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AV菜农、农民,兼对“我爱吃西瓜”观点的看法

很久没有动笔了,这个帖子,本来是想回答“我爱吃西瓜”帖子下面的,因为他说的,我并不完全同意。

我同意毛主席说的:“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而且,刚好,我家是农村的,刚好也在下乡调研,并且每星期都要递交工作报告,所以专门写了这个帖子。

我家是晋南农村的,家里四口地为三亩一分二厘地,一亩八分地为水田,一亩三分二厘为旱地,农作物为小麦、玉米、油菜、棉花、红薯,经济林木为杏树。

小 麦每年种植面积一亩九分地(水田一亩三分,旱田六分),需要4袋碳铵、2袋磷肥,每袋碳铵90元、磷肥30元,机械耕种支出约为80元,浇灌支出大约 150元,碾打40元,共640元,人力无算,颗粒归仓,不过1100斤麦子而已。玉米同理,但种植面积为一亩三分,大约为1500斤,肥料我记不住了, 和上面差不多,但应该少2袋碳铵。

每亩小麦的补助是60元,玉米是每亩地40元,按2亩半算,补助款总体180元。即便上缴公粮,也不过100多斤小麦,影响并不大,这部分就是了。

也就是说,小麦收入,如果扣除人工,则只是收支平衡,或略有结余而已。玉米,比这好一些。同时,剩下的半亩多种油菜大约能收入二百斤,也就不错了。

半亩水田,为杏树,收入根据市场走,最多也就是500元,如果碰上霜冻,没有任何杏子可卖,也是很正常的,间作棉花,加上植油菜收割后种植的棉花,大约为200余斤皮棉。

二厘地则是种植红薯,加上我和父亲开采的半亩地,可收1000斤出头,可卖的大约为七百斤左右,总体农业收入,也就是这么多了。

如果仔细计算的话,诸位就晓得农业纯收入是多少了。当然,也可以出去打工,这部分就看老天爷的心情了,如果总下雨,那可不怎么好。

至于说种植蔬菜,我两个姑姑都是种植蔬菜的,我最近也在下乡调研,就我的了解,农民种植蔬菜大部分是盲目的,和任何产业一样,每年种植多了,则便宜,种植少了,或者遇到天灾减产,则贵,这是市场规律,并不是任何人能决定的。

至 于蔬菜用药问题,1996年我上初中时,我母亲在一家大棚蔬菜地劳作,我没事也钻到里面玩,对情况有所理解。这次也到下面实际和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 对大棚里的情况更熟悉不过了。简单举个例子吧,熟透的西红柿稍微一蹭皮,就可能会腐烂,进而气味极为难闻,并影响到整筐、整车菜的质量。为了方便运输,或 者说提高西红柿的“质量”,收购商都是要求西红柿特别发亮或者顶部略红的时候就摘,而后在顶部抹上药,等运输到的时候,表面就红透了,如果能运输到以后再 放上一天,里面也会红透,有位内行谈了农民的“聪明”,我想,这个过程我说的应该没错吧。

这种菜,如果是我,我也绝对不吃,我有的是耐心等西红柿自己红了以后再吃。

还有双汇收购猪,要求痩肉达到70%,如果让农民自己养,是绝对达不到的。

至 于说“蔬菜泡水”,嘿嘿,我想准确说法是:浇水。据我最近调研过程中看到的情况,如果农民在卖给收购商之前,如果这么干的话,商人是绝对不收购的,借口是 掺水的蔬菜伤了以后容易腐烂。但是,但是,收购商收购完毕以后,会雇人往上面浇水,一担水20元。于是,“聪明”的农民们为了尽可能的多赚钱,就用小桶担 水了,以便多浇几担,多赚点水钱,嘿嘿

我们是很难想象农民的“聪明”,但是,这样的聪明,是商人的需要呢,还是农民的本意?

作 为市场经济分子的一分子,种植农民在种植阶段就已经开始承担了风险,因为物流的壮大,使得蔬菜可以实现全国范围内甚至亚洲范围内的流通,所以,作为不能掌 握种植信息的普通农民,如果种植的东西突然大范围高产,则不可避免的变贱赔钱,如果遇上暴雪、冰雹天灾,那极有可能颗粒无收。农民为什么不能赔钱?我不说 更多的,种植蔬菜的散户贷款金额只有1万元,我想西西河里的许多童靴透支一下,恐怕都超过这个数了吧?至于商人,嘿嘿……

为什么要照顾农 民?嘿嘿,别的不说,我就想问问,就一般情况而言,到底是菜贩子的收入高,还是农民的收入高?如果是农民的收入高,那我谢天谢地,但如果是菜贩子的收入 高,那委屈从何而来? 更重要的是,不晓得许多人思考过没有,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中国受的影响不是特别大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什么。我想说的是,农民工(我恨这个名字)做出了 不可替代的贡献。农民工嘛,就是打工的农民,忙了回家,闲了打工,工厂倒闭了,找不到工作,大不了回家种地,好歹还有二亩地,还可以糊口,能活下去。所 以,政府少了很大的一部分失业救济负担。相对这部分负担来说,这点还真算不了什么。新闻里说,将来城市、城镇、农村人口要达到5:5:5,想象一下,如果 遇上危机,即便进入城市、城镇失业人口多1亿,嘿嘿……所以,土地流转坚持自愿的原则,这是个原因。筒子们再想象一下,农民土地流转了,但是又失业了,回 家没事儿做,只有那么点钱,买粮食不够,这个庞大的群体……嘿嘿

当然,我不反对探索,土地流转实际上也是一种探索,因为目前农业产业已经跟不上社会发展的需要和步伐,但土地流转经过试验后,许多地方发现,这也不是一种好办法,继续探索吧。

就 现在的中国而言,最主要的问题,还是农民问题,因为农民的基数还是特别大,如果这个群体乱起来,嘿嘿,需知他们依然是国家主要的人力资源来源之一,如果农 民问题解决好了,则稳定问题就解决了一大半,中国的问题就可以说解决了一半。稳定,是发展的基础,如不信,可参照某些不稳定的国家……

当然,我也绝对不会同意城市白领阶层、小资产阶级阶层、市民阶层活该倒霉受罪,我想说的是,国家在这部分阶层已经吃肉吃腻了改以吃野菜为时尚的时候,顺便努力让一年不大吃肉的的农民也能过上吃肉吃腻的做法,也没有多大错误吧……

最后说一句题外话,马克思说过如果有100%的利润就有人愿意冒杀头的风险,9分的蔬菜,5毛都没有利润,嘿嘿……

嗯,按照某些个逻辑,房产价格应该是楼板价格9倍才公平,而上海新地王楼板价格是2万每平米,楼盘价格应该是18万才比较合理,HOHO~~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