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2014年的八个预测


2013年即将结束之际回头去看股市和汇市,会发现它们的表现要明显好于很多人的预期。

全球股市表现强劲。在美元兑主要货币普遍上涨的情况下,今年欧元兑美元意外走强(贸易加权汇率上涨了5%)。新兴市场经历年中的大幅震荡后已经趋于平静。针对全球股市的乐观情绪已经过度,美国股市可能是个例外。欧元区危机也有所缓解。

但是,随着美国开始缩减货币刺激政策规模,2014年欧元区的经济形势可能会再度变得紧张,未来12个月情况将进一步明朗化。以下是对2014年全球经济和货币方面的八个预期:

1、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摆脱通缩的梦想将成真。但是在经济实现增长和通胀率回升至2%的情况下,也将伴随着日圆的加速下跌,因此日本政府可能面临汇率超调风险。

相关阅读
2014年应关注的五大中国商业趋势
2014年中国资源行业五大趋势值得关注
盘点2014年中国经济改革的五大晴雨表
2014年亚洲投资机会在哪里?
《巴伦周刊》:2014年的最佳股票
盘点专家对2014年市场最大的担心
由于日本央行(Bank of Japan)继续实施旨在两年内将货币基础扩大一倍的非常规资产购买计划,日圆兑美元似乎将跌至1美元兑110日圆,从而推高日本债券市场利率(尽管日本央行在推行定量宽松政策)。此外,如果国内通胀率迅速大幅上升,日本财务省(Ministry of Finance)可能将抛售美元干预市场,捍卫日圆汇率。

需要留意的是,一旦利率开始正常化,外国央行可能会在低位买进日圆。还有,日本政府为了提升日圆的国际地位,可能采取新一轮措施(当然这在一定程度上是为了应对人民币的国际化)。

2、欧元区又将有一个不太好的年景。经济基本面失衡给欧元区造成不利影响,这种局面将难有改善。

由于债权国和债务国政府无法消除分歧并建立成熟的联邦制度(例如真正的银行联盟,在这种制度下强国将分担弱国的债务),欧洲经济增长将继续受到不利影响。

2013年欧元之所以意外走强,实际上是欧洲央行(European Central Bank)实施严苛货币政策的结果。最新数据显示,目前欧元区广义货币供应量比上年仅增长了1.4%,而且整个年度内增速日益放缓,此外欧元区大多数成员国向非金融公司的信贷投放规模在下滑。这均加剧了欧元区的通缩压力。

2014年欧元区不大可能出现自持性的经济复苏。欧元区经济目前表现出的相对强劲势头不会延续到明年下半年,并可能很快消退。

3、随着耶伦(Janet Yellen)明年2月1日顺利继任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eral Reserve, 简称:美联储)主席,美国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可能会想知道?什么自己从来没认真考虑过让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接替这一职位。美国经济增长率将达到2%-3%区间的高端,并可能较大幅度超过预期。

失业率下滑将为美联储在2014年底前完全退出债券购买计划创造条件。不好的一面就是美国国债收益率将升至4%,进一步提振美元兑其他货币(尤其是欧元)的汇率,同时削弱美国公司的竞争力。

美元走强、经济复苏加快、通胀率可控,加上股市表现仍强劲,都将成为耶伦头上耀眼的光环。如果奥巴马足够幸运,也能从中沾到点光。

4、希腊总理萨马拉斯(Antonis Samaras)的位置将较为尴尬,他要在政治家与破坏者两个角色之间转换。希腊公共部门负债已经达到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77%,该国将从2014年1月1日起担任为期六个月的欧盟轮值主席国,7月1日起由意大利接替。意大利的债务/GDP比率在欧盟成员国中排名第二,为133%。

希腊明年几乎肯定将进行债务重组,萨马拉斯只能选择低调行事。希腊可能会说,基本遵守了欧盟委员会、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欧洲央行三方的救助方案条款。萨马拉斯会说,这不是他的错,由于希腊经济依旧在衰退,因此公共债务增加不可避免。

2014年,IMF将带头向欧洲财长们施压,要求其就希腊债务重议做出决定,财长们两年前曾承诺过采取行动。恐惧因素将再次将如何重新安排希腊债务的决断时间——这次将给欧洲救助基金和欧洲央行等公共债权人造成损失——推迟至2014年5月欧洲议会选举结束后。选举结果将大大倾向于反欧元党派。如果在选举前围绕雅典早有重大不安情绪,打击会更大。

