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第二任总统约翰·亚当斯为何没能连任?

1800年的美国总统选举,意义深远。政党政治的运作机制、选举文化的争斗喧嚣、总统选举制度的步步改革,都始于这次选举。合众国自建国以来的统一与和平,也在这次选举中,经受了考验。因此我们回看历史,意图从总统选举的角度理解美国政治时,不能不从1800年开始。

从友到敌:1800年选举之前

1800年的总统竞选,最引人注目的主角是托马斯•杰斐逊与约翰•亚当斯。一个来自弗吉尼亚——美国最有历史的州,历史学家一致同意:美国从这里开始;一个来自马萨诸塞,美国最具革命传统的州,宛如中国的湖南。二人初识,是在1775年第二届大陆会议召开时。次年,大陆会议委托“五人委员会”起草《独立宣言》,托马斯•杰斐逊执笔,亚当斯也参与了修改,作为同一事业的战友,两人结下了深厚的友谊。1785年,亚当斯评价杰斐逊,认为他“从不受党争或个人偏见的影响,始终都只为了自己的国家”。1787年,杰斐逊的挚友詹姆斯•麦迪逊向他打听亚当斯的人品,杰斐逊告诉他,亚当斯极其和气可亲,一旦与他相熟,便会喜欢上他。

然而,友谊归友谊,二人政治上的分歧从谢斯起义(1786年)、联邦宪法制订时便已显露分明。对于谢斯起义,杰斐逊认为它就像大自然的风暴,虽则有破坏性,但那属于民众对于暴政的反抗权,政治上缺少不得。他那句“自由之树须靠暴君的鲜血来浇灌”的名言就起因于谢斯起义。亚当斯则不然,在他眼里,这是一帮无知、绝望、毫无原则与良心的乌合之众的骚乱。

谢斯起义的爆发,推动了联邦宪法的制订。虽然宪法制订时,他二人都不在国内——杰斐逊出使法国、亚当斯出使英国,但他们通过书信表达了各自的看法。杰斐逊反对强大的中央政府的建立,认为只有切实的代议制民主和州权的保证才能捍卫人民的自由;亚当斯则认为,要想维护国家的安全与稳定,必须建立一个有效的中央政府,最好由柏拉图在《理想国》中所描绘的“哲学王”来统治。虽然杰斐逊不反对联邦宪法的通过,但他很自然地成了反联邦党人;亚当斯则与汉密尔顿一起,成了联邦党人的领袖,尽管亚当斯对汉密尔顿的思想有所保留,后者一心想复制英国君主立宪政体,在制宪会议上,大力主张总统与参议院议员实行终身制。

联邦建成后,华盛顿当选总统。他身旁的助手除了司法部长、财政部长与战争部长外,一个是国务卿托马斯•杰斐逊,一个是副总统约翰•亚当斯。这二人由于政治见解的分歧,很快就开始针锋相对。1789年,亚当斯敦促国会对总统加以帝王般的称呼,譬如“最仁慈的殿下”,或者更简单些,称“陛下”。杰斐逊嗤之以鼻,说“我从来没听说过如此荒诞可笑的事”,并且表示,“我希望诸如‘大人’、‘阁下’之类的词永远不要出现在我们中间”。

1790-1791年,亚当斯匿名发表了一系列的历史论文,总名为《与达维拉对话集》。文章中表达了他对于法国大革命的批判,他劝诫美国人:不要受激情的驱使,即便是民主,也必须受制约。1791年4月,著名政治思想家托马斯•潘恩的著作《人的权利》在美国出版,这本为法国大革命的激进民主而强烈辩护的作品,得到了杰斐逊的认可。他公开表示,“终于有人出来反对我们中间的政治异端了”。

国务卿公开羞辱副总统,华盛顿很生气,杰斐逊向总统做了解释,同时给亚当斯写信,表示道歉。他说,“你我之间,政见不同,彼此都知。但我们是意见不同的朋友。”亚当斯接受了道歉,不过他声明:杰斐逊的言论“对他名誉上的伤害已经造成”。两个人15年的友谊自此终结,敌意埋在了各自的心底。

就在第二年,一向代表杰斐逊说话的詹姆斯•麦迪逊呼吁组建共和党,以此反对联邦党。很快,这两个阵营在国会结帮成派(党团会议),原本都反对党争的美国第一代政治领袖在现实政治的驱动下纷纷转变立场。美国政党的发展只待形势的推动。

1796年,华盛顿拒绝继续任职,宣布来年卸任,新一任总统将由选举产生。这时,新生的两个党派——联邦党与共和党(或称民主共和党)——还没有发展成为制度化的政党,也还没有正式的总统候选人提名机制。谁将当选?如何竞争?这都是悬在有总统野心的政治家心上的问题。不过,联邦党人与共和党人内部,各自都有最具竞争力的总统竞选人。

