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多为患:一切中国社会问题的总根源

亚洲时报在线潘小涛撰文/前任中共中央组织部长张全景,日前接受《了望东方》周刊访问时表示,中国的问题很多,但最关键的是干部问题,“现在中国政治上的一大弊端是‘官多为患’”。张全景退休了,毋须“用屁股指挥脑袋”,所说的自然能够切中要害。没错,众祸之中,独裁体制居首,官多次之,而首次之间,又是互为因果。

一九九四年,在时任中国总理李鹏、副总理姜春云的举荐下,张全景从山东省调入中组部任部长,至九九年退休,期间他分管的中共干部队伍,一样不断壮大。张全景觉今是而昨非,他口中的“官多为患”又是怎么回事呢?

他说:“一个省有四五十个省级干部,几百个乃至上千个地厅级干部,一个县几十个县级干部,可以说古今中外没有过。更何况一个省、市除省长、市长外,还有八九个副职,每个人再配上秘书,个别的还有助理。解放初期,一般就是一个县委书记,一个县长,或加一个副职,甚至没有副职……现在这么多人既增加了开支成本,又滋长了官僚主义。”

张全景指的,不仅是目前中共面对的最大困难,也是一个历史循环不息的大问题,事关历代王朝的兴衰更迭。不少学者指出,新王朝建立之初,社会经过连年战祸,需要休养生息,所以官僚人数较少、较廉洁,政府机构也较有效率,官民的比例较合理。在古代家天下的皇权体制下,皇帝虽是名义上的独裁者,却要依赖官僚集团去执行政策、掌控帝国,因此过了一段时间,官僚集团的权力和人数就会不断扩张。

正因为官僚集团的权力和人数不断扩张,皇帝逐渐被架空,官僚集团很快垄断所有的社会和政治资源。在此情况下,官员的权力不受制约,以致人数不断膨胀,官府机构愈来愈臃肿,冗员愈来愈多,官民比例严重失衡,贪污腐败、官商勾结、压榨百姓的情况也愈来愈严重,以致民不聊生,社会动汤,另一个王朝便会酝酿,最后取而代之。如此这般周而复始,不遏不止,而官僚人数就是王朝更替的重要指标。

中国目前的情况怎样呢?从官民比例,大家可略知一二。中共中央党校研究室副主任周天勇月前指出,目前由国家供养公务员有六百多万,但编制外“吃皇粮”的公职人员多达六千三百多万,两者合计逾七千万,官民比例实际达到一比十八。换言之,现在平均十八个老百姓就要供养一个官老爷,是西汉时期的四百四十倍、唐朝二百一十八倍、明朝一百二十七倍、清朝五十倍、民国末年的四十倍,也是八十年代中的三点七倍。从数字来看,张全景所说的“官多为患”,确是今天的最佳写照,可想而知老百姓的负担有多重!

中共官僚队伍不断壮大,一方面因为一党专政之下,官员权力非常大,民间社会根本没有任何力量阻止他们的扩张;另方面,中共的社会控制比任何一个朝代都要严密,历朝最多只有中央、省、县这三级政府,但中共建国后,把手伸到自然村,从中央到地方有五、六级政府,所需要的官员人数自然以几何倍数增加。

由于官僚集团是目前“一党专政”制度的最大得益者,他们反过来会极力捍卫这个制度,令官多为患的情况不断恶化。参照历代的官民比例,目前的情况已超越王朝更替的临界点,只不过国民生产力大大提高,才没有突破老百姓忍受的极限。但是,只要目前的制度不变,官僚人员不但不会减少,还会不断增加,而他们大吃大喝、住好玩好,钱都是从老百姓身上榨出来的!

在权力和金钱关系如此密切的今天,官僚集团更加不会放弃权力,一定设法破坏任何有损他们利益的改革,这就是二十年来,从赵紫阳开始,历任总理都在推动机构改革、却无一例外失败(“机构愈减人愈多”)的原因。照此下去,官迫民反的日子还会远吗?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