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根大通:下一个危机来自意大利 又一国想脱欧?

据报道,摩根大通一位投资分析师在接受CNBC记者采访时指出,随着多个欧洲国家的大选结果已经尘埃落定,眼下市场和投资者所面临的最大政治风险来自意大利。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意大利

摩根大通资产管理公司的全球市场分析师Nandini Ramakrishnan指出,意大利成为欧洲最大的政治风险来源地正是欧洲其他地区政治风险“下沉”的后果。

今年三月间,荷兰首相吕特在大选中击败了反欧盟的政治家海尔特-维尔德斯。本月早些时候,法国(专题)中立派总统候选人马克龙在法国总统大选中击败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领导人勒庞,成功入主爱丽舍宫。

Nandini Ramakrishnan在周五(当地时间5月19日)做客CNBC《Squawk Box》节目时说到:“荷兰和法国的大选结果我们将其称为低风险且市场友好化程度高。欧洲怀疑论在包括荷兰和法国在内的各个欧洲国家都有所存在,而马克龙的胜选使得法国幸免于最严重的欧洲怀疑论危机。”

值得注意的是,在意大利国内有民调显示鲜有人支持欧元,而如果政府举行脱离欧元区公投的话,有许多人会投下赞成票。

她解释称:“意大利民众对欧元的负面态度对欧元区和欧盟来说都是潜在性的灾难。事实上,没有国家可以做到离开欧元区却不离开欧盟。”

Nandini Ramakrishnan并不是唯一对意大利政治前景表现出担忧情绪的分析师。巴克莱银行的经学家法比欧-弗伊思(Fabio Fois)表示,如果在下一次大选之前意大利政府还没有批准一个更好的投票系统,该国所面临的风险或将使整个政治社会瘫痪。

他在周二(当地时间5月16日)公开的一份调查报告中写到:“鉴于意大利政府目前似乎缺乏政治资本以推进有意义的供给侧改革,我们预计在建立一个稳定且赞成改革的联合政府的前景有所改善之前,意大利的政经环境发展将继续落后于其他国家。也正因为如此,意大利的主权风险在未来几个月内将有可能恶化。眼下的问题可能还不至于达到2011年危机全面爆发时的严重程度,但政治和政策确实需要发生有意义的改变。”

数据显示,意大利10年期政府债券收益率在过去12个月已经从1.5%左右升至2.1%左右,而在三月中旬这一数字已经突破2.5%大关。

咨询顾问公司Teneo Intelligence联合总裁沃福英-皮寇利(Wolfing Piccoli)警告称,下一次意大利大选的结果很有可能是产生一个无多数议会。

他在周一公开的调查报告中写到:“意大利国内极有可能无法就新的选举法达成一致,因此未来的大选将不得不按照现有存在各自差异的多部法律去进行。就下一轮大选的举行时间,我们的基本观点仍然是该国将在2018年春季(即本届国会届满之后)举行大选,而在今年秋天举行提前大选的可能性只有25%。”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