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公司股票回购放缓不足为虑

美国股市的一大长期困扰再受瞩目:美国公司正在放慢股票回购步伐。

这一趋势已引发人们担忧牛市的一个关键支柱正在消失,股市可能因此而易受冲击。

与之相对立的观点则认为,公司仍是美国股市最大买家,而且债券需求强劲意味着公司可在需要时以低成本借款再次加快股票回购。

据标普道琼斯指数公司(S&P Dow Jones Indices)初步统计,第二季度标准普尔500指数成份股公司股票回购额同比下降7.6%。《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 的Morning MoneyBeat实时通讯周四指出,这已是标准普尔500指数成份股公司回购额连续第二个月下降;第一季度回购额同比下降18%,至1,331亿美元。

近年来公司回购股份提振了美国股市,很多公司利用回购推升每股收益,特别是在利润停滞不前的情况下。超低的借贷利率刺激公司发行债券为回购融资。

回购规模下降令一些分析师担心,特别是那些密切关注债务水平不断攀升的分析师。法国兴业银行(Societe Generale)股票定量研究部主管Andrew Lapthorne本周指出,衡量美国公司过去一年回购情况的另一个指标下降20%。

他说,也许在利用借款来回购股票、进而支撑股价方面,高杠杆美国公司终于到达了一个极限。

不过,上市公司股票回购步伐放缓并未妨碍今年美国股市的上涨。自年初以来标准普尔500指数已经30次刷新纪录高点,周三收盘点位仅较本月创下的历史高点低了不到1%。根据高盛(Goldman Sachs Group)对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理事会(Federal Reserve Board)数据的分析,虽然第一季度回购步伐放慢,但股票回购仍是美国股票需求的一个最大驱动力。

Canaccord Genuity分析师Brian Reynolds称,本周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大规模发行债券表明退休基金等大型投资者对新债券兴趣很大。亚马逊本周发行了160亿美元债券,发行收益率低于预期,发债所得将用于其收购Whole Foods Market Inc.的交易。其中,10年期亚马逊债券收益率较同期美国国债收益率高0.9个百分点,甚至低于投资级公司债与美国国债的收益率之差均值。Reynolds认为,这种需求情况表明,上市公司为未来回购股票或收购融资而发行的债券将会面临旺盛需求。

他说,亚马逊发债成功展示了这股信贷潮的力量,这说明公司债需求势不可挡。

目前,许多大公司并不需要通过回购股票来支撑股价或提振每股收益。但是如果股票市场环境发生变化,债市看似会起到帮助作用。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访谈风波 斯蒂芬﹒班农白宫地位岌岌可危

在一份自由主义政治杂志刊登了对斯蒂芬﹒班农(Steve Bannon)的详细访问之后,班农做为白宫首席战略顾问的地位岌岌可危。班农在访问中把白人至上主义者团体称为“小丑”,又称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商界顾问们“自取其辱”,他还排除了美国在朝鲜采取军事行动的可能性,而这与总统的公开立场恰好相反。

接近班农的人士周四表达了担忧,因《American Prospect》刊出的这篇访谈可能让他职位不保。

不到三周前,一篇类似的访谈让Anthony Scaramucci丢掉了白宫通讯联络办公室主任一职。Scaramucci在接受《纽约客》(the New Yorker)杂志访问时用更加粗鲁的言辞抨击了白宫同僚,结果被新上任的白宫幕僚长凯利(John Kelly)要求辞职,凯利正是以加强白宫纪律和管理为工作目标。

虽然班农并没有像Scaramucci那样口出恶言,但上述知情人士称,他在朝鲜问题上和总统观点相左,这可能让他倒霉。

白宫并未立刻就班农这篇访谈做出回应。白宫发言人Lindsey Walters周四就这篇访问对记者表示,记者应该联络班农让他做出进一步澄清。

班农周四并未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不过他的助手称,他原本以为自己和《American Prospect》的访问不会公开。Scaramucci在言论公开之后也以同样的理由为自己辩护。班农的助手称,班农坚持自己在访问中表达的观点。

据多位白宫官员称,自从周四清早,班农就一直没有和总统或凯利交谈。特朗普的女婿和高级助手Jared Kushner还有国家经济委员会(National Economic Council Director)主席盖瑞﹒柯恩(Gary Cohn)都是特朗普政府内较温和的成员,据知情人士称,二人都力劝特朗普将班农从白宫扫地出门。

在周二被问及班农的职位前景时,特朗普把这位首席战略顾问称为“朋友”,并暗示至少暂时来看,他职位稳固。

特朗普周二称,会继续观察班农的表现,但他称班农是个好人,并强调班农不是种族主义者。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美韩将从下周开始重议自贸协定

美韩谈判代表下周将在首尔就可能修改五年前签订的自由贸易协定举行谈判。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曾表示,这是一份糟糕的协定,扩大了美国贸易逆差。

