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馆讲述难以言说的历史

通过《518特辑|博物馆怎样讲述不可言说的历史》系列文章,向大家呈现了美国、英国、中国大陆在面对不可言说历史时的处理方式。本期特辑将聚焦于台湾地区博物馆,探寻、思考台湾地区博物馆展示争议性历史时带来的启示以及问题。

历史的递嬗性

沈从文先生所说的“文字生命在发展中,变化是常态,矛盾是常态,毁灭是常态”,历史的发展,与“文字生命”的走向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其之递嬗性和变化性,造就了矛盾和争议的发生,在名为博物馆的场域中,不断的回荡着。

博物馆是否该为一个讨论争议议题的场域,尤以博物馆对于历史的呈现,更是争议中的争议,然而,对博物馆门径之人,这无疑是个伪命题!博物馆在记录着诸番人类活动和各式事件的观点上,想避免争议,无异就像是想要“退隐江湖”迷思,只要有人就是江湖,就会有对历史不同的诠释,因其背景族群经验等因素而异,而在各种观点交集的博物馆场域,自然避免不了相异之历史诠释的针锋相对。根据Cuno(2007)对于现代博物馆的研究,现代博物馆渐与社群团体(communities)的关系更为密切,另外,策展人(Curator)变成促进者(Facilitator),让文化上的弱势与边缘获得授权;更甚者,博物馆展览被视为达成各团体精微平衡的最强线战场。

身为公众教育机构的博物馆,已然不再是昔日的一言堂的模样,公民团体甚至个人声音亦极力在博物馆内争取一席之地,而B-29轰炸机艾诺拉·盖伊(Enola Gay)这一个文物所带给公众的回响,再再体现博物馆无可避免的成为争论历史的场所。艾诺拉·盖是在二战中执行载送原子弹到广岛投掷的轰炸机,一方面,它是二战老兵眼中避免美军过度伤亡的英雄战机。另一方面,它却是此时民众眼中屠杀数十万平民的血腥屠具,是吹响冷战的号角。最后这个展览在无法达成各方共识的压力之下,嘎然而止却余波荡漾,相关讨论迄今仍方兴未艾。

B-29轰炸机艾诺拉·盖伊

历史的全貌已然无法重现,即便参与当时事件的个人,也只能呈现一个万分之一甚至亿万分之一的视角而已,然而争议性历史的讨论以及相关展间的展出,正是寻求各方对话的一个契机,而博物馆无须成为历史最终的仲裁者,而是藉由讨论催生出一个社会的认同价值和道德观,博物馆对争议历史的讨论,可以视为主动找寻社会认知的歧异点,让多种声音能有所激荡,让彼此能藉由不同点观点来审视历史事件,在异中求同。而博物馆是否该参与争议性历史的想法,根据Yeingst和Bunch所说,尽管当代历史的呈现困难重重争议不断,然而博物馆为重要的社会教育机构,责无旁贷。

台湾地区博物馆面对争议性历史的讨论

“二二八”事件

“二二八”事件:

1947年2月27日,国民党警员于街头查缉私烟时,殴打烟贩林江迈致其流血。之后激起围观群众愤怒,警员掏枪驱逐围观群众,却开枪误杀当地群众陈文溪。1947年2月28日,台北市民罢市、游行请愿要求交出罪犯,又遭国民党当局的镇压,激起民怒,爆发了大规模武装暴动。几天之内,暴动民众控制了台湾省大部分地区。台湾省行政长官陈仪急电南京求援,国民政府调驻守上海的21军在基隆登陆,进驻台北,对群众进行大规模镇压,运动最终失败。此后便进入了严峻的“白色恐怖”时期,人民噤若寒蝉上万名民众无故消失,228事件亦成为禁忌的话题,历史的伤痛无法舒解,1995年台湾当局致歉。

今年适逢228事件发生的70周年,台湾在各地皆有一系列盛大而庄重的活动,期间囊括此次的国际博物馆日,除了当天228纪念碑的中枢仪式外,另外有主题特展、音乐季、文学季、艺术季和人权季等方式呈现。228事件是近代每个台湾人心中的一道阴影,与今年博物馆日主题“博物馆与争议性的历史:博物馆讲述难以言说的历史”有所呼应。

位于台北的二二八纪念馆,其中一个鲜明的主题,便是对“转型正义”追求,包括追究真相、追究有关责任人,并进行国家赔偿。然而,在台湾,“二二八事件”的真相远未澄清,不仅死亡人数不清,更没有对加害人的追究。“转型正义”仍然在路上。如今正值70周年,二二八纪念馆于2月28日展开一系列活动,以呼吁民众对事件的再次重视。同时,为响应国际博物馆日,又于5月20日特地举办“跨世代的228事件平反运动”,以音乐、地景、真人图书馆等时下受年轻人欢迎的形式来吸引关注,期盼激起新的火花。

