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以宁吴敬琏罕见同台 谈经济增长高度一致(图)

他们,一个是因提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而出名的“吴市场”,一个是因倡导股份制改革而受尊敬的“厉股份”,而正是他们,创建了中国的两大理论体系。

吴敬琏和厉以宁,这两位对中国经济改革产生了重要影响的经济学界泰斗级人物,自2008年在北京大学百年纪念讲堂进行首次公开对话以来,6年后的2014年11月29日,一同现身在搜狐财经变革力峰会,再次上演了“吴厉同台”的传奇。

吴敬琏和厉以宁一同现身2014搜狐财经变革力峰会现场。

今天,是北京这个冬天比较寒冷的一天,但是吴敬琏教授一个温馨的举动,却让这个冬天多了几分温暖与感动。在峰会现场,当主持人马洪涛温馨提示厉以宁教授上周刚过完84岁生日时,全场掌声祝福。但全场唯一一个起立鼓掌的,是坐在台下,大他10个月,即将85岁的吴敬琏。

伴随着听众火热的期盼,厉以宁和吴敬琏先后登台演讲,那这么多年再聚首,他们究竟说了些什么呢?

谈经济增长,他们高度一致

在“寻路中国——告别狂飙突进的年代”峰会大主题下,厉以宁首先对经济增速给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中国应该告别超高速增长的时代,过去这几年中国实 际上是没有按照经济规律来增长的,很少国家能够做到多年维持在10%以上的增长,甚至8%、9%也很难长期地维持下去,这不符合经济规律。

吴敬琏对此也很认同,他在演讲中表示,用高投资支撑的超高速度的增长已经不能维持了。中国应进入一个GDP增速的换挡期。他进一步解释,所谓狂飙突 进,即开在四档上,一踩油门就往前冲了,但是当前因后继无力已经不行了,现在应换到低档去,因为需要爬坡。这是不争的事实,或者用另外一句话,叫做我们进 入新常态。

  谈新常态,他们一样潮

作为耄耋之年的两位老人,对于新词汇新概念,他们一点都不逊色。2014年,新常态成为热词,“新”意味着告别和改变,意味着另一种速度。对此厉以宁 解释,新常态就是符合经济规律的增长,反之不符合经济规律的增长就是非常态。他强调,不符合经济规律增长会带来诸多弊病:第一,资源过度消耗;第二,生态 破坏;第三,产能过剩;第四,低效率;但更严重的是第五,即错过了最佳的结构调整时期和技术创新时期。所以一定要符合经济规律。

厉以宁认为,目前不要担心经济下行,不要认为这是了不起的事情,这是从超高速转到中高速增长的过程,7%的增长有什么关系呢?在全世界仍然是领先的, 就是过几年6%点几全世界也是走在前列的,关键是结构调整好了比什么都重要,高新技术的发展比什么都重要,人才的培养比什么都重要。要保持一个常态的经济 增长,在中国目前的情况下,7%、6%点几都是常态。

吴敬琏更是在厉以宁的基础上用数字对当前中国经济的新常态做了形象解释。他说道,2009年的强刺激,4万亿投资,10万亿的配套贷款,使得中国的经 济增长速度从一个中速拉高到10%、11%的高速,只维持了三个季度。从2009年的第三季度,第二季度是达到了高峰,第三季度就开始下降,连续14个季 度下降到今年的第三季度的7.3%。往前看,今年的第四季度和明年,看来还会进一步的小步下降。这说明,中国经济下降的趋势是十分明显的,而且这些下降的 趋势是由客观的一些因素决定的,不以人们的愿望为转移,所以应该冷静的去看待,而不要增速一下降,就急急忙忙的采用强刺激的政策去把GDP的增速拉伸到期 望数值。应尽一切努力来确立一个所希望见到的新常态,而这种新常态,是要速度是中速的,但效率应该是比过去高的。

“经济永远停留在一个萧条的、困难的、低速前进的状态,这不是我们所要求的、所希望见到的一个新常态。因为如果低速度同时伴随着低效率的话,我们许多 经济和社会问题会变得越来越严重,我们希望确立的一个新常态,就是要速度是中速的,但是效率应该是比过去高的,所以我们需要尽一切努力来确立一个我们所希 望见到的新常态,这就是一种效率比较高的中速增长。”吴敬琏说。