联邦党人一边,身为副总统的亚当斯,认为当选第二任总统的荣耀非他莫属。他写信给妻子,称自己是“显而易见的继承人,继任就在眼前”。他把自己比作干了8年乏味的副总统职务的“威尔士王子”。至于联邦党人的另一个领袖、华盛顿内阁中的财政部长汉密尔顿,在他看来,也没有资格与他竞争。

共和党人一边,国务卿杰斐逊当仁不让。在他看来,即便不为满足个人的政治野心,而为了国家的自由与民主,他也必须竞选总统。

不过,这两个人的竞选并没有大张旗鼓地进行。华盛顿给他们立了先例:不要去争,表现政治野心是不光彩的事,杰斐逊和亚当斯当然也不想违例。选举季,两人都回到家乡,杰斐逊待在蒙蒂塞洛,亚当斯回到波士顿附近的家,各自静悄悄地让代理人替自己活动。

选举结果:亚当斯71票,杰斐逊68票,选举人团总票数为139票。换言之,亚当斯仅比过半数多1票的结果当选总统。

按照联邦宪法当时的规定,获得选举票数次多的竞选者应为副总统,当不上总统的杰斐逊只好去做副总统。美国政治史上最戏剧性的一幕出现:国家行政分支最高领导人的副手是他政治上的敌人。

副总统拒绝与总统合作,两个人保持着距离。但是,杰斐逊以参议院议长的身份,在参议院集结他的党派,反对以总统为首的联邦党人。政见的冲突中带着个人化的色彩。

风云诡谲:1800年总统选举

1799年冬,华盛顿病故,伟人的离世,也让党派的竞争少了一种约束的力量。接下来的总统竞选,就以公开对决的方式表现出来,美国的竞选文化亦由此而发展。一出互相攻击、夸张渲染、国家政策的争论中包含着私人意气的政治冲突剧,风浪一般卷过了19世纪的历史舞台。

舞台上最重要的角色有四个:联邦党人亚当斯与汉密尔顿,共和党人杰斐逊与爱伦•伯尔。

前三个人,彼此间互无好感,哪怕是同为联邦党人的亚当斯与汉密尔顿也早有不和。1788年第一次总统选举,汉密尔顿就曾反对亚当斯当选副总统。1796年亚当斯竞选总统,他再次阻挠。汉密尔顿来自纽约,因此他利用自己在家乡州的声望,劝说纽约州的选举人团将选票投给另一名联邦党人托马斯•平克尼。而在亚当斯眼中,汉密尔顿是个“伪君子”、“阴谋家、一个缺乏任何道德原则的人”。一向有绅士风度的亚当斯,甚至在公开场合提起汉密尔顿的私生子身世。不过,1800年的总统选举中,亚当斯、汉密尔顿与杰斐逊都奔着谁做总统而去,虽则亚当斯与杰斐逊是为了自己当总统,汉密尔顿是为了让查尔斯•平克尼——一个来自南卡来纳,曾经参加独立革命的老兵、出席制宪会议的代表,代替亚当斯,成为联邦党的总统候选人。唯独最后一个——伯尔——是为了当上副总统。此人出身名门,父亲是普林斯顿大学校长,也为美国革命立下过功劳。独立战争期间,他任职于华盛顿将军麾下,虽说不得将军信任,但确然表现出了军事才能。然而,他的一切行动均以利于个人目的为方向,是一个缺乏政治原则的机会主义者,无论是历史学家还是他的同时代人,都对他评价颇低。汉密尔顿将他贬为“公众人物中最差的一类。假如说,美国有一个独裁者凯撒的胚胎,这就是伯尔”。伯尔自知,他竞选总统无望;但却认为,他可以利用自己在家乡纽约的影响,帮助杰斐逊获选总统,而他自己,获选副总统。他凭什么有此把握?1800年的人口普查,纽约在各州中人口最多,所拥有的总统选举人票相应就最多。更重要的是,这个州的选举人票在1796年全部投给了亚当斯。

选举结果出乎公众意料,伯尔所期望的事情发生了。现任总统亚当斯意外落选,查尔斯•平克尼所得选票比亚当斯还少。

究其原因,首先在于,联邦党内部发生分裂。

1800年四五月间,就在伯尔施展计谋,组织人力,运动选民,屈尊造访简陋、寒酸的小酒馆,赢取选民对共和党的支持时,汉密尔顿也在纽约活动,但他的目的不是为了团结,而是为了在联邦党人中散播不利于亚当斯的言论。

6月,汉密尔顿遍游新英格兰各州,鼓动联邦党人推选平克尼而非亚当斯任总统。他明确表示,哪怕其后果是让杰斐逊当选,他也不会支持亚当斯。在他以及他所聚拢起来的联邦党人看来,现任总统亚当斯连任成功,将是“对这个国家的最大诅咒”。他们宁肯见到一个“联邦党之外的恶魔”,也不愿他生之于自己的阵营。