这份《韩美自由贸易协定》(Korus FTA)于2012年签订,已成为美韩紧张关系的一个来源。特朗普称,他要么重议协定,要么终止协定。他表示,该协定使美国就业岗位流失,令美国贸易逆差扩大。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委内瑞拉原油产量下降势头或扰动全球能源市场

委内瑞拉的原油产量下降势头将加剧,可能更加恶化,潜在扰动全球能源市场。这个现金短缺的国家已无法维持其油田运营,这意味着一些产量损失将是永久性的。

根据非官方及官方数据,该国目前原油日产量介于190万-220万桶,低于2015年底官方估计的250万桶和1999年查韦斯(Hugo Chavez)上台前的340万桶。

委内瑞拉产量下降幅度如此之大,实际上该国不得不进口轻质原油,这种原油需要与其自产的重质原油混合在一起方能使用。该国是全球已探明原油储量最大的国家。

委内瑞拉的困难在于现金、债务和生产。该国背负着1,200亿美元债务,已向俄罗斯和中国承诺用原油来偿还贷款。根据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全球能源政策中心(Columbia University’s Center on Global Energy Policy)的数据,在供应国内能源市场和支付进口原油之后,委内瑞拉每天仅余60万-80万桶原油来产生净现金流。该国约90%的外汇收入都来自于原油出口。

委内瑞拉接下来可能出现的情境包括违约、国内叛乱或美国制裁。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甚至暗示会采取军事行动。若发生像2002年委内瑞拉原油工人罢工那样的事件将大幅拉低原油产量。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中国联通混改:民营资本能否提高国企效率?

各尽所能,按需分配。在中国这个名义上的共产主义国家,资本主义确实带上了一点社会主义的色彩。

在中国政府试图增强国有企业竞争力之际,中国第二大电信运营商中国联通(China Unicom)将从投资者手中筹资120亿美元,中国最大的一些私营公司也在其投资者之列。

根据周三公布的计划,中国最大的几家互联网公司阿里巴巴(Alibaba)、腾讯(Tencent)、百度(Baidu)和京东(JD.com)将总计投资41亿美元,换取中国联通在上海上市的子公司(联通A股公司)13%的股权,而国有企业中国人寿(China Life Insurance)等其他投资者将收购联通A股公司22%的股权。此次股权交易所筹资金将用于强化中国联通的4G网络以及筹备下一代网络。

此次投资的用意是帮助这家国有运营商建立高效的公司治理机制和以市场为导向的激励制度。多年来中国联通一直落后于另一家国有运营商中国移动(China Mobile)。

然而政府依然牢牢掌握着中国联通。即使完成筹资交易后,政府事实上仍将持有中国联通在香港上市子公司53%的股份,香港上市子公司控制着运营资产,也是实际的业务运营方。

中国政府似乎不太可能让市场决定一切。就在今年3月,在政府表示希望降低中小企业互联网专线接入资费,降低国际长途电话费,中国三大移动运营商事实上都向股东表明了一点:虽然你们的利润会受损,但我们得听政府的。

相反,此次的投资看上去更像是政府的一种手段,让互联网巨头为其大大受益的高速网络投资出钱。例如,腾讯周三公布最新财季收入增长59%,好于预期,原因是移动游戏和微信(WeChat)聊天应用的用户数量增长。腾讯将向中国联通投资16亿美元,对该公司来说不算很大的数目,而且看起来也是在中国开展业务的合理成本。

这样的私人资本不太可能会帮助国有企业提高效率、提升利润,而更可能是暂时增加国有企业的资金储备。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中国联通混改乌龙凸显国企改革障碍

被宣传为中国国企改革示范项目的中国联通(China Unicom, 0762.HK, 600050.SH, CHU)混改计划可能会令中国政府陷入尴尬境地。

就在中国联通披露计划向阿里巴巴集团(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 简称:阿里巴巴)和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TCEHY, 简称:腾讯)等公司出售117亿美元股份几小时后,这家移动运营商于周三晚些时候从上海证券交易所撤下公告,并未作出解释。

中国联通周四凌晨表示,受技术因素影响,将申请股票的持续停牌并在三个交易日内披露修订后的计划;此外没有进一步说明。

据知情官员透露,突然撤回公告是因为混改计划中的某些条款违反了近期修订的证券规则。此外,知情官员表示,该交易基本由政府主导,而非受市场力量驱动,因此外界对于部分投资者的出资承诺有些疑问。

记者未能立即联系到中国联通就此置评。

中国联通混改计划是中国国企改革的重头戏,政府此举意在帮助国有企业吸收民营资本,以改善资产负债表并为业务扩张融资。而此次的混改乌龙则凸显出中国改造国家资本主义形象所面临的巨大困难。虽然中国领导层表达了向被低效率国企长期垄断的电信等部门引入更多民营资本的意愿,但同时也打算加强共产党对这些公司的管控,以防国有资产流失。

