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积极投资者的目标升级:干预CEO人选成新趋势

华尔街积极投资者(activist investors)素以获得董事会席位和增加股份回购等“温文尔雅”的要求,同1980年代寻求上市公司私有化并“肢解”出售的“野蛮人”前辈们不同。不过现在积极投资者同上市公司管理层的对决,也从委托投票权之争(proxy fight)升级到直接向CEO“开炮”。

据FactSet统计,美国积极投资者在2017年共发起了9宗针对上市公司CEO的“声讨”运动,为史上之最。目前已成功“赶走”了三家标普500成分股企业的掌门人,包括保险及金融服务巨头AIG、运输业巨头CSX,以及美国铝业Alcoa分拆出的精密制造分支Arconic。

当前处境最岌岌可危的要属知名餐饮连锁Buffalo Wild Wings和美妆业巨头雅芳(Avon)的CEO。个别被炮轰的CEO曾私下抱怨称,这些积极投资者除了组建过excel表格之外,没有真正创建过任何实业,因而对企业业务算不上真正了解。也有的CEO不满于积极投资者仅持有1%到5%左右的股份,但拥有的发声权和影响力却远高于此。

为美国大型企业遭遇积极投资者“逆袭”提供咨询业务的CamberView Partners总裁Peter Michelsen认为,积极投资者的最新共识是仅获得董事会席位还不够,需要推进公司管理层和运营的切实转变才行。

积极投资者更看重董事会席位之争

据专门记录积极投资者行为的FactSet SharkWatch统计,2016年共发生了319次影响较广的积极投资者对上市公司“举牌”行为,数量为史上第三高,仅次于2015年的355次“举牌”行为和2014年的344次。

去年积极投资者对金融和医疗保健行业的“炮火”最为猛烈,分别占到“举牌”总次数的22%和12.8%。不过对市值超过100亿美元的巨型公司“举牌”比例降至总数的5%,对市值小于10亿美元公司的“举牌”比例增加至75%。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争取董事会席位的委托投票权之争是去年美国积极投资者关注的焦点,在所有诉求中占比最高为18.5%。去年积极投资者发起的委托投票权之争共有101例,创2009年以来新高。下图可见,积极投资者共赢得了23起与管理层有关的对决,占整体委托投票权之争的比例由2015年的13.3%提升至22.8%。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FactSet SharkWatch的往期数据显示,美国积极投资者在2013年成功加入了39家企业的董事会,其中44%的公司CEO在接下来的18个月离职,比例创2009年金融危机末期以来新高。照此趋势计算,2016年以降的上市公司CEO受到的压力更大。

积极投资者或成为IPO数量低的成因之一

芝加哥大学证券价格研究中心发现,美国寻求公开市场上市的公司数量自1997年起减少了三分之一。同1997年美国共有9113家上市公司的历史峰值相比,截至2016年6月,美国共有5734家上市公司,比峰值减少了近3000家。这一最新数据仅接近于1982年的水平,但当年的经济体量仅为现在的二分之一。

积极投资者ValueAct Capital Management的创始人Jeffrey Ubben表示,很多公司正是惧怕成为积极投资者的目标,因而选择不上市或暂缓上市。道琼斯VentureSource的数据显示,美国私有科技公司的融资金额已经高于了上市同行。去年美国共有26例科技类IPO,公开市场融资总额为43亿美元;但同期私有科技公司共发起了809轮风投融资,总额高达190亿美元。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