10月底,汉密尔顿发表了一份小册子,名为《亚历山大•汉密尔顿的一封来信:关于合众国总统约翰•亚当斯阁下的性格与公共行为》。这封信印数只有200份,然其效果好似惊雷,震骇了全国上下。汉密尔顿在信中如同咆哮一般,对亚当斯进行了猛烈的攻击,联邦党人内部在国家政策上的深刻分歧也见诸于中。

在汉密尔顿笔下,亚当斯虽则“诚实正直”,但其性格中的内在缺陷使他完全不适合做总统。他虚荣自负、极端以自我为中心、情绪冲动、欠缺公正,甚至将他汉密尔顿也贬为“缺乏任何道德原则的人”。

亚当斯的政治生涯与成就,在汉密尔顿看来,不值一提。尽管亚当斯的爱国主义不可否认,但他认为,亚当斯任职总统期间,犯下了致命错误。他谴责亚当斯与法国缔结和约(1799年亚当斯遣使法国,来年10月两国缔约),认为那是向法国示弱;亚当斯对其内阁成员的解职(被解职者为汉密尔顿的同盟,支持汉密尔顿亲英反法的外交政策,即“高调的联邦党人”一派),暴露的正是其性格中的敌意与对内阁的不信任。

可笑的是,汉密尔顿在大肆的抨击结束之后,却又建议联邦党人继续推选亚当斯。这不合逻辑的言语只能解释为汉密尔顿不愿让人觉得是他分裂了联邦党。

然而他事实上就是分裂了联邦党,并且给了共和党最合适不过的竞选武器。尽管他这份长达54页的攻击信最初只为出示给友人——与其同调的联邦党人,但它很快被共和党人得知,迅速披露于共和党报端。

消息传开,共和党内一片欢腾。一向与杰斐逊、麦迪逊交好的詹姆斯•门罗以庆贺的语气说道:“再没有比这封信对联邦党人更有害无益的了”。

联邦党内部对于汉密尔顿下笔伤人的文风、直奔选举日而去的时机选择,震惊之余,深为不满。的确,没有什么比他这封信更能揭露联邦党阵营内部的分裂。败选的阴云笼罩在联邦党人的上空。还能争取到多少选举人票呢?

12月初,各州总统选举人票的归属全部揭晓。其结果正如联邦党人所担心的那样:共和党人获胜,联邦党人失败。一共138名总统选举人票中,73名归于共和党名下,65名为联邦党人所得。

接下来,各州选举人按照法律规定的日子(12月3日),齐聚州府,选举总统。遵循党派意志,两党选举人都将自己的选票(每人两张,其中一票必须投给本州之外的候选人)投给了本党的两位候选人(只有一名联邦党选举人例外,他将自己的选票之一投给了约翰•乔伊,而非平克尼)。73名共和党选举人无一例外地将自己手中的选票分别投给了杰斐逊和伯尔。二人所得选票均过半数。按照宪法规定:所获选举人票数过半者,其中得票最多的人应成为总统,次多者应成为副总统。这样,总统与副总统人职位都归了共和党。

僵局与和解:众议院选举与新总统任职

共和党获胜并不意味着选举结束,杰斐逊和伯尔都得了73票,总统与副总统分别是谁,尚待再决。因何出现此种局面?因为当时的宪法只规定:选举人在各自州内集会,投票选举两人,其中至少有一人不是选举人本州的选民(第二条第一款),但并没有规定选举人得分别投票总统与副总统。因此之故,为了保证共和党候选人全部胜出,所有共和党的总统选举人都将自己的两张选票一张投给了杰斐逊,一张投给了伯尔;谁也没有注明哪一张选票投给总统,哪一张选票投给副总统。他们也不敢不全体一致地将选票平等地分投给两位候选人。1796年,共和党领袖杰斐逊获选副总统,正是由于联邦党人的选票没有全体一致地分投给亚当斯和他们的另一位候选人托马斯•平克尼,结果导致亚当斯虽当选总统,平克尼的票数却少于杰斐逊,副总统职位由共和党人占了去。前车之鉴,尤须记取。

对于这样很可能导致票数相等的投票进程,宪法也规定了解决办法,即由众议院再行投票,以州为单位,每州一票,同样以过半数为基线,票数多者当选总统。

杰斐逊与伯尔决胜总统,就共和党人的意愿说,实无悬念。杰斐逊是众望所归,伯尔本人也只为副总统而来。但是,众议院的投票结果是由联邦党人决定的,1799-1801年这一届国会,众议院中,联邦党议员64人,共和党议员42人。以州为单位来看,共和党人占多数的州有8个,换言之,杰斐逊可以稳获这8个州的支持(得8票)。然而,当时的美国有16个州,按照宪法的规定,杰斐逊必须获得至少9票,方可当选总统。这关键的一票就取决于另外8个州中联邦党议员的意愿,这显然是一个难以让共和党人实现其愿望的问题。

