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言中国未来 北京面临严峻挑战

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中国项目主任沈大伟在其新书《中国的未来》中预言,在中共秋季召开的十九大上,中国将在“强硬威权主义”道路和“柔性威权主义”道路之间进行抉择。

综合媒体5月25日报道,中国是世界的一部分,中国的未来离不开世界大势。在预测中国的未来之前,沈大伟
(David Shambaugh)首先展望了人类社会发展的方向。他引用了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的一份报告,指出了到2030年全世界会出现四个“大趋势”:

1、个人权利的增加———贫困率下降、中产阶级壮大、教育机会的改善、新型通讯方式和先进制造业技术的普及、健康照顾的改进等。

2、国际事务中权力的分散——美国相对新强权的衰落、国际霸权的消失、世界更加多极。

3、人口结构的变化——全球人口老龄化将抵销经济成长、全球城市化和人口流动将增加。

4、对资源的需求将显著增长——人类对食品、水和能源的需求将会增加大约35%-50%。气候变化将加剧现有的天气模式:涝的更涝,旱的更旱。

从这些大趋势中可以看到,中共未来的统治将会面临更加严峻的挑战,那就是中国人民自主意识的高涨和发展经济与环境资源人口的矛盾。

沈大伟列举了一些美国社会政治学者的研究结果表明:威权体制政权如果要想把经济转变为真正具有附加价值的现代经济,就必须把“攫取式”的国家体制转变为“包容式”的体制。

 

但是,这种政权本能地不具备促进“后攫取式”经济以及满足富裕起来的公民日益高涨的要求的能力。这种经济和政治的现实都会迫使威权主义政权作出“适应”的改变。在这个大背景下,中国要走那条道路呢?

沈大伟在他的书中为中国勾勒了四条路径:

1、新极权主义道路(Neo-Totalitarianism)。这是一条企图倒退到毛泽东时代的道路。由于改革开放所带来的不稳定和各种弊病,党内的保守派想要关闭对外开放的大门,并且出台一系列严酷的压制政策,对改革开放的成果进行反攻倒算,从而造成全社会万马齐喑的局面。具体很像六四事件后到邓小平南巡前中国社会的情形(1989-1992)。

2、强硬威权主义道路(Hard Authoritarianism)。这实际上就是中国从2008年以来一直在走、而且很可能还要继续走下去的道路。这种政治高压+经济改革的做法可能会适得其反:经济改革成果有限,经济发展继续停滞,从而社会问题加剧。中国会陷入“中产阶级陷阱”而无力自拔,最终会使执政党陷入长期的政治衰退。

3、柔性威权主义道路(Soft Authoritarianism)。中共仍然走一党体制的威权主义道路,但是在公民生活和政治体制方面很大程度地放松控制,包括新闻媒体、非政府组织、知识分子、教育、执不同政见等等。这些松绑政策都将为经济实行真正的转型创造必要的条件,从而达到有限度的政治改革和经济的局部转型。这种局面就像1998年-2008年的中国。

4、半民主道路(Semi-Democracy)。这就是典型的新加坡模式:一党长期执政,但仍然是举行定期选举的多党体制。有一个国会,司法独立,开放然而有限制的媒体,消除了腐败的法治社会,活跃的非政府组织,完全开放的市场经济,对公民的基本自由和人权进行保护等等。

在这四条道路中,沈大伟认为中国不太可能会走“新极权主义”道路和“半民主”道路。首先,私营经济成分在中国社会已经开花结果,新极权主义分子要想消灭或者限制这些经济成分势必会遭到全社会的强烈抵抗以及党内改革派人士的反对。中国对外开放的的大门是很难再关上的。

同样,中国一时半会也不会走上“半民主”道路,因为中国共产党很难会容忍真正的政治变革。而且,“半民主”的道路需要中国在“柔性威权主义”道路上走过很长的时间后才会出现。但是沈大伟又没有完全排除中国会走这两条道路的可能性。当中共不能突破改革的限制,中国陷入“转型陷阱”出现严重危机的时候,任何情况都可能会发生。


习近平正积极推进改革(图源:Reuters/VCG)

中国的未来很可能会在“强硬威权主义”道路和“柔性威权主义”道路之间进行选择。沈大伟分析,中国继续走“强硬威权主义”道路的可能性很高,因为过去10年来中国一直在走这条道路。中共依赖惯性也会走下去。沈大伟用一个词汇来形容这种惯性,叫“道路依赖”(path dependent),用中国俗语说就是“轻车熟路”。

走熟路不会有什么风险,所以这可能是中共领导层最容易和最合乎逻辑的选择。但是长期的低速发展(沈大伟预计中国经济在2020年以前会保持4%-5%的发展速度)和有限的改革,会使中国无力突破转型陷阱,导致社会问题慢慢恶化。

在沈大伟看来,目前中国最应该走的道路就是“柔性威权主义”道路,只有这条道路才会为经济、社会和政体三方面完成有质量的改革和转型铺平道路。

中国是个人口众多的大国,从外部观察中国事务必然会有“乱花渐欲迷人眼”的复杂与混乱。但是沈大伟的《中国的未来》一书牢牢抓住一个纲:那就是政治制度与经济和社会的关系。中国的未来其实就在于中国共产党对中国社会的控制是“收”还是“放”之间。沈大伟预言,中国在“强硬威权主义”道路和“柔性威权主义”道路之间进行选择的时刻马上就会到来——今年秋季召开的中共十九大。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