而揭开了二刘大战序幕。

战争一爆发,刘湘即派唐式遵为东路军总指挥,潘文华为南路总指挥,王瓒绪为北路总指挥,分三路向刘文辉进攻。刘文辉亦分头防御,并在防区内布置了五层防线。战争初期,由于刘文辉部防线过长,南北绵亘数百里,兵力分散难支,故战不几日,刘文辉即主动后撤,退守沱江防线。11月18日,刘湘军越过沱江,数路围攻泸州。泸州位于沱江与长江交汇处,为川南军事重镇,易守难攻。刘湘军几次进攻都未能得逞,遂采用武力威逼和金钱收买两手来对守城的刘文辉部两个旅长。守军见救兵不至,孤军坚守困难,表示愿意接受改编。11月底,刘湘进驻泸州。

泸州战役正在进行时,刘文辉部在四川省会成都又与田颂尧发生了激烈巷战,即所谓“省门之战”。11月14日,田军联合邓军黄隐部(打着田军旗号)进攻城南红牌楼一带刘文辉驻军。由于刘文辉早有布置,田军大败。后双方在四川大学所在地皇城的煤山以及兵工厂、簸箕街等地激烈争夺,兵员死伤甚巨。

几经争夺之后,田部不支,经圆滑的邓锡侯从中调解,双方罢兵。刘文辉因急于要与刘湘决战,乃请邓代他守成都。

省门之战一结束,刘文辉又匆匆赶到眉山,并在此建立司令部,筹划在荣县、威远一带与刘湘的决战。12月10日,战斗全面展开。刘文辉一开始就以凌厉之势向刘湘进攻,双方在此麋集数万重兵,激战五天,死伤上万人。刘湘军全线失利,处境极为不妙。为防止刘文辉乘胜直捣重庆,刘湘采取了三项紧急措施:一是派刘文辉的亲家杜少棠持他的亲笔信到眉山向刘文辉请和;二是致电邓锡侯、田颂尧,请其迅速出兵抄刘文辉后路,以免同归于尽;三是加紧对刘文辉部将进行收买分化。这三招果然奏效:邓、田立即出兵摄刘文辉之后向仁寿、双流、温江等地进攻;同时,刘文辉部旅长陈鸣谦阵前倒戈,投向刘湘。局势突变,刘文辉优势顿失,只得同意刘湘的请和。双方于1932年12月21日签订了停战书。

在与刘湘停战之后,刘文辉立即回头来对付抄其后路的邓、田两部。刘深恨邓锡侯“背信弃义”,本想用计扣邓,但邓先走回避。1933年5月9日,刘文辉突入邓的防地温江,两军在郫县、灌县一带发生激战,邓军退守毗河待援。毗河是成都平原上一条大灌溉渠,邓军为了便于防守,将毗河源头都江堰上的分水马槎砍断,把外江的水引入内江,以使毗河水位升高,阻止刘军渡河。刘军则用水雷去炸毁飞沙堰,把内江的水泄入外江以降低毗河水位。由此造成了内外江水量失调,使正在栽种水稻的农民损失甚大。

刘文辉本想凭借自己兵力上的优势迅速打败邓军,但事与愿违。由于刘军多属挖墙脚方式得来,人数虽多,内部凝聚力不强,使刘文辉军屯于毗河边一月有余不能取胜,内部且潜伏着严重危机。

刘、邓两军的长期对峙给刘湘造成可乘之机。5月26日,刘湘、邓锡侯等在乐至召开“安川会议”,决定联合向刘文辉反攻。6月6日,刘湘军西进,田颂尧也由川北抽调军队进攻刘文辉。6月下旬,刘文辉与刘湘血战于荣县、乐山之间,刘湘军连战皆捷,邓锡侯亦反攻毗河,夹击成都。刘文辉两边应战,疲于应付,被迫撤出成都,退守岷江防线。8月,岷江防线被突破,刘文辉退守雅安,凭雅河防守。联军环攻雅安,刘文辉不能支持,再向西康一带撤退。康藏地区高寒贫瘠,将士多不愿前往,刘文辉的主力师长冷寅东、夏首勋、张志和等辞职离队,部队大部为刘湘收编,陈鸿文师归还邓锡侯,刘文辉只率残部两万余人退往汉源。

有道是“盗亦有道”。四川军阀在长期的混战中似也形成了独特的游戏规则——胜者对于败者往往不是斩尽杀绝,只要对方俯首称败,一般都准予保留一定实力。刘湘达到削弱刘文辉的目的后,为了保持四川军阀内部的平衡和顾全叔侄情面,在刘文辉的大哥刘升廷的调停下,他下令停止进攻,并将雅安、荥经、天全、芦山、宝兴、名山、洪雅等县划作刘文辉的防地,刘文辉遂得以回驻雅安。至此,刘湘达到了独霸四川的目的。

刘湘刘文辉叔侄之战,是四川军阀四百多次战争中规模最大、时间最长的一次混战,也是川内的最后一次大战。战争自1932年10月起,到1933年9月止,前后近一年,战地绵亘川西、川北、川南数十县,动用兵力30余万人,四川大小军阀几乎全部卷入。这次战争死伤兵员、百姓数以万计,损失财产无数,给四川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灾难。二刘之战的结束,标志着四川军阀混战的终结。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