两党之间,早已剑拨弩张,尤其是1798年联邦党人凭借其在国会中的压倒性优势,通过了《外侨与惩治煽动叛乱法》之后。这个法案以防备法国入侵、维护国家安全为由,驱逐外国人,严厉打击持不同政见者,尤其是对法国大革命持同情态度的共和党人。杰斐逊当即对此法案表示强烈谴责,认为它违背宪法、侵犯公民权利与言论自由。共和党人的报纸也对亚当斯政府大力讨伐,结果,这些报纸发行人和主编中,先后有25人被起诉,10人被判罪。

随着总统选举的临近,两党之间越加对立,相互间的攻击也更猛烈。共和党人指责联邦党人施行王权主义、贵族政治;联邦党人反驳共和党是法国雅各宾派的信徒,企图推行联邦政府,步法国无政府主义与暴民主义的后尘。杰斐逊关于宗教自由的主张,也被联邦党人指为无神论,说他不是基督徒。唇枪舌战的辩论中,双方只为反对对方而存在。

现在,谁做总统的投票交由联邦党人决定。这个决定对他们意味着什么,每一个联邦党人都非常清楚。设若杰斐逊当选总统,联邦党人的政治原则与政治力量统统都要受到压制,令其反感的共和党人的政治主张——有限的中央政府与农业社会的理念等——将会得以实施,联邦党人的利益也将随之而受损。

因此而言,对联邦党人来说,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杰斐逊当选,最好是这两人都无法当选。实在不行,将伯尔选出,操纵于他。此人既没有原则,又不乏政治野心,那就正好可为联邦党人收买。一旦使其当选总统,共和党人必然抛弃与反对他,他也将不得不转入联邦党人阵营。党争意识,是如此之狭隘与激烈,以至于国会中的联邦党人抛下了基本的政治操守,宁肯将一个品格低劣、毫无原则并且曾在关键的纽约州使其失去选票的野心家扶上总统职位。无怪乎历史学家都对这次选举冠以贬义的词汇。

就在这样的私心、偏见驱使下,国会中的联邦党议员利用手中的选票,玩起了政治阴谋。他们利用1792年国会通过的一条法律:设若总统与副总统都空缺,得由国会选举参议院临时议长,代行总统职务,直到新一任总统选出为止(该法律所依据的,是宪法第二条第一款中的规定:国会将以法律规定在总统和副总统两人被免职、死亡、辞职或丧失任职能力时,宣布应代理总统的官员。该官员应代理总统直到总统恢复任职能力或新总统选出为止),企图在杰斐逊与伯尔间的总统选举中,制造僵局,一直拖到在任参议院议长杰斐逊任职期满(1801年3月3日)。届时,再由国会选出参议院临时议长。只要这参议院临时议长由联邦党人担任,行使总统职权的人就是一位联邦党人。或者,他们也可依据宪法规定,由国会在内阁官员(譬如国务卿)或司法官员(譬如大法官)中选出一位,代行总统职务。而这位官员,只要是由联邦党人控制的国会选出,也必定是一位联邦党人,同样能使联邦党人的愿望得到满足。

实现这一阴谋唯一的障碍就是:3月4日开始的新一届国会将不再由联邦党人主导。那时的参众两院都是共和党人占多数。不过,这个障碍可通过吁请总统(亚当斯)召集临时议会来解决。届时,离首都较远的美国南方共和党议员将因无法及时赶来参会,造成出席会议的联邦党人多于共和党人的局面。

于是,美国总统选举史上第一次由众议院决定总统人选的投票,演变成了一次政治危机。僵局策略设若成功,美国人所面对的,首先是一场宪法危机:依照宪法进程选出的总统与副总统被宪法所赋予国会的权力弃之一旁。其次,很可能演化成一场内战或者说联邦的分裂。

对于国会联邦党人的企图,共和党人早已在谴责,认定他们违宪与篡权;并且呼吁全国的共和党人一致抵制联邦党人的阴谋,拒不接受由国会选出的临时总统,声称“任何接受国会所赋予的行使总统职务权的官员都应处死”。个别由共和党主导的州政府,譬如弗吉尼亚,甚至已在考虑动用武装、另组新政府,修改宪法。

危机四伏的形势下,1801年2月11日,众议院投票进程启动。首先是参议院议长(即在任副总统杰斐逊)宣布选举人团的选举结果。紧接着,下午1点,在众议院议长、联邦党人西奥多•塞德维克的主持下,以州为单位来计票的众议员投票开始。

