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危机致美华文教育“遇冷” 华人抓机遇谋发展

近年来,随着中国国际影响的扩大,中国文化所具有的独特魅力正吸引着世界的目光,而学习汉语的人也越来越多,并已在一些国家掀起了“汉语热”的浪潮。

虽 然这一浪潮在美因金融危机影响而受阻,但美国政府年初的一项统计显示,约有1600个美国公立及私立学校开设了汉语课,而10年前,这一数据仅为300 个。汉语课程的增设促使了对汉语教师需求的不断走高,而那些具有天生优势的在美华人更借此难得机遇,以极大的热情投身于华文教育中。

金融危机致美国华文教育“遇冷”

“在 目前这个阶段,美国的中文教育情况,离真正的‘中文热’还有一段距离”,现任教于新泽西州立威廉・柏德森大学语言文学系的江岚博士近日接受侨报记者采访时 说,这是因为“美国中文教育起点很低,除历史上‘中国研究’起步比较早的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哥伦比亚大学等外,在大多数高等院校,华文教育尚处在初步发 展阶段”。

此外,近两年来的金融危机也使高校中文教育面临新的威胁。江岚分析,受到金融危机的影响,美国一些州(如加州)政府缩减了大学教 育经费,致东亚语言等课程被取消或合并成大班。仅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初级汉语课的班级就被裁撤一半,新学年将有约1500名学生无法选修汉语等东亚语 言课。

同时,为应对教育经费的缩减,一些大学大幅上调学费,增加了学生的经济负担。为此,不少学生不得不放弃一些选修课,而汉语在很多院校 都是以选修课的形式存在。江岚以新泽西州泽西市的圣彼德学院为例说,今年该校初级、中级汉语课程虽照开,却因选修学生的数量不足而最终被迫取消。“这是该 校开设中文课程5年以来从未有过的现象。”

由于教育经费缩减,各大学只能通过限制新增教师职位和精简现有教职人员的方法减少开支。

“高校汉语教师多为合同制或课程聘用制,因此一旦裁员,华文教师就首当其冲”,江岚介绍。同时随着科研经费的减少,数年来稳步上升的美国高校汉语课程教学与相关的研究,也很可能会进入相对缓慢的发展期。

“但 公众对汉语和中国文化教学的需求并未减弱”,美国政府对此相当重视。她介绍,美国国会议员近日刚刚提交了一份“美中语言结合议案”(U.S.-China Language Engagement Act),旨在通过专项基金的投入促进全美范围内的汉语言文化教学。“如果该议案能顺利通过国会表决,势必给美国汉语教育注入一道强心剂。”

无论是外界的压力、危机带来的挑战,还是民众的需求、当局的重视,只有汉语教师综合素质和学术修养以及教学质量的提高,才能使美国的中文教育赢得学界肯定、学生喜爱和社区信任,进而得到生存空间并发展壮大。

此次江岚到中国的目的,正是带领新泽西州华文教师参加国家汉办举办的“国外汉语教师教材”培训班。

华人文化越高越重视中文教育

来自新泽西州的刘文惠曾是一名大学会计学教师。但当女儿出生后,她发现了自己真正的乐趣所在—-教孩子。“女儿5岁便可以写中文诗,但不是天分好,应该是教育的功劳”,刘文惠为了女儿执起中文的教鞭,并成为了一名在美的中文教师。

与 刘文惠相同,陈慧慈教中文也起因于孩子。她之前在英国从事翻译工作,随丈夫来美后,对女儿中文教育的重视给了她当上中文教师的契机。“在美华裔普遍重视孩 子的中文教育,一方面是因为中国国际地位的提高,而另一方面,也因为孩子如果能在一群同学中会说中文,是件值得炫耀的事”,陈慧慈解释,因为文化层次越高 的在美华人,越重视子女的中文教育。

与陈慧慈持同样观点的还有来自辽宁铁岭的新移民刘畅。她现在一所高中用中文教数学,学生大多是 ABC(American Born Chinese),在她看来,ABC学习中文多是受父母的影响。此外,学分也是ABC学中文的一大原因。如果在高中时把中文作为第二外语,打下一定基础, 就有可能在此阶段拿到大学的进阶学分,这样,将来读大学时便能更省钱、省时间。

中国的强大让外国人看到机会

即使仅作为一种工具,中国的日渐强大也让中文变得越来越重要。

从 台湾来美的李释英在转行做中文教师前,已先后涉足过计算机和银行贷款行业。2008年北京奥运会后,李释英发现美国掀起了一股“中国热”,而“中国热”又 带动起了人们学习中文的热情。“原来美国孩子的第二外语多是法文、德文,甚至是希伯来语,但现在中文炙手可热”, 她认为,中文教育在美国是朝阳产业。

周信华来美前在上海某外贸公司工作。当中文教师的念头源于其外国同事对中文的喜爱与好奇。周信华回忆:“在上海时,同事们由于本身业务的需要,都爱向我讨教中文。来美后,我的学生也多是成人,华裔、美国人都有,有律师、医生,还有市场经管等。”

周信华还介绍,领养中国孩子的美国家庭也成为中文学习的一大主力。为这些领养中国孩子的美国家庭,政府还成立了专门的服务机构。

中文不仅是工作,更是梦想

与年轻人执教中文的现实理由相比,退休后的左安琪投身中文教育则纯粹是因为一个梦想。左安琪的母亲是台湾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她把一生都投入到对中文的热爱与传播上,而左安琪的选择正是为了延续母亲的梦想。

左安琪说,母亲的学生中既有哥伦比亚的教授,也有对中文感兴趣的普通人,而尽管教了一辈子中文,母亲也仍需“随时补充知识”。左安琪笑着说,“那些学生要求颇高,一位叫杰克的学生居然要求学习《易经》,我妈妈就回去仔细研读《易经》。”

“母亲得知我退休后继承了她的事业后,非常高兴,还在电话中叮嘱我,一定要好好教,把培训教材读懂读透,回来时给她看!”左安琪说。

告诉世界中文多美妙

为了“告诉世界中文是多么美妙”,来自上海的顾华华周末时兼职在一所大学教授成人中文,她的学生中,白人占大多数。

她给侨报记者讲述了两位学生的趣事。

一 位37岁的化学博士对中文又爱又恨,他曾纠结地问顾华华:“为什么中文不能像化学一样,一板一眼,一个答案对应一个问题呢?”顾华华笑着回答:“化学是一 门精细的学问,而语言,关乎文化和社会。中国幅员辽阔,一个地方一口方言,语言的流动性如此之大,又如何能够让语法‘一板一眼’呢?”

另一 位学生是以色列裔美国人,自从去过中国后,他便爱上了中文的博大精深。于是回美后,他便跑去找顾华华学习汉语。“他学中文特别投入,在他眼里,英语规则 化,一共也就26个字母,学久了难免枯燥”,顾华华说,而中文一个字一句话,第一次跟第二次读时的感觉可能就会天翻地覆。这位以色列学生曾对顾华华说,虽 然对初学者来说,中文很难,但到了一定阶段后,灵活性强、形式多样的中文,“会让你越学越来劲。”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