谈GDP数据瞒报,他们有不同意见

13年前,吴厉因为股市言论分歧较大,13年后对于经济数据是否瞒报,他们又有着不同的看法,厉以宁认为现在中国统计局所公布的GDP增长指标、增长率中,实际上有很多重要的内容没计算进去:

第一,在西方发达国家农村建房是计入GDP的,而中国从来就不计,农民自己盖房,亲戚朋友互助盖房,村里帮助穷人盖房,这些都不计入GDP的。包括城镇化建设过程中、新农村建设过程中大量盖起来的房子,都没计入;

第二,家庭保姆的工资。农村妇女出来做保姆,城里收入较少的家庭出来做保姆,都不计入,而这个量是越来越多的;

第三,农民的产值只计算主业,不计算副业;

第四,个体工商户的营业额是用包税制来推测的。中国有好几千万个体工商户,他们交税就是300块钱包一年,实际上是低的,而且现在对于300块钱以下都不计税,所以这实际上说明了中国在民间蕴藏的力量没有在GDP上反映出来;

第五,在中国的GDP构成中,国有企业大概在GDP占30%多,外商企业占10%几,55%是民营企业提供的产值,而民营企业能少报就少报,你不查我不报,你不问我不讲,干吗多报,报了以后就要多交税。所以实际上是少报的多。

综上,厉以宁表示,如果把这些都计算在一起,GDP实际上比统计局报的要多。

对此吴敬琏表示,有不同的看法,他说:“有人认为中国经济存在许多瞒报的因素,所以第三季度不止是7.3,可是还有另外一种说法,有些调查说我们的私 营企业有瞒报产值的倾向,但是也有许多调查报告发现,我们有一些高级的政府有一种压下级政府虚报的事实,所以到底是多少呢?恐怕还会存在争议。”

  再谈股市赌场论 吴敬琏告诫不要轻信牛市

吴敬琏曾在2001年称中国股市很像一个赌场。13年后,吴敬琏“纠正”了这一说法。他表示,中国股市不仅很像一个赌场,而且还是一个没有规矩的赌场 ——一个有人可以看别人底牌的赌场。同时,吴敬琏还就近期火热的股市行情提出了警告。他称,现在所谓的牛市的“制度基础是不是稳当的、是不是牢固的,我认 为我们股市的缺陷还没有得到根本的改善”。

吴敬琏担心,受某些舆论的渲染,以及在所谓“牛市”的感染下,可能会形成一种羊群效应,吸引更多的散户参与进去,但最终“不能避免过去我们中国股市存在的大起大落的状态”,并造成更多的悲剧。

  谈经济刺激 大规模投资不可取

吴敬琏认为,放松银根,用大规模投资去刺激经济的老办法不可取,而且多年的历史已经证明它有很大坏处,因为现在经济面临的最大问题是缺乏效率,是结构 存在着失衡,效率低下,用这种投资去拉动经济增长,它造成的结果一个是产能过剩、需求不足。更加深远的则是超量投资、资源耗费,造成了整个国民经济的欠账 太多,寅吃卯粮,以至于负债的快速增加造成了实际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可能性加大。比如近年来跑路企业的增加,表明杠杆率的进一步提高对于我们整体经济来说是 很危险的事情。

再次,用投资去拉动增长,它的时效变得越来越短。以今年为例,第二季度的扩大投资只使我们的GDP增长率提高了0.1个百分点,到第三季度又下来 了,10月份又有大量的新开工项目,大量的投资,但是现在对于增长并没有看到效果。所以,作为宏观经济政策、货币政策一种短期的调整是必要的,但是从总的 方向来看,不应该采取强刺激政策应该是可以肯定的。

  谈就业 新常态下投资未必能带来就业

解决当前中国经济中的就业是一个大问题。厉以宁认为中国的就业问题,一定要破除从前的概念,从前的概念是高投资带来高就业,这是错的。现在高新技术产 业时代,高新技术产业时代高投资未必高就业。“我在几个地方看的工厂,自动化的,说你需要多少人,原来都裁掉,留一部分年轻的重新经过培训我才要,机器人 他都不会用你要他干吗。所以说高投资未必高就业。”厉以宁说。

那就业问题该怎么办?厉以宁建议,中国现在做的是从政策上考虑鼓励民营企业发展,鼓励小微企业发展,帮他们解决各方面的困难,让他们能够创业,扩大就业。现在小微企业创业本身就解决了就业问题,这个在中国已经有了很好的结果。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