第一天,从11日下午持续到12日早上八点,投票20轮。结果均为杰斐逊8票、伯尔6票。马里兰与佛蒙特两州,因联邦党议员与共和党议员各占一半(前者4:4,后者1:1),无法决出该州的支持者,不计票。没有一个联邦党人投杰斐逊的票。

第二天,12日中午,议员们稍事休息后,继续投票。结果一样:共和党人全体支持杰斐逊,联邦党人全体支持伯尔。双方没有任何人妥协。

第三天和第四天,局面仍在僵持中,连续四天33轮的投票,议员们累得筋疲力尽。杰斐逊写信给家人,表示若遵从他个人的意愿,他实在是不想接受总统职务了,但为了国民的自由与幸福以及共和国的原则,他必须坚持。

坚持原则的不止是他,还有联邦党人。他们始终抱定了决心,决不投杰斐逊的票。只不过从第34轮(即16日那一轮)起,有的联邦党人发现伯尔并非他们所想象的那样,将来是个愿意被摆布的人,支持他的决心开始动摇。不过在投票时,他们保持了与其他联邦党人一致的立场,因为他们与伯尔的接触还在继续。直到第35轮结束,他们才下决心不再支持伯尔。

17日,第36轮投票,联邦党议员占多数的四个州:康涅狄格、马萨诸塞、新罕布什尔、罗德岛,将选票给了伯尔;马里兰与佛蒙得两州,联邦党人弃权,选票归了杰斐逊,此前35轮共和党人与联邦党人对峙的僵局因此解开,加上杰斐逊一直拥有的8个州的选票,杰斐逊共得10票。特拉华与南卡罗来纳两州,其议员均为联邦党人,但他们未参与投票。所以,伯尔所得票数为4。

一场危机总算解决。有学者指出,这场危机的化解是因为杰斐逊的老对头汉密尔顿出来呼吁联邦党人反对伯尔、支持杰斐逊;因为他鄙夷伯尔的品行,不愿意看到国家由这样的人来领导。汉密尔顿的确是这样做了,并且尽了最大的努力:劝说众议院的联邦党议员,不断地给他们写信。但他的劝说究竟起了多大作用,尚需存疑,因为他所劝说的对象,无一例外地拒绝了他。

僵局的打破,实因联邦党人发现伯尔不是他们可以利用的对象,其中有些人也不愿国家陷入内战与分裂。譬如特拉华州唯一的众议员、也是汉密尔顿下最大功夫去劝说的联邦党人詹姆斯•巴亚德,他拒绝了汉密尔顿,但他也未曾参与投票。他事后还表示,设若伯尔答应他的条件,他是愿意投他一票的。

因此而言,与其说,是汉密尔顿的介入化解了僵局,不如说,是汉密尔顿的愿望与众议院的投票结果相重合。一果多因,也许更有说服力。

当然,将伯尔未曾当选副总统归因于汉密尔顿,可能还因为1804年汉密尔顿与伯尔的一场决斗,汉密尔顿被伯尔一枪打死。实则这场决斗背后,另有一重缘故,1804年,伯尔寻求第二任副总统无望,转而想去竞选纽约州长。他退出共和党,加入联邦党,并寻求汉密尔顿的支持,汉密尔顿轻蔑地拒绝了他。

回到1801年,选战硝烟散去,政局回归宁静。3月4日清晨,亚当斯离开总统府,返回家乡。与他同行的,是主持众议院选举的塞德维克,其众议员任期已满,新一届国会将由共和党主导。中午,新一任总统任职仪式开始,自始至终没有得到一张联邦党人选票的杰斐逊请来了大法官、联邦党人约翰•马歇尔主持就职仪式。和解的信号升起。

就职演说中,杰斐逊谈到了共和党人与联邦党人所经历的争论。但他呼吁:“让我们全心全意地团结起来吧,共同走向和平、自由与安全。我们都是共和党人,我们都是联邦党人”。一番话,让在场者动容,他所阐述的政策方向,也让联邦党人放了心。杰斐逊政府,施行的同样是联邦党人的政策。杰斐逊毕竟是政治家,他懂得这个国家必须朝着市场与工业化社会发展,而非固守在农业社会。

再说亚当斯与杰斐逊。1812年1月,经过友人的调解,亚当斯给杰斐逊写去了二人绝交后的第一封问候信,杰斐逊立即回复,两个人中断多年的友谊恢复了。以往政治上的分歧成为他们加深友谊的话题,你来我往的通信从此持续了十余年。1826年7月4日,美国《独立宣言》诞生50周年的日子,两个人同一天离世。下午六点半左右,亚当斯说了最后一句话:“杰斐逊还活着”。他不知道,5个小时之前,杰斐逊已先他而去。

斯人已去,遗产犹在。1803年12月,美国国会通过第十二条宪法修正案,这也是美国联邦宪法中关于总统选举的第一条修正案。它规定:选举人得分别投票总统与副总统候选人。美国总统选举制度的逐步改革就此拉开。

