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深加工让大蒜“破茧成蝶”

5月,是大蒜收获的季节,也是蒜农一年里最忙碌的时候,田间地头到处都是一片繁忙的景象。

去年的大蒜价格风波,让许多蒜农记忆犹新,许多蒜农都在这场价格浪潮里大赚了一把,于是,蒜农对大蒜种植积极性空前高涨,不少农民盲目跟风种植大蒜,今年全国大蒜种植面积较去年扩大了15%左右,“蒜你狠”的高价态势有可能在今年夏天被终结。

除了大蒜价格不稳定之外,目前,我国大蒜产业还面临着诸多困难,比如产品单一、生产成本高、机械化水平低、产品附加值低等阻碍了产业做大做强。

如何解决这些现实问题,记者采访了研究大蒜市场多年的山东农业大学蔬菜学系主任刘世琦教授,他表示大蒜作为我国重要的农作物品种并未得到应有的重视,应该加大对大蒜产业的投入力度、扩大机械化规模、提高精深加工水平等,让大蒜产业真正“破茧成蝶”,越做越好。

出口形势严峻但也乐观

我国大蒜种植遍布全国各地,种植面积大约1200多万亩,主要产地集中在山东、河南、河北、江苏、安徽五省。其中,山东是我国第一大蒜产区,种植面积达400多万亩,山东省金乡县则是我国大蒜生产加工和出口的重要基地,都说“世界大蒜看中国,中国大蒜看金乡”,金乡素有“中国大蒜之乡”的美誉。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大蒜生产国和出口国,我国在世界上享有大蒜定价权。

2016年我国大蒜出口取得了优异的成绩,在大蒜原料价格大幅提升的情况下,出口量没有大幅下滑。2016年我国出口大蒜及制品总量为171.36万吨,同比增加11.56%;出口额35.01亿美元,同比增加49.57%;单价为1728.11美元/吨,同比增长了63.96%。以出口价格来看,出口情况处于良好状态。

据刘世琦介绍,所有大蒜主产地中,山东大蒜出口量占全国70%~80%,最多的时候出口到170多个国家和地区。

目前,我国大蒜出口主要品种为保鲜大蒜、脱水大蒜、醋腌大蒜、盐水大蒜和冷冻大蒜。其中,保鲜大蒜和脱水大蒜是我国大蒜出口的“主力军”,但保鲜大蒜总体出口比例逐渐下降,脱水大蒜比例逐渐上升。

“这说明我国大蒜出口结构正在逐步优化,但是优化速度有待加快。”刘世琦表示。另外,在价格高的情况下,脱水大蒜没有出现出口量的下滑,侧面说明国际脱水蔬菜市场原料的紧缺。

就目前出口情况而言,形势严峻但乐观。由于大蒜出口价格的影响,出口额大幅增长,为我国大蒜取得产地优势打下良好基础。大蒜产业健康发展促进了加工出口企业兴旺发达,有力地带动了广大农民就业和脱贫增收。

专家表示,希望能够继续发挥我国大蒜的产地优势,提高产品质量,争取能够让产地决定市场,使我国大蒜价好量多,为我国大蒜种植、储存、加工贸易等各环节从业人员带来丰厚的利润。

科技助力产业飞速发展

近年来,大蒜产业的发展壮大,增加了农民的收入,提高了地方经济水平。不过,产业的发展离不开科技的支撑和引领。

大蒜由于其生理特性,不易储存,蒜头在收获不到两个月后就会发芽。而随着科技水平的发展,冷链技术得到了广泛应用,冷链物流业的发展壮大解决了大蒜储存和运输的难题。“冷链”同时也成为了大蒜出口创汇的一个必备条件。

农民是我国社会的重要组成,多数农民刚刚解决温饱问题,促进农民脱贫增收实现共同富裕,是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体现。为了更好地帮助蒜农提高大蒜产量、增加收入、促进大蒜产业发展,一些科研工作者前往种植一线指导生产,为大蒜“把脉看病”,给蒜农排忧解难。