例如,政府主导的并购在国有部门催生出了规模更大的国有巨头。眼下就连国有上市公司,也必须设立地位高于董事会的党委。

如此一来,政府对经济的影响有增无减。标准普尔(S&P Global Ratings)董事总经理李国宜(Christopher Lee)认为,论到改革,中国国企改革没有进步反而退步了。

国企混改的尝试自两年前启动后,一直没有太大进展,决策层之所以选择中国联通做为试点,是因为利润丰厚的电信产业仅有三家国企,中国联通作为其中一员,料想对民企是有吸引力的。中国联通今年上半年实现 利润人民币24亿元(合3.59亿美元),同比增长68.9%。

但混改过程一波三折。据知情官员称,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简称:国资委)最初拿出的方案可以说是小心翼翼,其中一位官员称,决策层对该方案的评价是“过分保守”。

上述知情官员透露,国资委随后会同工业和信息化部等其他部门,加大了中国联通引入外部投资者的混改力度。

中国联通周三披露的方案显示,包括阿里巴巴集团(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百度(Baidu Inc., BIDU)和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China Life Insurance Co., 2628.HK, 简称:中国人寿)在内的战略投资者将认购约109亿股中国联通股份,占中国联通总股本的35.2%。价格定在每股人民币6.83元。根据周三披露的方案,中国联通核心员工将获得约8.5亿股股份,价格为每股人民币3.79元。

不过,虽然这项混改方案已获得国资委和发改委等关键政府部门批准,但其中的一些细节并不符合中国证监会制定的新规则。

据知情人士透露,根据中国证监会2月份出台的新规,A股上市公司申请非公开发行股票的,拟发行的股份数量不得超过本次发行前总股本的20%。而根据中国联通的混改方案,拟发行的股份数量将超过其总股本的40%。此外,上述人士称,中国联通的非公开发行定价也不符合证监会的新规。新规要求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的定价必须根据最近市价设定。

目前尚不清楚在起草混改方案的过程中中国联通或其监管部门是否与中国证监会进行过沟通,也不清楚为何方案没有响应证监会的新规要求。

一位参与国企改革的政策顾问称,投入了大量时间制定的融资方案公布不久就不得不撤回,这样的举动略显尴尬。该顾问认为,起码表明各方之间沟通不畅。

究竟哪些公司将最终投资中国联通也存在疑问。腾讯、百度和滴滴出行等公司已公开确认参与混改。中国中车股份有限公司(CRRC Corporation Ltd., 601766.SH, 1766.HK, 简称:中国中车)则否认将投资中国联通,尽管联通在其官方公告中将中国中车列为投资者之一。

中国联通撤回混改公告促使多家被列为新投资者的上市公司暂停股票交易。苏宁云商股份有限公司(Suning Commerce Group Co., 002024.SZ, 简称:苏宁云商)、广东宜通世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Guangdong Eastone Century Technology Co., 300310.SZ, 简称:宜通世纪)和网宿科技股份有限公司(ChinaNetCenter Co., 300017.SZ)周四均暂停交易,并在停牌后表示,其股票在中国联通发布修正后的方案前不会复牌。

不过一些分析师认为,混改方案修改后最终将得到推进,理由是中国领导层需要展现其改革国有企业的决心,以迎接今年晚些时候的高层换届。

大华继显(UOB Kay Hian Holdings)中国经济学家朱超平认为,证监会最终将需要制定更灵活的规则来帮助推进改革。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中国7月份铁路货运量同比增17.7%,创2月份以来新高

中国国家铁路局最新数据显示,今年7月份铁路货运量3.1亿吨,同比增长17.7%。

这一增速高于上月1.4个百分点,更创下今年2月份以来的新高,显示大宗商品需求旺盛,工业运行进一步复苏。

此前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6月份铁路货运量2.99亿吨,同比增16.3%。2月份铁路货运量2.81亿吨,同比增长19.4%。

去年1月份铁路货运量同比下降10%,之后去年8月份才开始实现32个月来的首度正增长,当时同比上升1%。

累计看,1-7月累计完成货运量21.27亿吨,同比增长15.7%。

1-6月累计完成货运量18.17亿吨,同比增长15.3%。

2016年全年铁路货运量同比下降0.8%,至33.3亿吨。

2015年全国铁路累计完成货运量33.6亿吨,同比下降11.9%。

随着经济探底企稳,铁路货运量降幅也逐月收窄并逐步转为正增长。

铁路货运量是“克强指数”三大指标之一。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2007年任职辽宁省委书记时,喜欢通过耗电量、铁路货运量和贷款发放量三个指标来分析当时辽宁省经济状况。

不过,随着中国经济转型升级,制造业对经济的贡献下降,服务业贡献上升,耗电量和货运量这两大指标作为整体经济风向标的作用有所减弱。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