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特迪瓦:政府勒紧裤腰带,半年内发生第二次兵变

自5月12日起,西非国家科特迪瓦多座城市爆发兵变——这已是这个曾经繁荣、安定国度半年内第二次兵变。

卷入兵变的包括总统卫队营、最精锐的第一伞兵突击营(1PCO)等科特迪瓦王牌部队,番号涉及这支仅有8400人小规模武装的许多单位。被被兵变波及的城市分布广泛,包括经济首都和最大城市阿比让(位于这里的全国最大军事基地——加里耶尼兵营camp militaire Gallieni被兵变士兵控制,部分兵变者一度冲出军营来到大街上),第二大城市、位于科特迪瓦中部的布瓦凯,以及北部的科霍戈、奥迭内和西部的曼等城镇。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要探究“一年两次兵变”的根由,就必须从2010-2011年科特迪瓦内战说起。

科特迪瓦原本是西非法语国家中较为安定富庶的,但2007年以后,由于民族、宗教构成发生剧烈变动,时任总统巴博(Laurent Gbagbo)和总理瓦塔拉(Alassane Ouattara)间矛盾公开化,尽管在法国和西非国家介入下,两人勉强同意通过选举解决问题,但2010年巴博输掉选举却拒不认账,更不肯交权,“一国二公”的僵局最终只能靠内战来打破:胜选的瓦塔拉依靠自己组建的武装力量,在法国军队帮忙下于2011年活捉巴博,如愿当上了总统。

虽然是国际承认、选举产生的总统,但谁都知道瓦塔拉能给就职,靠的是“武器的批判”而非“批判的武器”,为此他论功行赏,对一干打天下的士兵给予优厚待遇,几年间倒也相安无事。

但自去年9月起,科特迪瓦却遭遇了突如其来的经济危机:该国国名的含义是法语“象牙海岸”,可经济支柱却不是象牙,而是可可出口,前些年可可的国际市场价格十分坚挺,也还罢了,2016年可可市场却突然崩盘,导致科特迪瓦国民经济顷刻间步入拐点。据该国财政部今年1月估计,仅可可价格暴跌所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就将近10亿欧元——科特迪瓦在西非法语国家中虽素称小康,却也没几个10亿欧元好败。

没奈何,瓦塔拉政府只好勒紧裤腰带量入为出,不料却因此惹恼了昔日的“打江山功臣”——军人们。

本来,几年来军人以功臣自居,上马金、下马银,过得好不滋润,如今突然被告知要省吃俭用,他们中许多人非常不满,第一次兵变就这样开始酝酿。

今年1月初,全国多座兵营在秘密串联后同时发难,首都亚穆苏克罗、经济首都阿比让和全国许多城市都被波及,阿比让这座西非著名商埠一度近乎瘫痪,亚穆苏克罗更爆发短暂而激烈的枪战,导致4人死亡。

尽管影响最大的是加里耶尼兵营,但知情者透露,真正的兵变源头,是位于布瓦凯的工兵营,他们也是兵变立场最顽固的一群人。

在1月的兵变斡旋中,兵变军人索要每人1200万西非法郎(FCFA,约合18000欧元)保证金。

因担心兵变旷日持久造成财政进一步崩盘,以及惟恐其他暂时未兵变、但同样对待遇下降不满的军人起而效尤,当时瓦塔拉总统和总参谋长色古将军(Touré Sekou)决定息事宁人,在退役军中元老乌斯曼(Chérif Ousmane)和一个名叫“军官和支援者联盟”(UCS)的组织斡旋下,和兵变军人谈判并达成妥协:政府承诺付款,1月先付头款500万FCFA,剩下700万由政府担保,自5月起分期支付;作为回报,兵变者发表致全国民众的道歉信,并保证重返军人,服从指挥。

谁也不知道倘政府信守承诺,兵变会否死灰复燃——因为囊中羞涩的政府最终赖账了:5月转瞬即到,面对兵变者的一再催促,政府和军方总是顾左右而言他。

自5月9日起,不耐烦的兵变者便声色俱厉表示“必须给钱,负责否则后果自负”,而政府和军方则试图用权术来化解:5月11日深夜,科特迪瓦国家电视台突然发布以“8400指战员”名义起草的一份声明,称对“自己所引发的一系列不幸事件表示歉意”,并“自愿放弃所有索款要求”。被这一声明激怒的士兵们随即挥舞各种武器,狂呼着“谁不要那些钱自己站出来,反正老子似乎要定了”之类口号冲上了街头,兵变又爆发了。

耐人寻味的是,政府方面的态度似乎并不一致。

总统瓦塔拉态度依旧显得比较和缓,絮絮不休地表述着政府的苦衷,并要求兵变者重返兵营;总参谋长色古则摆出一副“舍命不舍财”的姿态,在12日晚发布了“任何从事不法行为的军队成员都将依法受到军纪严惩”的声明,与此同时,共和国卫队、警察、宪兵等仍然服从军方指挥的武装力量乘坐轻装甲车和从各地征集的几百辆皮卡,源源开往兵变城市。

在一些地方,局势显得较为克制,如阿比让,“勤王军”和兵变部队达成君子协定,后者退回军营,前者则不开枪、不紧逼。但在另一些地方(如布瓦凯)则爆发了零星武装冲突,截至14日晚已有至少20人在各地冲突中伤亡,其中冲突最严重的布瓦凯已有1人死亡(13日),6人受伤。

5月14日晚,色古再次向不肯妥协的兵变军人发出最后通牒,并谴责他们“违背军人伦理道德”,但得到的回答则相当令人沮丧:“赖账又算哪门子伦理道德?”

有些兵变者似乎动摇,在布瓦凯,几名兵变士兵跑到镇压者这一边,但随即遭到狂怒的兵变者射击,后者仍控制着城市要点,一些兵变士兵表示,瓦塔拉是他们当初拼了性命送进总统府的,“如果忘恩负义最好小心点”。

正如一些本地民间人士所言,兵变者并不算太“狂躁”,只要拿到“糖”,他们大约就会一下子安静下来。

然而钱不是问题——问题是没钱。就算这次砸锅卖铁补上窟窿,今后这帮兵老爷欲壑难填,得寸进尺,又如何是好?

一位当地评论家说得好,如今政府恐怕只能指望可可市场迅速反弹,或遥远的“一带一路”等平台能给他们带来一些久违的经济领域好消息,否则这样的事还会一再发生。来源陶短房)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