20多年来,刘世琦一直十分关注大蒜生产和蒜农收入,他利用业余时间,足迹踏遍了齐鲁大地的近百个县市区,并到苏北邳州,河南杞县,贵州黔东南自治州,江西信丰,新疆昭苏、吉木萨尔及且末,辽宁海城,黑龙江黑河等地,深入田间地头指导农民科学种蒜,每年举办各类培训班若干期,累计培训农民及农技人员26760多人,并耐心向前来咨询的农民解答种蒜难题。

被誉为“中国大蒜之乡”的金乡县、苍山县、商河县,还聘他为大蒜产业的科技顾问,为当地大蒜及蔬菜产业发展提供科技支撑。

产业要发展,还需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2010年,刘世琦发起成立山东省大蒜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并担任理事长,还兼任山东省大蒜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他组织全省大蒜产业科研专家及贮藏加工龙头企业,开展科研攻关和产业自律,积极为大蒜出口企业提供可靠技术支撑,对促进山东乃至全国大蒜产业的科学发展发挥了应有作用。

最早加工出口有机蔬菜的国家农产品加工龙头企业,比如山东华光食品有限公司、泰安亚西亚食品有限公司、泰安复发中记食品有限公司、金乡县崇文食品有限公司、山东润丰种业有限公司等,都与山东农大建立了合作关系。

多年来,刘世琦指导这些企业发展有机大蒜和独瓣蒜生产,并解决大蒜异常生长问题,为企业全面业务发展及基地建设提供了可靠的技术信息保障。

2007年,刘世琦主持起草了《出口大蒜技术规范》山东地方标准,并编著了《出口大蒜安全生产关键技术》一书,为山东及全国的大蒜出口“护航”。

大力挖掘精深加工潜力

长期以来,我国大蒜以原料和初级产品加工为主,山东涉蒜企业100多家,但真正具有一定加工能力的只有10余家。

“大蒜深加工产品种类较少,加工程度低,附加值不高,缺乏新型加工品,加工利用度低,导致大蒜年度间价格波动剧烈,严重制约了大蒜产业的发展。”刘世琦表示。

如何稳定大蒜价格,刘世琦建议,应该建立一个平准基金。此外,他认为还应该提高大蒜附加值,延伸大蒜产业链,才能让蒜农们有实实在在的收入,这样的收入也才稳定。

目前,大蒜加工产品主要是以蒜为主体的产品,比如蒜粉、蒜片、蒜泥、蒜米、黑蒜、糖醋蒜、盐渍蒜、大蒜脆片等。还有以大蒜中功能物质为主的产品,即以大蒜素、蒜油、蒜氨酸、大蒜多糖、抗氧化活性物质等为主要功能成分,经二次加工的产品,涉及保健食品、饮料、酒、调味食品、医药产品、化妆品、饲料等。

“市场上大蒜的产品仍然以原料和初级产品为主,缺乏多元化的产品和多元化的市场,但大蒜产品畅销的根源在于其十分重要的保健作用,所以蒜头贸易不是中国大蒜产业的真正出路,应积极调整产品结构,加强深加工产品的研究与开发,这是规避风险,保证大蒜产业发展的主要途径。”刘世琦说。

大蒜深加工方面,专家建议开发适合于市场需求的精深加工产品,主要包括:大蒜功能食品,如蒜素、蒜氨酸、多糖为主体功能成分的食品;大蒜风味食品,如以蒜素为主要特征风味的调味产品;大蒜休闲食品,如无臭大蒜制品;其它如黑蒜、糖醋蒜等。

大蒜产业是我国的传统优势产业,是人们日常生活中重要的调味品,大蒜产业对促进农民增收和剩余劳动力就业,增进人们身体健康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不过,我国大蒜总播种面积1000多万亩,规模小,单产低(非主产区平均产量低于0.5吨/亩、主产区平均单产1吨/亩),生产周期长,用工用种量大,生产成本极高(3000~5000元/亩)。

“为确保大蒜产业在国际上的优势地位,国家应加大政策扶持力度和保护措施,从舆论、技术、资金及信息等方面通力推进,以实现大蒜产业可持续健康发展。”刘世琦呼吁。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