Advertisements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实拍中梵签订历史性协议后北京天主教的洗礼活动

北京时间9月23日,中国与梵蒂冈签署临时性协议,教宗承认中国自行祝圣的七位主教。中梵关系出现突破性进展,实拍在此背景下的北京宗教活动。图为中国北京天主教区主教李山9月22日在北京南大教堂为信徒洗礼。(图源:AP)

李山,圣名若瑟,天主教北京教区现任主教。1965年3月出生于中国北京市大兴区一个天主教家庭,1984年至1989年就读于北京神哲学院,1989年12月21日晋铎。在祝圣以前任东堂本堂司铎。2007年9月21日被祝圣为北京教区主教,以接替2001年12月24日逝去的北京教区正权主教裴尚德蒙席和2007年4月20日逝去的北京教区官方主教傅铁山。梵蒂冈对他的任命“表示肯定”。图为李山为天主教徒举行洗礼仪式。(图源:AP)

一名信徒手持蜡烛,蜡烛外的纸盒外写有圣经:你们来看看,那是安放过他的地方。(图源:AP)

信徒们手举蜡烛聚集在教堂里参加活动。(图源:AP)

小信徒们在教堂的座位上观看教堂公报。(图源:AP)

几名教徒在教堂外交谈。(图源:AP)

围绕在华天主教会领导人问题,教廷同北京之间长期存在争议。中心问题是,主教由谁任命。此次中梵签署任命主教临时协议,临时协议是让梵蒂冈未来可以参与中国教区主教的任命,教宗有最终否决权。协议对于中梵关系进一步发展起着重要作用。(图源:AP)

教堂中做礼拜的教徒们。(图源:AP)

接受洗礼仪式的天主教徒。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蒙古国的黄金投资机遇

海外矿投网—最权威海外矿业投资及金融资讯平台Steppe Gold (TSX: STGO) is a p

海外矿投网—最权威海外矿业投资及金融资讯平台

Steppe Gold (TSX: STGO) is a precious metals exploration and development company focused on opportunities in Mongolia. The Company owns the advanced-staged ATO Project in Mongolia, acquired in 2017 from Centerra Mongolia, a subsidiary of Centerra Gold Inc. The Company has an objective to commence production in the first quarter of 2019. Steppe Gold has also acquired an additional exploration-stage mineral property in Mongolia, the Uudam Khundii (UK) property.

草原黄金是一家专注于蒙古机遇的贵金属勘探和开发公司。 该公司拥有处于后期阶段的蒙古ATO项目,该项目是2017年从Centerra Gold Inc.的子公司Centerra Mongolia收购。公司的目标是在2019年第一季度开始生产。草原黄金还拥有另一在蒙古境内勘探阶段的项目 – Uudam Khundii(UK)矿产。

Investment Highlights1. PROVEN IN-COUNTRY TEAMMatthew Wood as Steppe’s Chairman, President & CEO, was the co-founder and Exe Chairman Hunnu Coal Limited in Mongolia, which was sold to Banpu PCL in 2011 for $500M. Senior team comprises of Mongolian nationals: Bataa Tumur-Ochir & Dr. Zamba Batjargal.2. NEAR TERM GOLD PRODUCERFlagship ATO Project is an advanced stage gold project, with a low capital cost of US$20M and first gold pour expected in Q1 2019.3. STRONG FINANCIAL PARTNERS CONTRIBUTE TO FULLY FUNDED CONSTRUCTIONUS$23M gold and silver streaming agreement with Triple Flag Mining Finance and proceeds from C$25m IPO in May 2018 to construct the ATO Project.4. DEMONSTRATED DISCOVERY POTENTIALPrevious owner, Centerra Gold, spent over US$25M on exploration and studies, including 67,000m of drilling. 20,000m drill program underway at Mungu Gold & Silver Discovery, located northeast of the current resource. First Mungu drill hole: 46 m @ 14.98 g/t Au and 82.02 g/t Ag5. REGIONAL CONSOLIDATION OPPORTUNITIESUudam Khundii (“UK”) Project: Steppe Gold owns 14,400 hectares in a first of its kind, 80/20 JV with the provincial government of Bayankhongor. The Company is currently assessing over 200,000 hectares of exploration licenses for further acquisition.投资亮点1. 具備业绩记录的国内团队马修·伍德( Matthew Wood )(草原黄金的董事长、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曾是蒙古的匈奴煤炭有限公司的创始人以及执行主席,这家公司后来在2011年以5亿美元出售给了Banpu公司。 其资深团队部份的蒙古籍人士:Bataa Tumur-Ochir 和Zamba Batjargal博士。2. 快将投产型黄金生产商ATO旗舰项目属于后期阶段的黄金项目,2000 万美元的低成本项目, 并且预计将在2019年第1季度开始产出第一桶黄金。3. 为建设资金提供全面支持的重要财务合作伙伴与三旗矿业融资签订了价值2,300万美元的黄金和白银流协议以及首度公开发行募集资金余额2,500万加元,以建设ATO项目。4. 呈现出的开发潜力前任所有者Centerra黄金已经花了超过2,500万美元进行勘探和研究,其中包括67,000米钻探。位于当前资源东北部的Mungu金银开发项目正在执行20,000米的钻探计划。第一个Mungu钻孔:46米深品位14.98g/t黄金与品位82.02g/t白银。5. 区域整合机会Uudam Khundii (“UK”) 项目: 草原黄金公司首开先河地拥有14400公顷土地,与巴彦洪戈尔省(Bayankhongor)政府成立的80/20合资企业。 目前,该公司正在评估进一步收购20多万公顷土地的勘探许可证。

