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长期资金价格持续走高背后:金融监管升级,央行维持紧平衡

一边是金融监管力度升级,一边是央行维持资金面紧平衡态度未改,中长期资金价格持续走高,银行不得不出手高价招揽资金。

最新一个佐证是,经过连续多日的上涨后,一年期Shibor利率首次超过了贷款基础利率(LPR)。

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5月22日公布的数据显示,1年期Shibor利率上涨0.99个基点报4.3024%,超过了同期限的贷款基础利率4.30%,距离4.35%的央行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也更加接近。

事实上,从4月14日起,1年期Shibor利率就开启连续上涨,从4.20%一线飙升到了现在的4.30%,今年2月和3月,央行两度上调包括逆回购在内的多个资金利率,一年期同业拆借利率也从去年年末的3.3728%,飙升到了现在的水平。

贷款基础利率(Loan Prime Rate,简称LPR),是商业银行对其最优质客户执行的贷款利率,其他贷款利率可根据借款人的信用情况,考虑风险缓释方式、贷款投向行业、用途、贷款品种、期限、利率浮动方式和类型等要素,在此基础上加减点确定。

目前,贷款基础利率的报价团由十家银行组成,不过,自从2013年10月起对外公布,贷款基础利率的变动都是紧跟央行贷款基准利率的。从2015年10月26日央行下调基准利率后,一年期贷款基础利率就保持在4.30%水平。

一年期同业拆借利率的持续走高,只是银行对中长期资金渴望的一个缩影。

在5月19日举行的3个月期限的800亿元国库现金定存的招投标中,中标利率为4.5%,较最近一次的4.2%上浮30个基点,创2015年以来新高。

而对银行来说,这期国库现金定存招标的实际成本,可能已经接近5%。

为何实际资金成本近5%的国库现金定存,银行仍抢夺?

“一方面,5月中旬的本次3个月国库现金定存跨半年末,计入一般存款,有助于改善商业银行存款相关的指标,如贷存比等。另一方面,国库现金存款不算同业负债,部分包括同业存单后大口径下的同业负债超过总负债1/3的中小银行对一般存款的需求较强。”中金公司固定收益分析师陈健恒如是说。

此外,近一个月来,不同于官网存款利率的按兵不动,部分地区的城商行、农商行甚至是股份制银行分支机构,纷纷在近期提高了柜台存款利率。

中金公司认为,往后看,表内债券和非标派生的存款减少,而监管趋严下银行未来的同业业务受限;另一方面,银行的流动性要求更为严格,导致银行对一般存款的抢夺更为激烈,倒逼提高存款利率。

招商银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万钊指出,4月金融数据已经可以一窥银行资金饥渴度:4月份人民币贷款增加了1.1万亿元,贷款本应派生存款,但是4月份M2反而环比减少了3277.7亿元。

他认为,4月份银行信贷投放和货币创造之所以出现大幅背离,其中一个原因就是银行极度的资金饥渴,使得个人存款大量转化为理财,存款转化后,一部分体现为计入M2的同业存款,还有一部分体现为不计入M2的同业存款和银行的CD(大额存单)等自有负债。

在各家机构看来,资金面未来一段仍将继续维持紧平衡状态。

方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指出,4月央行资产负债表规模扩大3943.17亿元,但扩表的幅度远不及3月央行缩表的1.1万亿规模,金融去杠杆并未转向,只是更加温和。未来央行在呵护市场流动性方面,工具主要是公开市场操作,以7天的逆回购及1年的MLF(中期借贷便利)为主。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