毫无疑问:希腊仍有可能带来许多令人猝不及防的意外。

5、好斗而老谋深算的社会民主党(Social Democrat)领袖、德国副总理加布里尔(Sigmar Gabriel)在与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旷日持久的大联合政府谈判中是明显的胜利者,他将成为德国政府的新权势人物。他在合并后的经济部和能源部担任“超级部长”一职,使他有可能在德国就援助陷入困境的欧元区成员国展开谈判时起主导作用。

在加布里尔的带领下,在9月份选举中失利的社会民主党在联合政府谈判中转败为胜,得益于这一奇迹般的成就,他一人就有着实力超过基督教民主联盟(Christian Democrat)经验丰富的财长朔伊布勒(Wolfgang Schaeuble)的潜力。到目前为止,朔伊布勒在大部分欧元区救助计划上都留下了自己的印记。

加布里尔也面临一些重大不利因素。社会民主党渴望帮助欧元区中的其他国家(它指责默克尔在迄今为止的救助中并非全心全意)。但它完全反对救助银行(除非是公共部门的德国银行),它还希望由高收入的德国纳税人来负担德国救助负债累累的欧元区成员国的主要成本。

同时实现所有这些愿望是不可能的。在政府中行使权力比主持一个反对党要困难得多。强硬的加布里尔将在2014年努力两手齐抓:一方面在政府中行使权力,一方面主持一个反对党。看他如何应对将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6、2014年,英国将表现突出,因为独立于欧元区之外将让它获益,尽管英国有很大一块贸易是与欧洲大陆之间进行的,而且英国仍是欧元区最大的贸易伙伴,排在美国和中国之前。

2013年-2015年,英国的经济增速将比欧元区高一个百分点甚至更多,失业率(在2009年衰退前后,失业率增幅远比预计的要低)目前降至7.4%,是2009年初以来的最低水平,这意味着利率的上升速度可能比英国央行行长卡尼(Mark Carney)希望看到的更快。英镑兑欧元仍将保持强劲,兑美元则没有那么强劲。

9月份将就苏格兰独立问题举行全民公投,投票结果可能是苏格兰继续留在英国,这将增强英国的强势地位。

7、中国将迎来一个好年头。至少有人似乎在主持工作。习近平和李克强带领的新领导班子将继续努力保持经济增速接近7%,这在增长乏力的全球是一个标杆。应关注中国继续实施稳步扩大人民币在跨境贸易和投资中使用的计划。

中国经济表现出色,愿意与开始关心自己“政治遗产”的奥巴马做交易,这可能使北京努力推进动荡的朝鲜与韩国建立友好关系。相比1989年-1990年两德统一突然成为可能时西德政府所面临的挑战,韩国政府面对的任务要复杂得多,代价也高得多。

如果中国给予朝鲜政权致命一击,将是一种高风险的策略,必须谨慎实施。如果这样做,将无疑分散美国对日本的政治和军事注意力,使安倍晋三停下来想想在争议岛屿和其他敏感问题上是否要继续对抗中国。

8、其他较大的新兴市场经济体将道路坎坷。二十国集团(Group of 20)中有五个主要国家将在2014年举行可能具有深远影响的全国选举,它们分别是巴西、印度、印尼、南非和土耳其。这些国家的汇市和债市在2013年夏季遭遇了大规模抛售。美联储逐渐缩减货币刺激措施导致美元坚挺,在这样的背景下,上述五个国家的金融市场都有再度出现剧烈波动的可能。

政治和经济因素相结合可能造成不稳定的风险。

新兴经济体的表现将日益多样化。用“金砖五国”(BRICS)来指代一组神话般的新兴国家真是无用至极。值得注意的是,尽管较大的新兴市场经济体一直引发负面报道,较小的新兴市场经济体的投资吸引力却在增加。

一个颇值得借鉴的例子是挪威主权基金。2012年-2013年,该基金开始投资保加利亚、克罗地亚、约旦、肯尼亚、科威特、尼日利亚、阿曼、卡塔尔和罗马尼亚的股市,并投资智利、中国、哥伦比亚、捷克共和国、香港、匈牙利、以色列、马来西亚、菲律宾、俄罗斯、泰国和台湾的本币固定收益市场。任何认为新兴市场仅限于金砖五国的人,在2014年都不会赚到钱。

David Marsh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