According to Ms Susan Bates, a Morgan Stanley & Co global commodity strategist, in view of the current environment, they see gold as oversold and the likely beneficiary if recession fears rise and real rates begin to fall, if the US dollar weakens, if market volatility picks up, if there is broadening contagion in emerging markets or if there is an inflation shock. Besides, many investment institutions also suggest that it is a good timing to include gold into the investment profile as they typically do well at the later stages of the economic cycle.Steppe Gold’s Flagship ATO Project is an advanced stage gold project and first gold pour expected inQ1 2019.Therefore, will Steppe Gold be your next choice of investment?摩根士丹利财富管理投资和投资组合策略主管Lisa Shalett, 认为在当前环境下,如果经济衰退担忧上升、实际利率开始下降、美元走弱、市场波动加剧、新兴市场危机蔓延,或出现通胀冲击,黄金被过度抛售,可能反而成为受益者; 並且目前多家机构也纷纷建议配置黄金, 现在可能是将大宗商品纳入投资组合的好时机,因为它们通常在经济周期后期表现良好。草原黃金公司的ATO旗舰项目属于后期阶段的黄金项目, 并且预计将在2019年第1季度开始产出第一桶黄金。草原黃金會否是您下一個投資選擇?

Event Highlights

1. Keynote Speech: Shareholder Prospective on Investment Value of Steppe Gold Stefan White LIM Advisors Profolio Manager2. Corporate Showcase: Mongolia’s Next Gold and Silver ProducerJeremy South Steppe Gold Ltd SVP & CFOEvent ScheduleDate : October 10, 2018 (Wednesday)Time : 18:30 – 20.30 (18:30 -18:45 reception)Venue : Regus Conference Centre 35/F Central Plaza, 18 Harbour Road, Wanchai, Hong KongStyle : Light MealFee : Free of chargeLanguage: Chinese/EnglishScope of participants : Individual investors, private equity investment institutions, investment and financing institutions and related industry executives, etc.活动亮点:1. 专题演讲: 草原黄金的投资价值 Stefan White LIM Advisors 投资组合经理2. 公司介绍: 蒙古国下一个 黄金白银生产商 Jeremy South 草原黄金有限公司 高级副总裁和首席财务官活动安排日期:2018年10月10日(星期三)时间:下午6:30 – 下午8:30 (下午6:30 – 下午6:45 签到)地点:雷格斯会议中心   香港湾仔港湾道18号中环广场35楼形式: 便餐费用:免费语言:中文/英文参会范围:个人投资者、私募股权投资机构、投融资机构与相关行业负责人等