二二八纪念馆

位于台南的台湾历史博物馆于5月13、14两日则举行“二二八之后的我们-音乐会”、“二二八绘本说故事”、“228.七O :我们的二二八讲座”,希望藉由音乐疗愈人心,绘本故事让青少年不忘历史、减少杀戮戾气。

台湾历史博物馆

台湾文学馆也于5月21日(日)举办“从漫画看历史:谈《烈火中的二二八》”活动,邀请台湾多名漫画家,以生动的漫画形式还原历史事件。

台湾文学馆

中正纪念堂

值得一提的是身为台湾争议性话题最高的博物馆机构之一——中正纪念堂,应此次国际博物馆日,举办了名为“咱ㄟ天光:一段记录台湾民主发展(1987~1996)的影像与艺术诠释特展”的影像特展,展出当时街头运动,如1988年的“520农民运动”、1990年“野百合学运”中,珍贵的影像以及文化宣传册等。另外,也展示了艺术家对台湾民主发展的艺术诠释创作。

520农民运动:

1988年春季,国民党政府决定扩大开放外国农产品进口台湾的数量与种类,引起大多数农民的质疑和恐慌。1988年5月20日林国华、萧裕珍等人为维护本地农民利益北上台北请愿,大批农民聚集于台北车站前的街道,准备前往中正纪念堂。于当天的游行爆发民众与军警的冲突。

野百合学运:

发生于1990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前的3月16日至3月22日,来自台湾南北各地的大学生,集结在中正纪念堂广场上静坐抗议,他们提出“解散‘国民大会’”、“废除临时条款”、“召开‘国是会议’”、以及“政经改革时间表”等四大诉求。

就以往而言,中正纪念堂所代表的政治符号,总带有几分威权和高压,与“白色恐怖”有着强烈的联系且与民主自由沾不上边,其本人在历史上的定位也是毁誉参半,民众甚至通过多次的“正名活动”来表达对其历史定位的不认同。以这样的脉络来看,笔者私心以为象征争取民主权力的学生运动“野百合学运”与中正纪念堂应该互相平行,彼此并无交集才是,但是看似应该在台湾景美人权博物馆的民主发展影像展却意外出现在中正纪念堂,除了讶异人权博物馆对此次国际博物馆日之随意发挥外,更惊讶中正纪念堂如此几近“奋不顾身”地配合此次博物馆日活动。中正纪念堂馆方希望通过现场照片、历史影像,以及“野百合学运”纪录片,让参观者能够重回历史现场,亲身体验及感受天色渐光的时代故事,馆方亦期待透过本次特展可为回顾过去的明镜,转化为淬砺未来的动力。

中正纪念堂

结论:

综观台湾诸多博物馆在此次国际博物馆日所推出的活动,实在难以令人感到“充足”,笔者亦发现名为“配合博物馆日主题”的活动却无讨论争议性历史的成份在,充其量不过是将此次的活动名称冠上常设演讲或其他活动,除了适逢70周年,博物馆对228事件稍有关注外,其他展览活动多与“争议性”有所差距,人权议题、白色恐怖的争议、原住民后殖民时代的历史观争议、新住民和台湾族群认同、慰安妇以及时下讨论的沸沸扬扬的女性保障议题,在台湾的博物馆仍然处于缺席状态,笔者甚感可惜。中正纪念堂响应此次博物馆日的活动让人耳目一新,期盼日后更摆脱威权时代的桎梏,呈现出崭新的风貌在世人面前。

根据Cuno的说法,公众视博物馆为可信赖的社会教育机构,调查中87%的参与者相信博物馆所呈现的是真实的历史,高于新闻媒体甚至已出版的图书。尽管此项调查的数据时间和母体参并非最新、最全,然而身为博物馆相关的从业人员,应该对展览内容和视角格外谨慎。历史的争议和大众的多元想法,也许不是谁说了就算,也不是藉由数个展览就足以将争议的历史定调,然而,尽管当代历史的呈现困难重重,难以藉由一个展览使诸方满意,但若藉由从业人员的努力,能让博物馆成为一个理性讨论争议性历史的场域,容纳和了解各方声音的殿堂,在了解民族伤痛的同时不为仇恨支配,在知道历史真相后仍然心系未来,让争议的历史得到更多的认识和彼此谅解,不至于辜负前来博物馆中寻求真实历史的群众们。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