Speaker Profile 演讲嘉宾简介JEREMY SOUTH – SVP AND CFO AT STEPPE GOLDJeremy has been a director of Steppe Gold since March 2017. He has over 30 years of experience in M&A, capital markets and private equity in Europe, North America and Australia, including senior positions in investment banking at Deutsche Bank, NatWest Markets and Deloitte. For 10 years ending December 2016, Jeremy was Global Leader, Mining M&A Advisory at Deloitte. Based in Beijing for four years, he advised leading Asian trading houses and financial investors on mining M&A, financing and strategy, and he counted some of Asia’s largest companies as clients. Jeremy has worked on a number of mining transactions in Mongolia and has a strong network of contacts in the country. Jeremy is a Chartered Accountant and holds a Bachelor of Economics degree from Monash University (Australia). Jeremy also acts as Chairman of Aldridge Minerals Inc.STEFAN WHITE – PORTFOLIO MANAGER AT LIM ADVISORSLIM Advisors is a Hong Kong based investment company established in 1995 and with total assets under management of approximately US$2bn. Stefan’s mandate at LIM includes private debt investments in mining and mining services. Prior to joining LIM Stefan worked in an executive finance capacity with a large Indonesian coal mining conglomerate. Previous to that Stefan worked at Lazard and at Deutsche Morgan Grenfell working on numerous corporate finance, restructuring and project finance mandates, principally in SE Asia. Stefan holds a Bachelor of Science from the University of Michigan, Ann Arbor.JEREMY SOUTH – 高级副总裁兼首席财务官 草原黄金公司Jeremy从2017年3月开始担任草原黄金公司董事。他拥有30多年的工作经验,涉足欧洲、北美洲和澳大利亚的并购、资本市场和私募基金行业,其中包括德意志银行和NatWest市场的投资银行业务高级职位。。截止2016年12月,他担任德勤公司矿业并购咨询业务的全球负责人一职长达10年之久。他在北京工作了四年,为亚洲主要贸易公司和金融投资者提供矿业并购、融资和战略方面的咨询服务,他的客户均为一些亚洲最大的公司。他在蒙古从事过一些矿业交易,并在蒙古全国建立了强大的人脉关系网。 Jeremy是一名注册会计师,拥有澳大利亚莫纳什大学经济学学士学位。Jeremy还担任Aldridge Minerals Inc.的董事长。STEFAN WHITE – 投资组合经理 LIM ADVISORSLIM Advisors是一家香港投资公司成立于1995年,管理资产总额约为20亿美元。 Stefan在LIM的任务包括对采矿和采矿服务的私人债务投资。 在加入LIM Stefan之前,他曾在印度尼西亚一家大型煤矿企业集团担任执行财务职务。 在此之前,Stefan曾在Lazard和Deutsche Morgan Grenfell工作,主要负责在东南亚地区企业融资、重组和项目融资。 Stefan拥有密歇根大学安娜堡分校的理学学士学位。

We would like to cordially invite you to attend this event, please click into the below link for online registration. Thank you!我们诚意邀请您出席是次活动, 请点击在线报名来预留位置。谢谢!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班农揭特朗普的战略:让北京痛得无法承受

美国总统特朗普7月6日起发动了对华贸易战,白宫前高官称,特朗普的最终目的是为了重振美国的工业。

9月22日报道称,白宫前首席策略师班农(Steve Bannon)在接受独家专访时说,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战略就是让中美贸易战“规模史无前例的大”,同时让北京“痛得无法承受”。

班农还说,特朗普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让中国放弃其“不公平的贸易行为”,他的终极目的是为了“让美国重新工业化”,因为制造业是一个国家力量的核心。

班农还说,过去,关税都被限于对大约100亿至300亿美元的进口商品征税,但是这次关税的规模超过5,000亿美元,这“打得北京措手不及”。

报道称,班农坚信美国会赢得贸易战。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宋朝的硬伤是疆域太小 有偏安一隅的属性 又向别人纳贡

南宋就不说了,完全就是一个偏安一隅的小朝廷,还占了宋朝差不多一半的历史哪怕是鼎盛时期的北宋疆域比起汉人历史上其它几个朝代实在是太猥琐了,同时还长期向辽国纳贡,后来南宋又向金国纳贡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奥巴马重出江湖 密集演讲为主党拉票

中期大选临近了,奥巴马也重出江湖了,开始到处奔走,密集演讲,为民主党候选人站台拉票,看来这也是个不甘寂寞的主儿,跟希拉里差不多,都不愿意退休,非要继续干政。

奥巴马的演讲很密集,9月7日在伊利诺伊大学发表演讲,抨击川普政策是带有“仇恨和偏见”的,并在9月21日在宾夕法尼亚州继续演讲,连续不断的抨击川普,这显然是已经进入了一个“抨击川普”的状态。

奥巴马的积极性很高啊,就好像他自己要参与竞选似的。

奥巴马的这种出山助威,能够达到什么样的效果,能不能动摇川普团队分毫,暂且不论,就他这么高调的前总统,美国倒是真的很少见,他比前几任退休之后都要高调的多,如果不是美国有宪法规定,奥巴马是不是还想再继续竞选总统啊。

看看这现场气氛,还挺热烈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贸易战中方最大误区就是忽略了卖空境外证券市场的暴利机会

华尔街这点就做得很完美,还未开战前就已高峰卖空境外股市。

熊市的跌幅一般是超过50%甚至达到75%以上,属天文数字暴利。

从轻重来看,贸易战是华尔街做空和收割全球证券市场的幌子。

这种卖空全球证券市场的暴利才是策划贸易战的华尔街关心的。

华尔街在各国证券市场卖空的暴利是贸易战输赢的几个数量级。

有了这数量级更大的暴利,华尔街和米国不在乎打长期贸易战。

虽然晚了点,但华尔街卖空全球证券市场的行为,中方也可做。

这就是认知,经验,胆识和层次的差距。中方如果要学也很快。

如果不模仿华尔街,则资金很容易枯竭,贸易战会变得很艰苦。

华尔街有靠金融洗劫的现金流来养贸易战。而中方却完全没有。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